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心怀叵测的丞相(1/2)

加入书签

  夜过三更,载着韩碧君的马车停在了丞相府的大门口,韩碧君黑着一张脸,从马车上下来,杏儿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伺候着:“小姐,那些守卫怎么办”

  韩碧君瞥了一眼马车后跟着的板车,板车上并排着昏厥过去的守卫,她一抽衣袖便道:“把他们送到后院,然后找几个大夫,给他们看看,真是丢死人了,四个大男人连两个女人看不住。。”

  说罢,韩碧君气势汹汹地走进了府门,跟在她身后的杏儿小跑着跟着,为了消减韩碧君的怒气,杏儿转而道:“小姐,要不要我吩咐厨房,做几盘小姐最爱吃的桂花糕”

  韩碧君本来快走的步伐蓦然停住了,她猛地转身,瞪着杏儿道:“还吃什么吃啊,你那两只眼睛没看到,我都胖成什么样了”

  杏儿打眼一瞥,摇头轻声道:“小姐,你不胖啊。”

  韩碧君两步就走到了杏儿的眼前,掐着腰:“还不胖比起那苏灵芸,我是比她胖多了。”

  杏儿总算是知道小姐在生气些什么了,温子然今天晚上对昏厥的苏灵芸又是担忧又是关切的,小姐是吃醋了

  韩碧君拧着眉头,疑惑道:“你说,苏灵芸明明很纤弱,她是怎么把我手下的守卫给弄晕,逃出来的”

  这件事,当时谁也没有在场,谁会知道,杏儿只能安抚多疑的韩碧君道:“小姐,您就别多想了,反正您也打算放过她一马了,温公子会记着你的好的。”

  “虽然这么说,可还是有点想不通。”韩碧君一边想着一边往厅堂的方向走去,刚刚一只腿迈进厅堂的大门,蓦然耳边就响起一沉重的声音:“君儿,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

  韩碧君一听这声音,呼吸一滞,缓缓抬眸,就看到身为丞相的爹爹韩睿和满脸怒气的娘张若云一并坐在厅堂之上,四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她。

  韩碧君这退也不是,进也不是,她咬紧了下嘴唇,愣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韩丞相开口了:“君儿,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过来”

  “是”韩碧君微微半蹲行礼,便迈着小碎步走到了爹娘的面前,看来这事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了。

  韩碧君盈盈一笑,走到张若云的身侧,献殷勤地捶着她的肩膀道:“娘,女人一旦过了三十,这么晚还不睡觉,那可是要长皱纹的,你不想让爹爹再娶一房妾室,就应该好好保养皮肤才是。”

  张若云瞪了一眼韩碧君,这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她能不清楚这女儿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她将身子往前挪了挪,避开韩碧君的殷勤,归到正题上:“我听下人说,你跟一男子出去了,那男子是谁啊”

  韩碧君翻了一个白眼,暗骂着,明明要杏儿嘱咐了这帮记吃不记打的下人,管好嘴巴,可怎么到头来,一个一个都出卖自己

  “娘,其实没谁,那就是女儿的一个好朋友。”

  这样的解释,可瞒不过张若云的眼睛,韩碧君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往下看,脸颊微红,这明显是含羞的模样。

  看来这男子不一般啊。

  韩睿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指着韩碧君道:“君儿,你可是刚被夫家退婚不久,就跟陌生男人大晚上出去,你知道这要是传出去,你爹的脸还往哪里搁”

  韩碧君低着头,时不时瞅两眼气的满脸通红的韩睿,不服地小声嘟囔道:“哪有那么严重,全朝上下谁不忌惮您的权势。”

  韩睿蓦然将声量提高:“你说什么”

  韩碧君索性一撇嘴:“我说,朝堂上哪个人不忌惮您手中的势力,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乱说话。”

  这话虽然是事实,但毕竟人言可畏,韩睿跟韩太后乃是一家,陈国的君主年纪尚小,所以陈国大小事宜皆都是由韩睿把持,这么算来,他也算得上是把持陈国的人,这朝堂上的文武百官,虽然表现上都顺从,可心里皆都恨不得找到他的把柄,帮助小皇帝夺回实权,他不得不在每件事情上如履薄冰,可偏偏老天要跟他作对,膝下无子,只有这么一个整日闯祸的女儿。

  韩睿将手背在身后,打量着站没站相的韩碧君,幽幽道:“我听说,前几日你派了几个杀手,去杀你以前的贴身丫鬟是吗”

  “对啊,她勾引你女儿的夫婿,让你女儿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柄,怎么,我就不能好好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