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再次表白(1/2)

加入书签

  马车走了好久,终于进了一偏僻的小镇,在车里颠簸很久的苏灵芸脑子被烧的已经有点不灵光了,耳朵旁总是传来嗡嗡的乱响声,扰的头疼。

  深更半夜,镇里的百姓大都已经沉入梦境,宋伯陵架着马车停在了医馆门口。

  苏灵芸半睁着眼睛,透过帘子的一角,视线模糊大半,却听到咚咚的敲门声,还有大夫不耐烦的轰人怒斥,她倚在马车上的脑袋一歪,想着也是,若是半夜三更睡的正香的时候,突然有人敲自己的门,那自己也恐怕不乐意。

  真是难为病哥哥了,明明是娇生惯养的大皇子,现在却卑躬屈膝地说尽好话。

  苏灵芸嘴角无奈一笑,自己这病生的也真是时候。

  沉寂了许久,马车外的嚷嚷的大夫突然就安静了下来,苏灵芸眉头一蹙,想要再看个究竟,可谁知,轿帘却被掀开。

  “灵芸姑娘,大夫已经同意了,我们下来看病吧。”宋伯陵蓦然递过来一只手。

  苏灵芸望着他,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刚刚这大夫还叫嚷着说着尽是难听的话,怎么下一刻就立马转变了态度

  她将手放于他微凉的掌心,宋伯陵将她抱下了马车。

  双脚刚刚触碰到地面,苏灵芸却发现那句俗语当真是说的一点都没错“病来如山倒”,她只能倚着宋伯陵的胳膊,才能勉强站稳。

  这小镇的大夫看起来也有五十天命之年,此刻,他披着一件粗布外衣,打颤地站在门口,像是迎接他们一般,笑脸盈盈的,苏灵芸瞥了他一眼,都开始怀疑,这还是刚才那脏话满口的老头吗

  他满脸皱纹,笑起来,脸上沟沟壑壑的,有点瘆人。

  苏灵芸不敢多看,身子还是不由打了一个激灵,心里总有不好的感觉,她拽住宋伯陵的衣角,小声道:“病哥哥,这病我不想看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上吧,说不定明日,我就好了呢。”

  宋伯陵双唇一抿,有点严肃:“灵芸姑娘,生了病是不能不看的,你放心,有我在,没事的。”

  苏灵芸还想继续坚持,可喉咙里的刺痒感又由不得她说出话来,一个劲地咳嗽。

  想来外面风大,宋伯陵赶忙将苏灵芸扶进了屋中,这屋子简陋异常,若不是正中央摆着一药柜和药罐,这几乎跟普通百姓人家没有什么区别了。

  那老头大夫佝偻着身子,从药柜下拿出一帕子,盖在苏灵芸的手腕处,粗黑的手指搭脉。

  半晌,他浑浊的眼睛望着苏灵芸道:“伸出舌头来,我看看。”

  苏灵芸翻了一个白眼,忽的想起,电视剧里的古代大夫都是有这一道程序的,便索性乖乖张大了嘴巴,努力伸出舌头,这副姿态,看起来,足足像是个吊死鬼。

  老头看了一眼,便点头:“好了,就是得了点风寒而已,吃几副药就没事了。”

  苏灵芸接连又咳嗦了几声,视线朦胧处,就看到老头提笔开始写方子,龙凤凤舞的,何况是古代的文字,也看不懂。

  经过前几次老是被骗的经历,苏灵芸这次变得谨慎,生怕这老头会在药罐里下几味蒙汗药之类的,便询问身侧的宋伯陵:“病哥哥,你看得懂,这老头写的什么药吗”

  宋伯陵看了几眼,点点头:“嗯,怎么了灵芸姑娘,你想要看药方吗”

  “不不不”苏灵芸连连摇头,继续压低声音:“那个病哥哥,你好歹吃了那么多年的药,应该懂点药理,你看这药方里面的几味药没有不对的吧”

  宋伯陵拿过老头写完的方子,从头看到尾,并没有什么差错,全都是驱寒的。

  “没有不对的,灵芸姑娘,你就放心吧。”

  “哦,那就好”苏灵芸尴尬笑了几声,捧着手中的热水自顾自地咽了几口,想想自己也真是可悲,接二连三被骗,现在都草木皆兵了。

  老头守在冒着热气的药罐旁,打着哈欠还不忘摇着手中的扇子,给炉子生火。

  秋末冬初,外面萧瑟的寒风刮着,可屋里的温度却暖洋洋的。

  苏灵芸的小脸红通通的,像是个熟透的红苹果,百无聊赖她望着时不时打瞌睡的老头,撇了撇嘴:“病哥哥,你是怎么说通这老头大夫给我看病的”

  宋伯陵垂下眸子,之前这老头脾气是不怎么好,说尽好话,都不肯看病,那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能用硬的,用刀剑威胁性命的事情,总不能告诉苏灵芸吧

  他嘴角淡淡一笑,指了指腰间的玉带道:“灵芸姑娘,可曾听过,有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