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逃离(1/2)

加入书签

  苏灵芸站在廊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挂在鸟笼里的金丝雀,看着它在狭小的笼子里,扑闪着翅膀,四处撞着,苏灵芸仿佛从那金丝雀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现在就犹如这只金丝雀,那鸟笼就是城南和城北。

  那晚,她被温子然气的跑了出去,可谁知道再醒来的时候,就躺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这地方就好像是苏灵芸小时候读得爱丽丝仙境一样,她也是头一回看到这诺大的屋子可以被藤蔓整个悬挂在旁边的参天大树上。

  她想要回到地面,只能小心翼翼地趴在树干上,一点一点地往下挪动,而城南和城北就方便很多,她们只要稍微施展轻功,便可一跃而上。

  苏灵芸只有在这个时候,开始感叹,为什么不穿越到一个拥有绝世武功女人的身上。

  城南就坐在树底下的石凳上,她正用布子擦拭着手中的剑刃,看起来好不惬意。

  苏灵芸一撇嘴,顺着树干爬了下去,带着一脸讨好的表情靠了上去:“城南,忙着呢”

  城南瞥了一眼苏灵芸,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一样,她闭口不言,继续擦拭着剑刃。

  自从昨晚,城南和苏灵芸闹了点不愉快之后,城南就都快成第二个城北了,不言不语不笑不怒,跟个木头人似的,就坐在树下,防止苏灵芸会偷偷逃跑。

  苏灵芸见城南还是不说话,她索性就一屁股坐在了城南的身侧,看着她手中的利剑,开启了没话找话的模式:“城南,你这剑看起来好厉害,是不是温子然送给你的”

  温子然是城南的软肋,果然,城南冷冰冰的眼神有一丝的动容:“这剑不是公子送我的,是风叔赠与我,让我保护公子用的。”

  “哦”苏灵芸暗自欣喜,这城南终于开金口了,她继续道:“像你们这种快意恩仇的江湖侠女,你有没有算过,这剑杀过多少人了”

  城南垂下眸子,冷冽道:“没看出来,你还对这件事感兴趣,我的剑只杀伤害公子的人,本来你也应该是我剑下的亡魂。”

  苏灵芸知道以前她的确是亏欠温子然太多,城南这么说,她也不气不恼,反而沉下心道:“城南,你放心,今后我不会再做任何对温子然不利的事情了。”

  城南擦拭剑身的手,蓦然一顿,随后她将手中的布子扔到了石桌上,将剑收回剑鞘:“苏灵芸,你这种女人油嘴滑舌,公子信你,我城南可从来不信你,你若是想要从这里逃出去,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

  苏灵芸蓦然站起,望着城南的背影,大声道:“你们既然不想让我逃,那何不明明白白地告诉我,究竟为什么要把我困在这里”

  城南侧眸一瞥,刚想开口,却不知城北蓦然从林中走了出来,城南转而道:“你要是想知道,就问她吧,反正一向都是她做好人,坏人都是由我来做的。”

  说罢,城南走向城北,她们互望一眼,并没有言语,城南就隐于林中,渐去渐远。

  城北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子,她走到石桌前,将食盒中的吃食一一摆在了桌上,并嘱咐道:“苏姑娘,该吃午饭了。”

  苏灵芸低眸一看,这桌上摆着的全都是以前自己喜欢吃的菜,可心里的疑惑没有解开,就是山珍海味摆在面前,她也一点胃口都没有。

  “城北,你就告诉我吧。”苏灵芸拽住了城北忙碌的手。

  城北一顿,而后轻轻将她的手推开,继续忙碌道:“你想知道什么昨天城南不是一并都告诉你了吗”

  “那些,我都知道了,我指的是今天,你们把我困在这里,一定是温子然安排的,我知道,他昨天故意和韩碧君那样,就是想赶我走,可他为什么呀我想不透。”

  城北将食盒放到地上,缓缓坐了下来,望着闷闷不乐的苏灵芸,语气依旧冰冷:“你既然知道公子是故意的,那就足够了。”

  “不够,我想知道温子然把我赶走到底是为什么他告诉过我,秘术的最后一张布绢是藏在丞相府的,好吧,他故意接近韩碧君,一定是为了秘术布绢,可我在,说不定还能帮他一把呢。”

  “公子接近韩碧君不光是为了秘术的布绢,苏姑娘也知道,公子一直想要报杀母之仇,夺回帝位,而实现这些的唯一途径就是靠韩碧君。”

  苏灵芸一歪脑袋,有点想不明白了,她指着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