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再次救下她(1/2)

加入书签

  总管抱着那些碎片假哭了一阵子,忽的想起这打碎瓷瓶可不是自己,他又跳起来,一把就抓住了苏灵芸的手腕,嚷声道:“你竟敢打碎了太子殿下的瓷瓶,说,你是哪个宫里的”

  苏灵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我说大肚子先生,我当才就站在这里站了那么长时间,你连正眼都没有瞧我一眼,现在怎么,不过碎了一个瓷瓶,就开始这么着急定我的罪了”

  言语上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嘴边的笑意越发的浓郁,总管这才细瞧了眼前的苏灵芸,这宫里的丫鬟,他认识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从来就没有见过她,莫不成她是宫外的

  总管索性目光直接落到了瑞金身上,脑门一亮,终于想起,这丫头是跟这瑞金一起进来的

  “好啊,原来你是陵王府的”

  苏灵芸一摸头发:“好小子,识相,还认识姑奶奶我是谁,实不相瞒,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去把太子找来,我跟你还说不着。”

  总管一阵错愕,他在这把交椅上也坐了十几年,从来就没有见过把天给捅破了还一脸理直气壮的。

  好啊,这大皇子平日里看起来温和谦恭,原来暗地里竟找这泼妇来内务府闹事,这太子殿下正愁找不到大皇子的把柄,这下可真是送上门来了

  总管呵呵一笑,满是阴险:“你打碎了这进贡的瓷瓶,还想找太子,我看你,还是先去大牢里吃上几天的牢饭再说吧。”

  说罢,总管冲门口的几个奴才使了眼色,眼看就要被抓,苏灵芸没有达到目的,怎么会罢休

  “宋伯仁,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别躲在里面当缩头乌龟,快给本姑奶奶出来”

  苏灵芸扯着嗓子四处喊着,可就是没有见到宋伯仁的半分身影。

  难道失策了他真的不在内务府

  那几个奴才上前,一把就抓住了瑞金和一直在挣扎的苏灵芸。

  总管指着苏灵芸一脸怒气,厉声道:“你竟敢直呼太子殿下的名讳,大不敬拉下去,快点拉下去”

  场面一阵混乱,蓦然一清明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响起:“这内务府什么时候成了贩卖东西的集市了”

  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到了站在门口的温子然身上,他墨玉的眸子流转四周,最后落在了狼狈不堪的苏灵芸身上。

  这个芸儿,尽是给自己添乱。

  总管定睛一看是温子然,本来怒气冲冲的脸瞬间就软了下来,笑脸嘻嘻的迎了上去:“原来是温神医啊,这是什么风 把您给吹来了”

  温子然瞥了一眼这走狗的总管,颇为不满:“这太医院就在内务府的不远处,这里吵吵闹闹的,还让本大人如何给大王配药”

  总管一听,顿时紧张万分,连连拱手道歉:“温神医,都是小人管理不善,这陵王府派来一泼妇,将进贡的瓷瓶给打了,那可是准备献给太子殿下的,小人这不抓住了这泼妇,正要押到大牢里。”

  “哦”温子然一挑眉,信步走到了碎了一地的瓷片面前,抬眸又看了一眼,一脸不服气的苏灵芸。

  他颔首一笑:“总管大人,不过是区区一个瓷瓶,我想太子殿下大人有大量,说不定不会在乎的。”

  总管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难以置信道:“温神医是说笑了吧,这瓷瓶可是价值万两黄金啊。”

  “不过万两黄金,你可知你抓的这个女子是什么人吗”

  总管看向摆着臭脸,头发已经凌乱的苏灵芸,左看右看不过就是一疯丫头,能有什么尊贵身份

  温子然走到苏灵芸的身侧,将缚住她双臂的奴才一一推开,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道:“她是在下唯一的徒弟。”

  苏灵芸瞪着他,这个温子然怎么又占自己的便宜上次说自己是他徒弟的时候,就挨了一巴掌,这巴掌印还没消呢,他 这次又准备干什么

  “徒弟”总管一听,心中一沉,这下,这件事可不好办了,温子然如今可是大王身边的红人,大王几乎一步都离不开这温子然,得罪了温子然就相当得罪了大王,可太子那边也不好惹啊,这这不是逼到墙角了吗

  “温神医,纵然这女子是您的徒弟,可这瓷瓶,您看”

  温子然一把握住了苏灵芸的手腕,扔下一句“大可让他来找我温子然”,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苏灵芸离开了内务府。

  走了许久,苏灵芸才好不容易挣脱开他的钳制:“温子然,你到底想干什么”

  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