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页(1/2)

加入书签

  临走,槐序拉住她衣摆,喃喃道:“可是奴婢还想跟着殿下,伺候殿下。”

  云意无奈,“傻孩子,你原也不能伺候我一辈子,女孩儿总要嫁人的。听话,到时候找个老实人嫁了,再认了嬷嬷做gān娘,替我给嬷嬷养老。”

  玉珍嬷嬷捂着脸,低声呜咽,双肩颤抖,极力克制着心底的悲恸。

  槐序依旧(fqxs)是个傻模样,好奇问:“那殿下知道莺时姐姐去了哪儿么?”

  云意的神(shubaoinfo)情刹那间冷下来,告知槐序,“她死了——”

  槐序一时惊诧,愣在当场。

  无奈风停,心未静。

  第二日云意彻底变了态度,陆寅邀她赏花她便吟诗附和,与她下棋她便让他一子半,再从琴棋书画聊到朝廷社稷,她忽悠人的功力又见长,字字句句都说到他心坎里。陆寅自以为终于寻到此生挚爱,秦腔梆子戏都唱出来,快活得走路都打飘。

  ☆、第50章挑拨

  五十章挑拨

  陆寅有美人在手,连对宝图的热衷都消减殆尽。如今日夜琢磨的唯有如何让美人从了自己,娶了她便成了驸马,再没有比此更加名正言顺的“勤王”义旗,还能趁机联合江北共商战事。再看南京,还有什么反抗之力?

  一时间天下都成囊中物,今日出师,日行万里,明日就能拿下万里江山。

  男人的自信心膨胀,欲望也跟着高涨,竟想出个法子让世子妃去探云意口风。

  云意陪着这个病怏怏的王府夫人东拉西扯一下午,本就厌烦,好不容易等到她入正题,却偏偏选了最令她不喜的措辞,先同她分析天下大势,再宽慰她国破家亡之苦,最后劝她识时务者为俊杰,与其孤影自傲,红尘飘零,倒不如抓住机会,给自己找个终身依靠。

  还是那句嚼烂了的老话,女人嘛,总归是要嫁人的。

  谁晓得她挑眉轻笑,不给对方半点脸面,径直说:“本宫是绝不做妾的,世子若有意,大可以停妻再聘。届时本宫点不点头,再另说。”

  这话抛出去,只看你敢不敢接,又敢不敢一字不差地说给陆寅听。

  世子妃徐氏,祖籍太原,祖父曾在礼部为官,又是世代书香,家学渊源。只看陆家三位少爷娶的都是谁家姑娘,就知道卢占涛对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