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页(1/2)

加入书签

  “这是自然——”她弱下去,他的气焰便涨上来。一切本应如此,她是阶下囚,而他胜券在握。怎容得她来放肆?

  “时候不早,殿下早些休息,明日还有正事要办。”

  再说另一方,陆晋已行军至定安城下,与京城相隔不过四十里,破了定安,拿下京城便如探囊取物一般。

  但不料西边传来迷(xinbanzhu)信,金鹰直飞三百里携信而来。一封二十字不到的消息,他反复读过无数遍(fanwai),却仍旧(fqxs)无法置信,或者说是不愿相信。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但凡是人,总有失算之时。他本无需如此自责,可丢的是明珠至宝,一生难求,你让他如何不怒(shubaojie),如何不责?

  恨不能当即杀回乌兰城,为红颜一怒(shubaojie),令浮尸千里,江山失色。

  但京师就在眼前,大战在即,美人与江山又该如何抉择?

  他抚额,闭目不语,心中已有了计较。

  “哪来的正事?”

  “殿下无需心急,明日便见分晓。”

  云意牵一牵嘴角,勾出一道意味不明的笑。霎时间姹紫嫣红都开遍(fanwai),平乏无味的一间屋,也能生出chun末浓香落英缤纷的妍丽。陆寅眼中的惊艳不加掩饰,云意心底的鄙薄亦表白于世,只不过有人忙着惊艳,沉溺于女色,再想不了其他。

  心痒痒,如何能收场。

  魂魄都要丢在她一汪笑靥中。

  见他呆愣着不走,云意挑眉道:“世子还有话说?”

  陆寅终于回过神(shubaoinfo)来,心中感叹,这样好的样貌,就是个哑巴聋子他也要拖进帐里去,更何况眼前这个刁钻任性,倒比他屋子里的那几个,更有风情。不过此事不宜cao之过急,眼下还需演好忠臣良将,总有机会让她心甘情愿上他的chuáng。

  “无他,微臣告退。”

  走时痴心妄想,幻想着她若能出言挽留,那今晚就能玉成美事,啧啧,连五鬼图也能丢到脑后,心中只剩下倾城佳人。无奈一路走到院外也没人发声,只好仰着头长叹一声,与婆娑树影共此良宵。

  云意在屋中回想起来,陆寅方才看她那眼神(shubaoinfo),就跟她瞧见糖蒸苏酪一个模样。想起来,陆晋这厮还不知欠了她多少好吃的,若就此别过,岂不白白便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