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1/2)

加入书签

  “全日空航空,nh959次航班已经抵达航站楼。:3wし全日空航空,nh959次航班已经抵达航站楼。”

  陈澈手上大大咧咧拿着一个“幸村精市x江口早纪”的牌子立在那里,丝毫不管上面红蓝cp的可爱字体有多惹人注目。听到广播之后,她抬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电子屏幕确定了之后低下头,继续看小说。

  如果说是已经抵达的话,那出来迟早还要四十分钟——还要看过关情况和什么时候箱子出来拿到箱子。如果不幸运关小黑屋了,或者遇上抽查箱子里面的东西什么的,也只能自认倒霉。

  二十四岁的陈澈,气场强大却从容淡定,手指纤长,踩着一双低跟写穿着也很普通,但是不管怎么说,拿着一个巨大的爱心牌子总是让人无比侧目,以至于贼心不死。

  “那个……”

  “有事么?”陈澈看了一样旁边一个和自己搭话的带着眼睛很是儒雅的男人:“接人,有车,有目的地,有旅馆,有行程,有导游,不需要,谢谢。”

  “……”

  站在旁边的那个年轻男人搭讪方法一失败,摇头说明自己并不是托儿:“那个,看你接人是两个日本人?”

  “男的长得比你帅女的和他从初中在一起,现在来给我送喜帖。蓝翔,爱过,不约。”

  “……”

  看着面前这个气场太过于强势的女人,旁边一圈人立刻退了两步。大家都是在等人,搭讪归搭讪,这么拒绝还是不要再继续了好。

  “那鸽子为什么这么大?”

  陈澈听到这个问题总算是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男人。他推了一下眼镜表情有些紧张,一张脸长得还不错,很是儒雅的感觉。陈澈扯了扯嘴角:“我怎么知道,你赢了。”

  年轻男人咳嗽了一下,淡定地给了对方一张名片:“抱歉,我有些唐突了。”

  “没关系,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老师,若是家里有熊孩子,可以来找我。”陈澈收下了这张名片,十分恶劣地开口:“试卷报纸大礼包,成绩步步高。逢年过节必送佳品,优秀青年老师强力推荐。”

  “……”虽然方法不错,但是你当老师的话我还真是可怜你的学生。

  说完这句话陈澈点了下头表示这段逗比的对话结束,年轻男人把她的电话存在了手机里面也走了回去,两个人都是在接人,不过一场略逗比的搭讪罢了。

  过了半个小时,总算是有人开始出来了。远远地看到一个蓝紫色头,陈澈直接笑了起来,举着牌子对着两个人恶意卖了个萌。

  “噗。”幸村精市看到陈澈的样子直接就笑了起来,而江口早纪直接就冲了上来,对着陈澈来了个热情的拥抱:“前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陈澈笑着抱了一下自己的后辈,然后对着幸村淡定地把板子折了起来:“最近还好么精市?”

  “画廊很不错,最近梅太郎和我合出了一本画集,给你带过来了。”

  “等下,你和野崎的画风完全不同吧!这也能出画集?还有人愿意买买买?”

  “有千代在就没关系了,他还一直吐槽说看到我的画风就觉得很高档,不过看在这次合作很开心的份上,我就不坑他一笔了。”

  “……做你好友真可怕,当年我怎么就那么勇敢呢。”

  陈澈的车停在地下车库,带着两个人上了车之后幸村按住江口早纪坐在了副驾驶上,江口早纪知道两个人要说话,也很乖巧地坐在了车后座,绑上了安全带决定睡一觉。

  “恭喜啊,请帖拿来。”

  “回头再给你。”幸村笑了笑,他也好久没有见到陈澈了,一般都是在逢年过节和江口早纪生日的时候会视频聊天或者送照片贺卡,其他的时候真的很难见到:“阿澈,你气场越来越强了。”

  “不强,没法管住我手下那群中二少年。你软了他们还当你好欺负,不狠一点纪律差了要被主人拉去喝茶。”陈澈熟练地开上了高速公路,直接带着两个人回家:“我妈不是留在日本了么,现在整个房子就我一个人住,你们住我家就行。”

  “嗯,就算还了当年你住我家的恩情吧。”

  “恩情?精市啊精市,当年你说‘我除了网球,什么都没有了’嗯?”

  “那时年少不懂事,总有些中二的黑历史的,威严的国王陛下。”

  “我错了,求别互相伤害。”

  曾经中二的蓝紫色头发少年也变得成熟稳重,曾经活泼的少女……依旧活泼,不过看得出来娴静文雅。陈澈笑了下,时间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会把每个人打磨成他们心中所想的,也有可能是不一样的样子。

  比如说幸村精市,比如说陈澈。

  幸村和江口早纪来到中国一个是为了旅游,另一个则是为了和陈澈好好说说话。等到两个人在陈澈家安顿下来之后,直接就送上了喜帖:“为了配合你,我们定在了十一的时候,你有中国国庆假期的吧?”

  “当然有。”陈澈笑着收下了请帖,就算没有她也会请人代课赶过去:“现在我也正好端午休假三天,回头还要上课。正好也带你们转一遍。”

  “不用备课么?”

  “备什么课,都备了两年课了,走心。”

  “……”

  带着两个人玩了一圈周边,陈澈家附近有着不少园林和老街。带着有些累了的两个人到茶馆歇息,陈澈看着江口早纪兴致冲冲地坐在茶馆里喝茶听评弹不免把那本评弹本翻开。她只听得懂一些,不过配上曲单她每个字都懂——这也是常年在日本不去练习自己家乡话的弊端了。

  看到这一幕幸村精市笑了笑,握着江口早纪的手稍稍偏了下头,轻声和陈澈讲话:“所以,阿澈你不准备回来了么?”

  “什么回不回去的,我当然要去日本参加你们的婚礼啊。”

  “不……不管是曾经的那段恋情,还有青春的成长,你真的,不准备回去再看看了么?”

  陈澈拿着茶杯的手顿了下,然后摩挲了一下茶碗,轻轻把茶杯盖盖上:“精市,有些事情,没有余地就是没有余地,转过头之后,就不会再往回走了。”

  “你和雅治以前……”

  “这就是我要说的。当时他希望能够得到我的那么一点特殊对待,而我则是强烈反对妈妈和榊叔的婚姻,为此甚至于祈求一个人来给我爱情的感觉。”陈澈笑得有些苦涩,当时年少轻狂,却是伤害到了两个人。

  一个想要另一个的不同对待,另一个想要爱情的体验,然后逐渐发现对方所求的和自己想要的并不一致。

  争吵,流泪,还有互相伤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