第91页(1/2)

加入书签

  “最简单的法子往往最有效,人人都有弱点,只看你抓不住得住。”

  “那二爷的弱点又是什么?”

  “爷?爷不是凡人,哪来这些东西。”不是凡人,是实打实的狂人妄人。

  一只鸟雀落在树梢,引来树叶沙沙响。

  他曲着腿,囫囵入睡。环住她的手臂渐渐松了,云意坐起身来,静静看着,眼前壮硕却又柔软的男人,心底弥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或许只能默(zhaishuyuancc)然。

  他拿下她的簪子是对的,她这样的人,但凡给半分机会,都能掀起来惊涛骇làng,不可收拾。

  “唉——”夜梦中,她离开他,余下悄然一声叹。

  郑仙芝与陆晋闹过一场,虽说占了上风,但到底心意难平。夜深了,仍旧(fqxs)锁在房里哭。嬷嬷劝了多少回也不起作用,女人跟男人斗的哪门子气,管你在不在理,吃亏的终究是女人。

  郑仙芝无论如何想不明白,当年乌兰城内人人夸赞的郑家大小姐,一等一的才情,一等一的样貌,就因着宗灵观里臭道士信口开河的一句话,就被祖父送到忠义王府,嫁给了陆晋这么个大字不识的混血杂种。

  若放在未出阁前,他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就这么个粗俗不堪的蒙古蛮子,竟还敢处处折ru于她,这叫她如何忍得了?三句话不和又是大打出手,闹得整个院子都沸起来。只不过这一回王爷王妃不再为她说话,这蛮子身负战功,自然要给他几分薄面。

  可怜她身似浮萍,命如糙芥,早知如此,断断不能苟活至今。

  母亲还要劝她放下身段,求他回头,若能有个孩儿傍身,便能江山永固。

  真真可笑,从来只有陆晋来求她,怎有她低头那一日。

  好在尚存有情郎,舍得三更天翻山涉水来相见。

  自窗户跳进来,那人急急问:“这又是怎么了?不是才跟你说过,切勿与他硬碰,且让他得意一段时日,等他放松戒备,你我再另谋他策的吗?”

  原本弱下去的眼泪,让他这一句话通通勾出来,哗啦啦流个痛快。一拍桌,背过身去,赌气道:“你忍得,我可忍不得,你看他那副志得意满的恶心样子。你眼里,他是战胜归来自当得意,依我看,他是在外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