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气走苏灵芸(1/2)

加入书签

  温子然眉头微蹙,硬是将手放回到了身侧,手指微蜷,抓紧了身下的锦被。品#书网

  “苏灵芸,你起来”他的话语冰冷,陌生地就像是在给苏灵芸下命令。

  苏灵芸以为自己压着他的伤口了,擦干眼泪,缓缓起身,还担忧道:“对不起,我一时激动就忘记了,你还有伤呢,你放心,我会一直照顾到你痊愈为止的,说了那么多话,你也该渴了,我去给你倒杯水喝。”

  苏灵芸起身,走向桌前,温子然望着苏灵芸的背影,眼底的不忍和痛心却在她转身端着茶杯的刹那,消失地无影无踪。

  “你躺着没法喝,我扶你起来吧。”苏灵芸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扶着温子然支起半边身子,倚靠在床柱旁。

  她将杯沿靠近温子然,想喂他喝下水,润润嗓子,可温子然却冷眸一转,伸手将被子打翻在地。

  “砰”

  苏灵芸闪躲不及,杯子掉落在地上,摔成了碎片,水也溅到了苏灵芸的裙角上,晕染了一片。

  苏灵芸不知道温子然怎么发这么大的火,不是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吗怎么他还是

  “温子然,你怎么了”

  温子然冷着一张脸,索性抬眸望着苏灵芸道:“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你走,你现在就走。”

  面对温子然毫不留情地决绝,苏灵芸有点不知所措:“温子然,你到底怎么了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照顾你,之前我欠你太多了,这次你说什么难听的话,我都要留下来”

  温子然抿紧了嘴唇,这是她逼自己的,好人不好做,坏人可就容易学了,他点头道:“好啊,苏灵芸,你别自作多情, 我知道城南肯定是跟你说了些什么,可是你别忘了,那是以前,现在的我也想明白了,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温子然一介风流,干嘛要在你一棵树上吊死,我明摆着对你说,我对你没兴趣了,我不喜欢你了,你为什么还死皮赖脸赖在这里不走”

  苏灵芸攥紧了衣角,她看着温子然说出这番话的绝情,不像是装的,可温子然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伪装。

  她索性一屁股坐在床边,耍赖皮道:“我还就是赖着不走了,温子然,你别骗你自己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要去丞相府替我挨这一鞭,你要是对我没兴趣了,今晚宋伯陵要带我回卫国,你又为何拼死相斗”

  她手指戳着温子然的胸膛,一字一句道:“我知道,因为你心里有我,之前是我做错了,我向你道歉,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就要赖在你身边,你放弃吧,你就是用棍子赶我,我都不会走的。”

  苏灵芸一旦执着起来,就是八头牛都拉不动。

  温子然本来就对苏灵芸没有什么办法,也不能真用棍子去赶她走吧

  温子然长叹一声,白芷一死,韩睿那边肯定起疑了,那苏灵芸在陈国就不安全了,她必须走。

  他脑子里正想着办法,忽的,不经意间,他看到窗户外闪过一抹黑影,他眼睛半眯,看来只能使出杀手锏了。

  “城北”他一声急呼,房门忽的打开,城北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场景,低下了头,抱拳道:“公子,有何吩咐”

  温子然瞥了一眼苏灵芸,而后嘴角翘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你现在去丞相府,把韩姑娘请来,就说我受伤了,我需要她的照顾。”

  城北一怔,眼睛不禁看向脸色都变了的苏灵芸,略微一顿便应道:“是,公子”

  苏灵芸霍然站起身来,凝眉质问道:“你让韩碧君来干什么她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能照顾你吗”

  温子然笑的月朗风清:“或许不能,但是韩碧君温柔,像我这样受伤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温柔了,而你,刁蛮任性,我之前已经哄够了,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以前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

  温子然的话尖酸刻薄,字字直戳苏灵芸的底线,可她还是把火气忍了下去,他做这些无非是想让自己走,而自己若是真生气了,那还不正中了他的下怀。

  她重新坐回床边,斗气道:“韩碧君还温柔,那我更要留下来看看,她是怎么伺候你的了”

  不一会,只听屋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房门被韩碧君推开,她的头发没有什么梳妆,看来是刚接到城北的通知就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她一看到温子然一副虚弱的样子倚在床榻上,瞬间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她根本就无视苏灵芸的存在,上前就握住了温子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