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宋伯陵答应条件(1/2)

加入书签

  好大的醋味。

  苏灵芸故意点头,准备戏弄一下温子然:“好啊,反正病哥哥还没有走远,我这就跟他说,若水山庄待的我都烦了,正想换个地方好好玩玩呢,卫国应该不错。”

  说罢,她还真的就要走,温子然瞬间感觉胸口闷闷的,哪个男人能容许自己的女人投入他人的怀抱

  他上前拉住了苏灵芸的手腕,一个倾身便从背后揽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动弹不得。

  苏灵芸暗自一喜,就知道这个家伙会按耐不住性子,可嘴上还不依不饶的:“你这是干什么,不是你说要是反悔还来的及吗”

  语气里满满都是嘲笑,笑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他竟心甘情愿上这个丫头的当,手指一戳她的小脑袋:“芸儿,现在你也学会逗我玩了”

  “以前都是你耍的我团团转,怎么还不允许我偶尔聪明一下吗”苏灵芸不满地嘟着嘴,调皮的模样甚是可爱。

  怀中的温度温温软软的,温子然的下巴抵在她的颈窝,一呼一吸间全是她的发香,有时候,他真的想就这样抱着芸儿一辈子就好,不奢求下辈子,下下辈子。

  她的身份若不是凰族灵女就好了。

  温子然想到这里,眉头微蹙,轻叹了一口气。

  苏灵芸微微侧头,见他许久未说话,不太像是以前的性子:“怎么了唉声叹气什么”

  他闭上双眼,加紧了双臂的力道:“没有什么,只是想起一些烦人的事情。”

  “哦”苏灵芸垂下眸子,忽的想起那日闯到温子然的梦境中,看到了少年时的他,名叫南宫宸的他。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询问道:“你以前是不是不叫温子然啊”

  他心中一沉,缓缓睁开眼睛:“怎么问起这个了”

  “也没什么,那日我不小心进了你的梦境,然后就看到年少时的你,还有一个叫风叔的老伯伯,他把你带到了一个修罗场,我听到他喊你宸儿,所以”

  温子然沉默很久,眸中诡谲翻涌,开口道:“你还看到什么”

  苏灵芸细细地想了想,摇摇头:“没有了我每次进入梦境的时候,都是无意当中闯进去的,不是有意的,你若是有什么不方便,大可不说就是了,我没有那么八卦。”

  “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一个很远久的名字而已,叫这个名字的少年,很早就已经死了,所以,南宫宸和温子然并不是一个人,你记住这点就可以了。”

  温子然简单的寥寥说了几句,便退了一步,松开了禁锢苏灵芸的手,脸上平静如水,看不出波折。

  苏灵芸知道他越是如此,其实心里就越是藏有心事。

  可她愿意相信他。

  “温子然,谁都有不想提及的过去,是我不该问你的。”苏灵芸上前一步,手指触碰到了他的掌心,慢慢地舒展开来,握住了他的手,抬眸点头道:“不过,我记住了,你是温子然,我知道这点就够了。”

  四目相对。

  她梨涡浅浅,笑意如同三月的暖阳。

  信任,她把所有的信任都给了眼前的男子,她相信他不会骗她,她也相信,他的骨子里是真心的。

  一抔情,就这样的满满地付给了他。

  温子然双眉松开,眼角眉梢染上了些许的笑意,掌心收紧,握住了她的小手,少有的认真:“谢谢你,芸儿。”

  阳光洒下,情意缱绻。

  相对于温子然和苏灵芸之间的眉目传情,宋伯陵就显得落寞太多,他一人走出若水山庄,在林间漫无目的地走着。

  时至深秋,若水山庄周遭围绕的竹林大多已经落叶,片片泛黄的竹叶飘落,更显得天地间萧瑟异常。

  宋伯陵无意中就走到了那日中毒针的地方,或许没有七煞盟的阻隔,他现在已经和苏灵芸平安到达卫国的都城中了,可如今,物是人非。

  他伸手接住了半空中落下的竹叶,明明苏灵芸只是手中的棋子,可为何心里会有一种心痛的失去感

  五指渐渐收拢,小小竹叶紧握于手心,攥的太紧,原本苍白的手掌,蓦然更加重了三分,骨节分明,他心里慢慢堆积成了恨。

  他恨父王明明还有两个选择,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他,小小年纪就要独自远赴陈国,当人质。

  他恨那些在皇宫里,欺负他,说他是没有骨气的没有爹娘的陈国皇族。

  现在他更恨,苏灵芸就算是选择温子然,也不愿意跟自己回卫国,成就一番大业。

  眉头紧紧蹙起,本来温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