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两个男人之间的赌约(1/2)

加入书签

  陈国的军队开拔,前往数十里之外的虎珀城。

  温子然和宋伯陵皆都骑马,走在军队的最前面,而季渊不经意间看到了苏灵芸,一时玩心起,便与苏灵芸和韩碧君一起坐进了马车里。

  韩碧君和苏灵芸刚刚熟络起来,季渊一来,由于韩碧君不认识他,一时间,就只能坐在车里,畏手畏脚的。

  季渊反倒是跟苏灵芸贴的很近:“乞丐嫂子,这一别多日,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唉,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你跟随温子然而来,跟我们卫国算的上是敌对方了。”

  苏灵芸见季渊沉下的脸,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颊,嗔怒道:“对啊,那你还离我这么近干什么?你赶紧下去吧,省的到了虎珀城,被你手下的军士看见了,还以为你叛国了呢?”

  季渊一掐腰,一气之下将头从苏灵芸的肩膀上离开,盯着苏灵芸一字一句道:“乞丐嫂子,我季渊就是背叛我老爹老娘,我也不会背叛大皇子的,这点你还不清楚我。”

  “是是是,你忠心的很。”苏灵芸垂下眼眸偷笑地喃喃道:“还不是喜欢宋伯陵。”

  玩笑话过后,季渊就开始一本正经起来:“乞丐嫂子,你说你又不会武功,跟来是干什么,你说万一要是打起来,谁保护你的周全,那温子然指挥万军的,肯定顾不上你。”

  苏灵芸余光一瞟,落到了一侧的韩碧君身上,她凑到韩碧君的身侧,一把挽住了胳膊道:“季渊,这点你就别操心了,她会保护我的。”

  “她?”季渊看着好似弱不禁风的韩碧君,一开始有点不相信,可视线下移落到了她腰间的挥神鞭上,他眸光一亮,这可是中原大陆鞭类最有名气的武器,果然人不可貌相。

  季渊只能吃哑巴亏,干巴巴地坐在那里,开始不说话了。

  “季渊,我问问你,宋伯陵把我们请到虎珀城,不会是设下了什么圈套吧?”苏灵芸想要从季渊嘴里套出点什么真话。

  季渊傲娇地瞥了一眼好奇的苏灵芸,悠悠道:“乞丐嫂子,你就放心吧,大皇子还指着在你面前好好表现呢,他请温子然去,纯粹是有事情要谈,再说,就算打起来,大皇子也断断不会让人伤害你半根汗毛的。”

  季渊这话说的,把苏灵芸给绕晕了,这到底是谈判还是要打仗?

  “季渊,你就再说清楚一点吧。”

  季渊露出为难的表情:“乞丐嫂子,不是我不说,而是你现在处的位置有点尴尬,我要是多说一句,被大皇子知道了,他非得按军法处置我不可。”

  苏灵芸算是使尽了浑身的解数,无奈这季渊的嘴巴比那铁锁还硬,撬不开。

  军队不过一会便已经到了虎珀城,等到苏灵芸和韩碧君下车的时候,在前面的温子然和宋伯陵已经进了城中的殿宇。

  这虎珀城虽小,但是这城主所居住的殿宇倒是建的甚是奢靡,宋伯陵请温子然坐下,还极尽了地主之谊。

  “温兄,一别多日,不知温兄的伤可好了?”

  温子然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而后道:“谢大皇子关心,我的伤口早就已经愈合了,这里没有外人,大皇子想说什么,不妨开门见山。”

  “好”宋伯陵一挥衣袖,继续道:“温子然,你既然是代表韩太后来谈判的,就说说谈判的条件,如果条件我觉得还可以,那我就放了赵举和他那些虾兵蟹将。”

  温子然冷笑一声:“宋伯陵,你想太多了,既然是我温子然来跟你谈判,你觉得还有条件可以提吗?我若是愿意,我大可将赵举带回陈国,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宋伯陵在向韩太后写下书信的刹那,他就料到了温子然一定会来,温子然既然这样说,难道他就没有准备?

  “依照我对韩太后那女人的了解,她一定是让你带了她亲手所写的书信,信里一定是全都是美言赞语,然后肯定同意将唐国的一半交给我卫国,温子然,你看我猜的对不对?”

  温子然不得不承认,没有十之,而是全中。

  宋伯陵果然是个强劲的对手。

  “再让我猜猜,韩太后的性子在国事上一贯是嘴硬但行事却很懦弱,而你温子然则自视清高,这样丧权辱国的退步,你断断看不上,所以,那书信现在肯定不知被遗落在哪个角落了。”

  温子然盯着宋伯陵许久,蓦然颔首一笑,不禁拍起掌来:“大皇子果然机智过人,没错,这次我来,的确是没有想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