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南宫宸的葬礼(1/2)

加入书签

  苏灵芸拉着温子然从皇宫中走出来,隐身咒自然而然地消除了。

  苏灵芸见温子然满脸的心事重重,她以为是韩太后刚才的癫狂让温子然心里不好受了,连忙安慰道:“温子然,你不会到这个时候了,想打退堂鼓了吧?”

  温子然眨了一下眼睛,刚才眸底深处的黯淡一扫而过,取而代之的却是漠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何况韩太后和南宫止到了这个地步,完全都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我对他们没有什么好怜惜的。”

  苏灵芸垂下眼眸,拽住了温子然的衣袖:“温子然,其实,我不想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但是如果你心里真的有一点不忍心,那这大王的宝座不要也罢。”

  风叔将温子然从街头捡回来,送进修罗场,他在那里受尽万般折磨,支撑他活下来的就是为母报仇和夺取帝位,现在如果因为一点不忍心,就退出,那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芸儿,无论如何我都会把原本属于我的,从他们手里夺回来,帝位,我是不可能放弃的。”

  这是男人的尊严,不可撼动。

  苏灵芸知道温子然心有所定,便会拼劲全力的完成,她只能支持他,可她唯一害怕的就是,他体内的诅咒会不定时的苏醒,如果被他人知道了,那后果……

  苏灵芸握紧温子然的手,退了一步:“好,我不劝你放弃帝位了,可你能不能答应我,有了陈国的江山便够了,不要一统中原。”

  温子然凝眸望着满是哀求的苏灵芸,疑惑道:“芸儿,一旦夺下帝位,你以为我还能容忍宋伯陵吗?我和他是死敌,早晚都有一战,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唐国生你的气,因为只有拿下唐国的国土,才能最大程度的对以后的征战有利。”

  苏灵芸不想听这些,她蓦然打断温子然的话,执着道:“我是女人,战争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我只想问你,你肯不肯为了我,放弃一统中原?”

  温子然拧紧了双眉,这好比是鱼和熊掌……

  他不知道苏灵芸为何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与自己争执不休,他知道苏灵芸一定不是为了宋伯陵,这里面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可……

  “芸儿,你是不是害怕等我一统中原之后,便会对你三心二意?”温子然试图想要找到他们之间分歧的答案。

  苏灵芸很想把真相说出来,可依照这个情形,又怎么能说?

  “温子然,时至今日,你我经历过那么多,我们的心早就绑在一起了,我不会怀疑你什么,我这样阻拦你,都是为你好,你若是真的在乎我,就答应我的要求。”

  这是威胁吗?如果不答应,那她会怎样?

  温子然别过视线,迟迟不肯作答,气氛一度陷入了僵局。

  苏灵芸知道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便能劝服,她轻叹了口气,索性岔开了话题:“好了,看你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我现在不逼你了,但是你好好的想想我的建议,我们怎么说也是死里逃生,应该开心才对,碧君现在一定在丞相府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我要先混进丞相府给她报个平安,一块去吗?”

  温子然摇摇头,自有打算:“不了,我要去风叔那里,告诉他南宫止已死的事情,顺便和他商量一下起军的事宜。”

  苏灵芸点点头,耸了耸肩膀:“那我们就此别过,明日在你的葬礼上见喽。”

  她笑着跟温子然摆了摆手,便往丞相府的方向走去。

  温子然望着苏灵芸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不免有点担忧,他们之间现在已经出现了矛盾,不知道这矛盾,会不会有发展的趋势,若是那样,不知芸儿是不是还会重蹈那日在唐国都城的覆辙。

  苏灵芸一路小跑着回到了月苑,还以为韩碧君会着急地在庭院中寝食难安,谁知,她一进门就看到韩碧君不紧不慢地正用剪刀修剪着眼前的盆栽。

  苏灵芸有点小失望,她放轻脚步想要过去吓她一跳,可手刚刚举起,就听到韩碧君清冷的声音:“来都来了,还玩这种小孩子才玩的把戏,无不无聊。”

  得,被发现了。

  苏灵芸只能乖乖地从韩碧君的身后走到她的身侧,低头凝望着她修剪好的盆栽:“你怎么知道是我啊?你怎么不猜是杏儿啊?”

  韩碧君将盆栽往里面摆了摆,之后才抽出空来回答:“每个人的脚步声都不一样,我是学武的,难免对这些敏感一些。”

  “那也不对啊,我都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