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参加城战。黄巾军PK公主军团(1/2)

加入书签

  另外还有一个小牧师叫“呆骨头”的,看起来是个年纪不大的小正太,不过级别却是蓝昵,比某人都低。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肖松还想道歉,那个副队长硬骨头却脾气急躁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了,别废话了。人齐了,我们走吧。”

  出了神殿,就是鬼头山的山谷,这是一个特别陡峭的高山,一条盘旋的山路一直通往云烟中的顶崖。鬼头山。

  这里打怪特别难打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那些山路太窄太陡峭了,有的地方甚至窄到只能够一个人通过的。这就给小队刷怪时候的队形带来了考验,因为平时打怪,三个战士可以围着一个怪物堵着打,让后面的队友很安全,但是在鬼头山,狭窄的山路只能站开一个人而已,但是怪物的攻击却不单单是从前方,也可能是从后方,有时候甚至是来自空中的怪鸟攻击。

  据说很多时候,来鬼头山刷怪,挂掉的大部分玩家不是被怪物k死的,而是在突然遭到空中袭击的时候,慌乱之下,脚一下,摔下山崖摔死的。

  不过在进入鬼头山的山道之后,肖岩原本忐忑的心情就放松了不少,他发现自己这个小队的实力,其实还是不错的。

  紫昵战士在前面开道,几乎是可以挡住所有来自前面的危险。巫师懒骨头虽然只是青昵,但是却很厉害,一直开着风盾罩着大家,防御着来自后面和天空的攻击。盗贼“色骨头”在前面探路,飘来飘去的,看到怪物就掉头往回逃,一边逃一边兴奋的叫“来啦来啦,大家收礼啦~”

  整个小队的主要攻击输出力量,就是队里的紫昵法师,是个非常非常强悍的雷系法师,一举法杖,如腰般粗大的闪电就劈过去,基本上大部分小怪都是一下子群挂。

  打到半山腰大家还没怎么掉血,俩个牧师基本上就是闲着没事干。那个呆骨头的小正太只是一个劲的流着鼻涕,东看西看的不知道在看什么。那个风骚的“美骨头”牧师,则一个劲的跟肖岩说话,问些“小哥多大年纪啊”“有女朋友没?”“是处男吗?”“哪个城市的啊?还在上学吗?”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话唠,什么都聊,而且一边说话一边对某人飞眼,还时而扭扭腰,用屁股不经意的撞过来,把某人搞的七荤八素的,脸红了一路。

  某人基本上处于很闲的状态,就像之前队长贱骨头说的,就是让他来混经验的。队长唯一给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就行。这样一路顺利的打到山顶,然后再通过了风暴漩涡,就是跳进龙卷风里,然后顺着旋风,让它把自己一路旋转的吹上去,然后就到了悬浮在高空中的“风暴之岛”。

  然后还是接着刷怪。风暴之岛上的怪物稍微难打一点,但是没有了狭窄山路的局限,小队配合更好点,所以大家打的虽然有点吃力,但是还是一直能撑着往岛高处的“风暴神殿”前进----只要到了神殿,就能传送出去,就算结束了这次冒险了。

  虽然四周很危险,时不时有大型怪物袭击,但是某人有大白的保护,还算安全的一路缩在队伍中间。而棉花早就吓的不会走路了,被某人抱在了怀里。某人这种行径,受到了新队友们的侧目,不过大家也倒没说什么。

  小火焰龙宝宝是第一次跟着出来打怪,一直飞在半空里,也很努力的张开嘴喷火,支援大白。但可惜那点小火苗,对那些怪物都是挠痒痒般的攻击。

  这么刷怪了一下午,虽然打的很辛苦,但是收获也是相当丰厚的。只是一个下午,某人就升了俩级,突破三十级终于成为了青昵。而大白、棉花、宝宝,也有不同程度的升级。

  一直到了到了下线时间,“雅夫人”居然还是没有上线。虽然某人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在心里还是暗暗庆幸~~

  告别了几个新队友。某人下线了,看看外面已经天黑了,一身酒保服装的某人快速的骑着自行车,到了地火酒吧。

  到了酒吧,见到了胖酒保和刀疤哥,才知道今天一早,冰莉就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而出门了,一天了都没有回来。

  肖松在心里大呼侥幸。

  ***

  凌晨三点。

  骑着自行车,穿过了夜色清凉的街道,一直到了住宅小区的家门口。

  肖松一边疲累的揉着胳膊,一边走上了楼。用钥匙打开家门,发现玄关处扔着老哥的皮鞋。看来老哥已经回家了,真稀奇,今天他倒没有喝酒。

  某人打了个困顿的哈欠,然后揉着眼,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这时肖松扫视到了客厅一角的桌子上,电话答录机的指示灯是亮着的,有人来过电话?

  肖松走了过去,按下了电话答录机的按钮。

  哔,的一声,留言自动播放出来。

  “喂?!小松、小岩,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哦!怎么老妈打了好几天电话都没人接!!对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妈妈和爸爸,现在已经在回家的路上啦!我们从武当山坐汽车回来,不过中间还要倒车,所以可能明天下午才能到家!!”

  电话答录机里,是老妈熟悉的声音。

  “骗人

  从武当山到这里,需要一天的时间吗?!”某人不高兴的嘟囔。

  肖松一脸的不以为然,因为以前父母也会在“旅行”中途打电话回来,预告说要马上回家了,但是往往还是一周或者一个月还是不见人影。

  所以,这次肖松自然也不大相信。毕竟老妈的话有很大的漏洞啊,你想啊,从武当山到j城,明明有飞机或者火车可以坐,为什么非要坐长途大巴那么麻烦?拜托千万不要告诉他,他们会连飞机票和火车票都买不到!!!现在又不是黄金周假期,更不是春运!!

  不过电话答录机却不理会某人现在心里不屑的想法,而是忠实的播放着母亲的留言:“对了,这次我们还带了一个特别的人回来哦!!是我跟你爸爸的另外一个儿子!!”

  听到这里,肖松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才离开多久,老爸和老妈这么快就又生了一个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