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页(1/2)

加入书签

  云意面无表情,“我还是那句话,我绝不做妾。至于宝图,他若许我正妻之位,jiāo予他也无妨。”

  肃王神(shubaoinfo)魂一震,不可置信地望向她。

  隔壁偷听的陆寅喜不自禁,立誓许诺有何难,哪个男人不曾毁约?指天誓日发个誓给谁听,老天爷可没空管你。

  接下来的话倒不必听了,这两兄妹谈起故国旧(fqxs)事,抱头痛哭,都是无用之言。

  小孔中漏出的光转向黯淡,低低一阵脚步声。云意与肃王jiāo换眼神(shubaoinfo),彼此心照不宣。肃王适才收了眼泪,低声道:“王府有密道,陆晋托我带话,明日子时,自有援兵相救。”

  不想,等来的不是感激涕零,而是对方审视目光。云意静静看着他,问:“陆晋许了你什么?你竟对他如此尽心?”

  “他可保晗儿一世平安。”

  “国破家亡,人心不古,他又如何可信?”

  “听其言观其行,如若世有枭雄,则非陆二莫属。”

  云意不悦,讥诮道:“什么枭雄英雄,三哥,别忘了你的身份!”

  肃王难得正色道:“天下三分,南京一群乌合之众不值一提,江北,贺兰家虽兵qiáng马壮,又有五弟坐镇,但到底,贺兰钰缺一分魄力,既非开国之臣,更难成开国之君,而陆晋,云妹妹,我不信你心中不曾想过,他有惊世之才,开疆拓土不在话下!”

  “你……你何来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她固执己见,不能苟同。

  肃王却难得地坚持,“云妹妹,睁大眼看看吧,哪还有什么国,哪还有什么朝廷社稷,天下早已经不是顾家的,往后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她心中大恸,不由得闭了眼,将涌出的泪全然bi回眼底。“不必他来救,你跟他说,即便他战功累累,也改不了混杂的血统,低贱的身份,远比不得他大哥。将来若陆占涛拥立有功,王府也轮不到他来承继。嫁给陆寅本就是委曲求全,更何况是他?你教他收收心,别再痴心妄想!”

  “你——”

  “我如何?”

  “这都是你的真心话?”

  “是与不是有什么要紧,三哥回去吧,这样的光景,本就难熬,何必来管他人闲事。”

  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