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页(1/2)

加入书签

  如意笑道,“是我!阿娘……”便屈膝下拜,先给徐思磕了三个头。

  然而头还没磕完,便被徐思拉到怀里,道,“先让阿娘好好看看。”如意噙着笑,徐思便捧着她的脸,仔细端详着,“高了,黑了,也瘦了。”

  如意便抬起胳膊让她摸上臂的肌肉,道,“越民住在山里,我天天往山上跑,练得跟猴子似的。别看瘦了,可结实着呢!”

  徐思笑道,“哪有自己说自己像猴子的!”

  如意便又向萧怀朔行礼。

  她依旧(fqxs)含着笑,那双眼睛亮得如寒潭星光一般,清透gān净。眸子里了无心事、了无yin霾,看他的目光坦然又纯粹——两年前的事她显然已释然了。她亦遵守了自己的承诺,那目光中也并无疼爱的意味。她平等的看待他。

  她只微笑,“我回来了。”

  她依旧(fqxs)是如意,只是比过去更肆意和自在些。明明妆容草率如庶民,却反而比当公主时更明艳夺人了些。

  萧怀朔看着她的眼睛,又想,她果然还是这样的眼神(shubaoinfo)看起来最美,又难过,她果然依旧(fqxs)没有喜欢上他——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这两年她始终行走在外,从未给他任何机会。

  萧怀朔便也只垂眸点头道,“嗯。”

  从jiāo州带回来的土产,早许多天就已送到。然而她又从沿途各地采买了许多东西,有些还在路上,也有些带在身上。她便一样样拆箱出来,边拆边逸兴揣飞的给徐思讲她这一路上的见闻和趣事。这孩子出去了一趟,没学会旁的,尽学会实在了。简直恨不能将离别后的想念和亲近全部变现成实物,一股脑全部塞给徐思。因那思念和亲近太多了,东西都觉得不够用一般。

  徐思听着又好笑,又无奈。到底还是催促她别光顾着说,先跟自己回宫去——宫里为她准备了接风宴呢。

  上了车她终于安静下来。大概长途跋涉的辛劳终于追上了她的脚步,她靠在徐思膝头,一时安静得无话可说,竟悄然睡着了。便这么安稳的,一路睡到回家。

  回辞秋殿里,宫娥们服侍着她沐浴、梳妆、更衣。

  她换上宫装从殿内出来,眉梢眼角略施粉黛,复又变回建康城中那个花容月貌、曼妙婉约的公主殿下。

  接风宴后,萧怀朔早早退席,说是有政务要处置。如意则被玉华玉瑶姊妹缠着说故事,好容易被琉璃解救出来,又听琉璃半抱怨半炫耀的讲说婚后烦恼,最后还要被她催一回婚。

  等他们都走了,如意便和徐思一道靠在榻上,有一句每一句的说着这一年来发生的事。

  不知不觉便又睡着了。

  醒来时日过西窗,余晖漫洒。

  倦意依旧(fqxs)歇于眉睫,如意掩唇打个哈欠,起身寻找徐思。侍女们说徐思去了玄圃蒙学馆里,要如意不必去寻,且多歇一会儿。

  如意歇不住,便要去玄圃寻徐思。更换好衣衫,才出门去,便见萧怀朔从外头进来。

  他们便一道去蒙学馆找徐思。

  萧怀朔放缓脚步,如意便也不急于赶路。

  他们便沿途观赏宫中一草一木。

  儿时他们也常这般结伴走在宫道上,一前一后,一急一缓——萧怀朔当然是且后且缓的那个。他幼时懒,懒得能长草开花,如意却是欢腾俏皮的性子。往往先是牵着手,越走萧怀朔便越耍赖不肯走,于是不知不觉如意便跑得远了。回身见手上牵着的那个丢了,赶忙回过头去,便见一个七拽八拽的小屁孩在后头控诉、委屈又霸道的瞪着她,偏偏还不许宫娥们抱着他往前赶。于是她便跑回去牵住他,迁就他。

  但终于有一天,他松开了手。她于是拍动翅膀,高高的腾空,远游四海去了。

  他们便聊着jiāo州的局势,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