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共浴(1/2)

加入书签

  疼,犹如被困在冰窖中无能为力的痛。

  水怜衣抬起眸子毫不畏惧地对上水连城快要喷火的愤怒,声音无比的清明:“爹,沈步崖的命就是我的命,你若是不给我七煞,那只能恕女儿不孝了。”

  “你”水连城指尖寒冷彻骨,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有一天会为一个男人跟自己这么说话,用尽威胁的语气。

  对峙,沉默,可怕的沉默。

  水连城蓦然后退两步,踉跄地坐在圈椅上,手支撑着恼火的脑袋:“怜衣,你是不是下定决心要救他他的身份来历 不明,你知道中原大陆有多少人觊觎七毒,说不定他就是”

  “他不会 ”水怜衣肯定的不容置疑。

  “好好好,他就算不是,七毒乃是我会的镇会之宝,不能给一个平庸之辈,无论如何,沈步崖的命,我是不会救的。”

  水连城说的毫无余地,直接将水怜衣逼到了死角,她垂下眸子,微微阖眼,脑子里全是沈步崖躺在床榻上的消瘦模样,他原本波光潋滟的眸子,如今只是一摊死水,她不想看到他就这样的活下去,了却残生。

  她的手抓紧了裙角,骨节分明。

  或许,或许

  水怜衣蓦然抬眸,雾气氤氲:“爹,沈步崖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水连城冷哼一声:“怜衣,如果我要是不救”

  “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了。”

  此话落地,如惊天之雷,水连城猛然起身,几步走到跪在地上的水怜衣面前,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不敢相信耳朵地再次问道:“你说什么”

  水怜衣深吸了一口冷气,抬头承接水连城的惊愕,毫无退让地应道:“对,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如果爹不救他,那怜衣只能做全唐国的笑柄。”

  水连城胸口剧烈的起伏,他目光下移落到了她的腹部,双眉渐渐蹙起,纵横的皱纹如同沟壑,满满地愤怒和不敢置信。

  “爹,这次你可以把七毒交给女儿了吧。”水怜衣摊开掌心,稳操胜券地盯着水连城。

  她这般赌上自己的贞洁颜面,她以为能换来水连城的妥协,可是最后等来的不过是响亮的一耳光。

  红色的指印清晰可见地显现在她流血的侧脸上,火辣辣地疼痛蔓延,脸颊瞬间就肿的老高。

  “贱人,我水连城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水怜衣嘴角冷笑,不可遏制地如同发疯般的笑:“可是怎么办,你已经生出来了,反正沈步崖也活不过明日了,可能等到明天的太阳升起来,爹你就等着给我们一家三口收尸吧。”

  水连城紧握的双拳已然渗出血渍,他气的浑身发抖,可是面前跪着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的掌上明珠,从小看起来一口一个爹叫着的女儿,他如何能狠心

  僵持到最后,水连城像是失去了半边了气力,他从怀中掏出一瓶子,扔到了她的怀中,语气微弱:“这是七毒,你拿去吧。”

  在这场父亲与女儿的战斗中,他输了,女儿毕竟是他前世的情人,他视她比自己的命还重要,怎么舍得看她难过伤心。

  水怜衣收起七毒,对着水连城有点沧桑落寞的背影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爹,对不起。”

  说罢,她起身,头都不回地走出了厅堂。

  她不耻,做出这般违背孝道的事情,可是为了沈步崖,她只能这么做。

  水汽飘荡,熏香的香炉,升起袅袅的香气,缓缓就蔓延在整个屋子。

  沈步崖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他看着水怜衣忙忙碌碌地在屏风幔帐后,许久,她掀起轻纱身穿一件单衣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微红的脸颊,却遮不住那道触目惊心地狭长伤口。

  她蹲在他面前,如此近距离地看着他,温和一笑:“我已经找到解毒的药了,你的身体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沈步崖眉头轻蹙,没有听她讲什么,只是单单盯着她脸上的伤痕:“这是怎么弄的”

  水怜衣微微侧头,换了个他看不见的角度,随便扯了一个谎:“我今天为你熬药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没事,我已经上过药了。”

  沈步崖望着眸子低垂的她,这几日她为他寻遍了药材,消瘦沧桑了许多,满眼尽是疲惫之色,他知道这天下能解自己炼制毒药的,就只有七毒,难不成

  “我不要解药。”沈步崖别过头,一脸的坚毅。

  水怜衣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扶住他的双臂,凝眉道:“你说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