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诶不作就不会死这是至理名言(1/2)

加入书签

  “沐尚书,证据,证据!没有证据,你让朕如何明察?”上官宇拧眉,十分头大。

  沐麟绷着脸跪在地上,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解释。

  证据?他哪里来的证据!

  圣上今日是怎么了,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向着他说过一句话?

  上官玉走到沐麟面前,目光一暗:“本王想知道沐尚书口中所言的爱女,到底是沐府嫡出大小姐,沐婧雅。还是您后娶的平妻之女,沐长乐?”

  他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沐麟。

  沐麟跪着蹭了几步:“当然是长女沐婧雅!老夫一向宠溺两个女儿,不管是哪个受了委屈,老夫都心疼啊!”

  “不知……这件事,皇弟怎么看?”

  上官宇沉吟许久,这才低头看向上官衍,问他的意思。

  上官衍玩味的看着沐尚书:

  “前几日,本王撞见沐尚书在太子府门口当众责打令女时,那般心狠手辣的模样,可不像是疼惜,更何况…太子眼睛受伤一事,本王都没追究沐尚书不去刑部接受调查的原因,怎么沐尚书反倒先来咬本王一口?”

  沐麟听到这句话,心思马上就乱了。

  他今日本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才找上官衍的麻烦,此刻一听上官衍问及此事,立马对圣上辩解道:

  “圣上!摄政王他是有意要打压微臣啊!昨晚微臣就接到了摄政王府传来的折子,要求微臣今日只身一人前去刑部接受调查!可,可这太子眼睛受伤一事和老夫半点关系都没有,为何要老夫接受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