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这皇叔怎会比太子年幼(1/2)

加入书签

  沐婧雅上前一步,却被一股气流推坐在地上,她来不及站起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针包被烧成了一滩银水,直到最后变得连渣也不剩。

  “你可以走了”

  上官衍转身,眼也没抬的开口:“记得将桌子上的这份折子交给沐尚书,其他的,便没有你的事了。”

  “你,你说什么……?”

  被烧掉针包的气都还没来得及撒,沐婧雅一听到这句话,直接气炸了:“你……”

  她指着他,气到说不出话来。

  那针包也没用了,为什么不还给她!?

  这个死妖孽,到底知不知道她现在内忧外患危险的很,靠它保命啊!

  见她一脸的气愤,上官衍抬起头看着她:“怎么?你还有事?沐小姐,若是有话不妨直说。”

  沐婧雅抿了抿唇,思来想去,最终只是瞪了他一眼。

  可一想到她那位满心只想着替圣上出气,显自己是忠臣的爹,沐婧雅又有些担心的开口:

  “对了,那天太子受伤的时候……你…看到了多少?会不会……实话实说?”

  她目光紧紧盯在上官衍的脸上,倘若以后太子瞎了眼睛的事情闹大了,摄政王当时在场,就是证人,他看到了什么,就是证词。

  如果他不打算对外人说出,是亲眼看见自己刺伤太子,那自己就没事。

  “本王看心情。”

  “……”这个该死的男人!

  沐婧雅握了握拳,再握了握拳,折子也不拿,转身气冲冲的离开。

  上官衍抬眸看了一眼门外,悠悠挑眉,轻声唤到:“暗一,去找个人护送沐小姐回府,还有这折子,也让护送那人一道给沐尚书送过去。”

  “是……可是王爷,您难道真的要替圣上严查太子受伤一事?”

  院子的大树上,有一个黑衣暗卫迅速从房梁上掠下,单膝跪地面朝上官衍,语气狐疑的问道。

  上官衍挑眉,悠悠的喝了一口热茶:

  “沐麟那个老匹夫,次次上朝和本王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