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三夫人被杀(1/2)

加入书签

  苏灵芸等着那个跋扈的三夫人的反击,可是等了许久,她只看到三夫人的眼珠子瞪得比谁都圆,整个脸却僵硬的很,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怎么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难道三夫人现在都换了一个表达情绪的方式,光用眼神就能杀死人吗

  摆脱,她又不是七煞盟那些惟命是从的下人。

  苏灵芸嘴角翘起,拿起桌上的一串葡萄,一步一步地靠近到三夫人的面前,手指灵活一剥,一颗晶莹剔透的葡萄准确无误地落入了她的口中:“三夫人,你老是瞪着我不说话又是几个意思”

  天地良心,三夫人她自己也想说话,可是关键是事实不允许,她只能更加地瞪大了眼珠子,像是铜铃一样,眼睛中既透出着急又有愤怒。

  “哦”苏灵芸恍然大悟,摘下一颗葡萄放到三夫人的嘴边:“原来您是想吃葡萄啊,您早说啊,何必一开始就端着架子呢,我还以为您又开始犯没事找事的老毛病呢。”

  葡萄在唇和苏灵芸的手中都快挤得变形了,三夫人的嘴死活不张开,苏灵芸有点不解了,眉头一蹙:“你到底想要怎样你倒是说话行不行,别给我玩哑巴游戏。”

  “呜呜嗯哦”

  三夫人的脸憋得紫红紫红的,才好不容易从嗓子眼里哼出了这几个字,苏灵芸白眼一翻,心里默默重复着,可是还是不明白她这是几个意思,她只能转身想向沉鱼求助,可是同样的情景又发生在沉鱼身上。

  这下,苏灵芸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沉鱼夫人,你怎么了你怎么不能说话了”苏灵芸扶住沉鱼僵硬的肩膀,有点急切地询问着。

  “呜呜呃呃”沉鱼有点着急,她很想说话,可是胸口一直憋着一口气让她根本就说不出,蓦然,她的眼睛猛地睁大,发出更大的“嗯嗯呜呜”地声音。

  “沉鱼夫人,你到底说的是什么”苏灵芸一心都在沉鱼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一带着斗篷蒙面的人站在她身后。

  “呜呜嗯嗯呃呃”沉鱼挣扎着想要告诉苏灵芸身后危险,眼睛努力地示意着她看后面,苏灵芸这时才感觉出身后有一股嗖嗖的冷风,不是阴风阵阵。

  苏灵芸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咽下了一口口水,身子也没有勇气向后转,只能僵直地站在原地。

  气氛有点凝滞,周遭的空气都是沉重的。

  身后的斗篷人一直没有任何的动作,而苏灵芸也不敢动,此刻两人就这样对峙着,谁也没有开口。

  苏灵芸心里拔凉拔凉的,越是沉默越是诡异,她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嘴唇,像是下定了决心,有句话说的好,出奇制胜

  她眼睛垂下,看向案几上放着两碗茶杯,心里默数了三声,蓦然,她伸手将茶杯摔碎,握着碎着的一角,刚刚转身想要给斗篷人一击,可是斗篷人却好像早就看穿苏灵芸的小计俩,当闪着寒光的剑刃架在苏灵芸的脖子上,苏灵芸抬在半空中的手僵住了。

  茶杯的碎片离斗篷人还有一大段的距离,而取人性命的剑刃则近在矩尺。

  苏灵芸抬眸,投向毫不畏惧的目光:“你要杀便杀,犹豫什么”

  斗篷人眼眸深处依旧是波澜不惊:“你就这么想要死吗”

  从穿越过来那一刻,看到满地的尸体,苏灵芸就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她索性一闭眼:“你到底是不是杀手,废话那么多”

  “小姑娘,你猜错了,我可不是杀手,我是青帮的人。”

  此话一出,惊诧的倒是苏灵芸了,她目光不经意扫过斗篷人右臂上绣有的花纹,的确是青帮的标志,只是青帮怎么会追到这里青帮的人不是早就被城北和城南给解决了吗

  太多的疑问,让苏灵芸本就简单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

  “我这次不是来找你的,而是来找沉鱼夫人的。”斗篷人将手中的剑放下,好像胸有成竹就算是放过苏灵芸,她也不会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斗篷人绕过苏灵芸,走到沉鱼的面前,倾下身打量着沉鱼,手指把弄着一药瓶,放在沉鱼的鼻下一嗅,便声音幽森问道:“沉鱼夫人,给我七煞,我就放过你们。”

  沉鱼虽然恢复了点知觉,但是全身无力,只能瘫软在椅子上,她抬眸眼神坚决地吐出两个字:“休想。”

  斗篷人闭口不言,眼眸中却透出浓浓的杀气,许久他再次重复一次:“七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