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下定决心取他性命(1/2)

加入书签

  那晚宋伯仁明明已经晕厥了过去,他不可能会醒过来。

  宋伯仁看着温子然那捉摸不定的神情,嘴角扯起一抹笑容:“温太医,是不是在想我是怎么知道的”

  不等温子然开口,他霍然继续道:“你应该明白这世间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温子然倚坐在墙壁旁,并没有出现宋伯仁期待的那番愤怒或者慌张,相反而是波澜不惊,他眸子盯着某个地方,声音清冷:“你知道如何,苏灵芸本来就是我的女人。”

  一听温子然如此说,苏灵芸微微一怔,心里更加好奇,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据病哥哥所说,他来救自己的时候,自己是完好无损的躺在床榻上,可自己那时明明被下药,是谁给自己解的难道是温子然

  种种疑惑,脑海中那些零碎的片段,让苏灵芸想的脑仁直疼,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那边一直在打哑谜的暗中较量的两位,暗骂着,敢不敢直话直说

  忽的,宋伯仁猛地站了起来,许是看不惯温子然这一副软硬不吃的安然自得的样子,他的声音陡然提高,指着温子然道:“什么你的女人她名义上已经是宋伯陵的女人了,哦,我懂了,你是不甘心,所以那晚你才趁着苏灵芸的药性, 将生米煮成熟饭,温子然,原来最阴险的不是我,是你才对”

  生米煮成熟饭

  这六个字对于苏灵芸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了,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没有丝毫的生机,她突然想到,以前自己在写古代剧本的时候,男女发生了之后,她又不能将这描述为xxoo或者是,所以她一笔一划在纸上写下了“生米煮成熟饭”

  那些零碎的回忆碎片,猛地聚集起来。

  “芸儿,你可知我是谁”

  她那时只剩下冲动,她像是抓住悬崖边上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迷离的眼睛望着他,完全是下意识地回答:“温子然,你是温子然”

  之后,男女欢爱,苦短。

  怪不得那晚之后,她醒来下体一阵撕裂般的微痛,本来以为只是跟宋伯仁挣扎的时候,不小心弄痛了,她白痴一样的脑子,根本就没有忘那方面去想。。

  不得了了,她居然让温子然给上了。

  苏灵芸伸手捂住想要叫出声的嘴巴,鼻子却不受控制的酸涩了起来,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之后她麻木地听到温子然平淡如水地回答:“我和苏灵芸怎么样,太子作为一个外人,都没有资格插手,总之,太子若是想要凰族秘术的布绢,拿苏灵芸来威胁我,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他话语间的冷漠无情,果断的撇开了他们之间所有的关系,说的竟像是陌生人一般。

  宋伯仁也真是没招了,他点头,眸光越发的深邃了起来:“好,温子然,你就在这里待着,我倒是要看看,我率兵将若水山庄夷为平地,你还会不会是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说罢,他一甩衣袖,扬长而去。

  暗黑的牢房,小小的窗户透出微弱的阳光,正好打在温子然微闭的双眼上,布满赤红的双手,蓦然握紧。

  他如此说,宋伯仁便会将所有的矛头指着自己,那芸儿便会是安全的。

  宋伯仁要去攻打若水山庄,这便也好,趁此机会让他永远也回不了卫国。

  苏灵芸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牢狱的大门,又是怎么在街上撞了无数的行人之后,六神无主地回到了陵王府。

  正巧是晌午,宋伯陵坐在书房拿着一卷书,正看了两行,目光不经意间就瞟到了走在院落中的苏灵芸身上,她的背影满是疲倦。

  宋伯陵心中一紧,将书放下,走出屋子,走到了她的面前。

  “灵芸”他轻唤一声,可苏灵芸目光低垂,呆坐在椅子上,好像是在想些什么东西,可又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丢失了半个魂魄。

  宋伯陵蹲下,握住她有点冰凉的双手,目光盯着她的脸,柔声道:“灵芸,发生什么事了”

  手背上传来的温度,让苏灵芸稍微回神,她略微抬眸,可依旧无神地看着宋伯陵,他眼睛中的担忧完全映在她的眸中,她想说,她想哭,也想开口骂娘,可偏偏这些话都积攒到了嗓子眼,双唇就重如千斤,连张也张不开。

  见苏灵芸久久没有回答,宋伯陵便坐在她的身侧,将她揽进了怀中,安慰道:“没事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你要是想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