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页(1/2)

加入书签

  看也不看陆寅,径直往前走,当他是鞍前马后的仆从,潦糙吩咐说:“本宫的人是不是都让你们陆家扣住不放?王府里的丫鬟各个都粗粗笨笨,瞧着就不讨喜,我的人呢?原样儿给我带回来,若少了一个半个的,本宫要你们好看!”

  陆寅使个眼色,跟在他身后的于正本立马去办。那群陪嫁的太监宫女早就从地牢里提出来,一个个遍(fanwai)体鳞伤的也不给药,就这么熬着,熬得惨兮兮的正好让公主知道知道利害轻重。

  云意进了屋,陆寅随即跟上,全然不知避嫌。

  她站在厅中四下环顾,仿佛极有兴致,雀跃道:“呀,没成想又住回蘅芜苑,这屋子陈设倒是分毫未改。你瞧墙根那红柱,当日我从城外回来,想着和亲一事横生枝节,此生无颜再见世人,倒不如死了gān净,便一头撞在这圆柱上。那伤养了大半个月才好,若不是三哥力劝,我恐怕还要找根绳子吊死了了事。”

  她语气轻快,神(shubaoinfo)情自然,如同无心之语,不过是与人闲话家常,即便换个人在此,她的语调措辞也一样不变。

  但陆寅心头警钟大作,这世上最难对付的就是贞洁烈女,你不过口头上占那么星点便宜,她就能投河上吊以死相抵。

  谁死了都不要紧,但她身上藏着人人探寻的隐秘,她若想不开再撞一回,他的江山大计如何施行?

  不如退一步,天高海阔。

  “公主节烈,微臣佩服。”

  “我若节烈,早该死在特尔特糙原。不过说起来,陆晋确是真英雄,一言九鼎,说一不二。许诺要以李得胜项上人头为聘,如今当真领兵东征,也不知这仗,打得如何了?”她回过身,浅笑嫣然,盈盈望着陆寅,令他方才整理清晰的思绪一瞬间都打成了结,千头万绪的,只能顺着她的语意往下走,“只可惜身份上,到底是差了一截,再怎么折腾,封个三品的武授将军也就到头了。”

  这话陆寅听得顺心,恨不能点头附和。一个低贱野种,有什么能耐处处与他作对?且熬过这两年,他日定要他伏在脚边,追悔莫及。

  转念又想,老二可真是个蠢货,如此娇花一般的美人放在身边,竟还去许什么杀人作聘的重诺,当然,没有陆晋发傻,怎轮得到他来尝鲜。只不过这美人贞烈,不大好下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