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一刀两断(1/2)

加入书签

  苏灵芸的身子整个弯成了一个虾米状,她拼命地缩着,往大白的皮毛中钻,周围的寒冷四面八方地攻击着她,只有大白是唯一的热源。

  她只能依附着它。

  温子然蹙了蹙眉头,满是心疼,他顾不得胸口已经再次破裂开来的疼痛,伸手便探上了她的额头,如同开水一般的滚烫。

  人的体温若是升成了这般温度,那岂不是要烧死了。

  温子然挥开掌心,轻柔地摊在苏灵芸的周身,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到苏灵芸的体内,本来堕入冰窖一样的无助,在瞬间就好像抓住了最后可以救命的稻草。

  暖暖的,好似三月的春风拂过。

  苏灵芸紧缩在一起的身子,缓缓舒展开来,脸色也由铁青慢慢恢复了点点红润。

  好暖和,苏灵芸潜意识里竟有了错觉,好像是回到了现代,躺在暖洋洋的被窝里,睡着好久都没有睡过的懒觉。

  阳光正好打下,轻纱的窗帘只透过丝丝的暖阳,斑斑驳驳地晕染在苏灵芸微闭的双眼上。

  她下意识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掌心挡住眼睛,缓缓睁开,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温暖的小屋,再也不是什么硬硬的床榻,还有满是跳蚤的草丛间,恍惚间好像一切都是一场梦。

  苏灵芸支起半边身子,竟有说不出的舒服,眼睛盯着天花板,正要起床想着去厨房找点吃的东西,可蓦然手腕被一温热给紧紧握住。

  苏灵芸回头俯看,正好对上一双含笑的墨玉般的眸子,他俊美如玉的脸庞,笑嘻嘻地盯着她:“芸儿,你醒了”

  她一怔,自己的双人床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而且自己还不知道

  她探下身子,凑近他,疑问道:“你是谁怎么跑到我床上了”

  他嘴角勾起一抹魅惑众生的笑意,一只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则直接摸上了她的脑袋,柔软的发丝在他的指间,他的声音温柔如同三月和煦:“傻芸儿,我是你相公啊,这你都不记得了”

  相公

  这个称呼,应该是古代的称谓吧,现如今相公应该改叫老公才是,不对呀,自己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什么时候找了一个这么妖孽的老公

  苏灵芸刚要反驳,可张嘴的刹那,脑海中忽的涌现出这几十个日夜,和他的点点滴滴

  初遇在水中,他莞尔一笑地点着她的鼻尖,一字一句道:“灵芸,这个名字倒是好听”

  他为她在七煞盟的冰室中,中了毒,病入膏肓时,他轻笑挽着她的手:“嫁给我,你可也答应”

  “只要你活着,我就嫁给你”

  往日的誓言字字入耳,苏灵芸缓过神来,再看向床的一侧时,那熟悉的身影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她突然就慌张了起来,望着周围空荡荡的场景,唯独就缺了他。

  “温子然,温子然”

  苏灵芸紧闭双眼,嘴里却喃喃喊出了这个名字。

  温子然怔住,眼眸中不知是欣喜还是庆幸,他蓦然收回内力,将苏灵芸抱在了怀中,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芸儿,芸儿”

  苏灵芸霍然睁开眼睛,像是做了一场很久的梦,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半晌,她才回过神,视线渐渐移到了眼前的温子然身上。

  “芸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痛吗”温子然抱紧了怀中的人儿,好似生怕她再次离开一般。

  苏灵芸的眼眸消去了刚刚的温度,瞬间又跌至了冰点:“温子然,你怎么会在这里”

  面对她那能看透一切的眸子,温子然别开视线,他很想说,在他放走苏灵芸和宋伯陵那一刻,他就后悔了,可他当时躺在床榻上,已经没有力气再追回她,可又担心她的安危,所以就派大白一路跟随,这些话,说了,她又能相信多少

  他垂下眸子,默默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灵芸冷冷一笑,这话说跟没说一样:“你不知道,你能不知道你是不放心,所以来亲手了结我性命的吧”

  温子然眸子骤缩,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承认,之前所做的一切,的确是利用了她,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她死。

  “芸儿,我若是想要杀你,在若水山庄大可动手,何必等到现在”

  他不承认,自己明明就听到城南说,是他温子然下令,一旦抓到自己,就杀无赦。

  他做了,却没有胆子承认。

  苏灵芸笑的满是冷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