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美人计(1/2)

加入书签

  赵天师刚刚迈进寝殿的大门,就听见有花瓶落地的“砰砰”声,待走到内室一看,唐国国君光着膀子,坐在床上,满脸的怒气,顺手拿起什么就摔什么。

  满地的碎片,这随便拿出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摔在地上成了碎片,也真是可惜了。

  赵天师清瘦的很,不过胡须却是很长,从背后一看,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可惜,这仙风道骨不过是落入红尘中的俗物,这赵天师贪财直接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此时,在寝殿内的人,恐怕没有比赵天师更心疼这些古玩花瓶的了。

  他连忙跪下,想要救下唐国国君手中紧握的袖珍瓷瓶:“大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值得大王如此生气?”

  唐国国君见赵天师来了,抬起的手慢慢放下,那袖珍的瓷瓶从他手中滚落下来,顺着床榻,眼看就要跌落在地。

  还好赵天师眼疾手快,伸手就将这瓷瓶稳稳的接在了掌心当中,他眼睛偷瞄一眼,便将瓷瓶藏于宽大的衣袖当中。

  唐国的国君将今早贴在脑门上的纸条,扔到了赵天师的面前,指着道:“赵天师,你看看,你不是说你在都城外设下了结界,陈国的人不能进来,那这纸条作何解释啊?”

  赵天师连忙将地上的纸条捡起来,看了两眼,这纸条上的字迹歪扭的厉害,根本就不像是个会拿毛笔之人写的,这“仙子”两字是何意?

  会不会是陈国知道唐国有他这个天师,所以他们也从别的地方请了另一个会法术的道人?

  这不是不可能……

  赵天师瞬间就陷入了沉思,这仙子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穿过他所设下的结界,那就说明这修为比他要高啊?

  “赵天师,你可看出是何人捉弄与寡人了吗?”唐国国君不怒自威,把赵天师从深思中拉了回来,他支支吾吾眨了好几下眼睛,而后才道:“禀大王,这……这恐怕是另一个会法术的人……”

  “哦?”唐国国君的眯缝小眼打量了一下赵天师,若有所思道:“这人会法术?可是陈国派来的?”

  关于这个问题,赵天师也想知道,他磕了好几个头:“臣,臣不知。”

  唐国国君一挥手,一个大嘴巴就抽到了赵天师的脸上,赵天师在地上连滚了好几下,连衣袖中的袖珍瓷瓶都掉落出来了。

  “什么叫不知道,你身为天师,会不知道,那寡人还养你何用?!”

  老虎一发威,整个大地都要抖上三抖。

  赵天师连滚带爬地重新跪在唐国国君面前,两个胳膊抖得跟筛子一样:“大王息怒,臣虽不知道这人是否是陈国派来的,但是臣……臣有办法寻出这人的踪迹。”

  这么多的废话,终于等到了一句可用的,唐国国君长叹一声:“那你还等什么,还不现在赶紧去找!”

  “是是是。”赵天师捡起地上的纸条,像是逃命一般出了寝殿。

  苏灵芸和韩碧君躲在假山石后,没有等多久,就看到这赵天师狼狈逃了出来,完全没有了刚才进去时的清风道骨,只见他一只手捂着火辣辣直疼的腮帮子,一手则拿着那张纸条,凝眉看着。

  身旁的太监也是不找眼力,点头哈腰地过去:“赵天师,看你的脸都肿的好高,要不要去太医院看看?”

  赵天师瞥了一眼太监,怒道:“滚,老子爱看不看,容得你这个阉人提醒了?”

  说罢,他一挥衣袖,挺直了腰杆走出了宫门口。

  而被他骂的太监,停在原地,冲赵天师渐行渐远的身影啐了一口唾沫,低声骂道:“狗仗人势,什么玩意?”

  苏灵芸和韩碧君收回探出的脑袋,互望了一眼。

  “灵芸,赵天师拿走了你写的纸条,这可怎么办?”韩碧君一脸担忧,而苏灵芸嘴角一斜,反握住了韩碧君的手,安抚道:“别担心,昨天晚上,我是故意把纸条留在那里的,按照最普通最基本的法术,只要有字迹,便可找到写字的人,赵天师要是找不到我,那我还怎么去接近唐国君主呢?”

  “你是故意的?”韩碧君有点摸不着头脑,常人做了坏事都恨不得消灭所有的证据,苏灵芸倒好,反而把证据双手捧给敌人。

  苏灵芸狡黠一笑:“你就瞧好吧,好戏才刚刚开场。”

  赵天师从皇宫出来,直接就回到了天师府,关在屋内三个时辰,终于将纸条中字迹分离开来,重新融入墨汁当中,赵天师用毛笔蘸着这墨汁,画了一道黄符。

  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