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宋伯仁逼宫(1/2)

加入书签

  几次轻呼,宋蔺依旧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宋伯陵望着,看着,心里就像是瞬间被砸出了一个黑洞,所有的东西都在下沉,掌心的温度在慢慢变得冰冷僵硬,他伸出的手,有点颤抖,放于宋蔺的鼻下。

  没有任何的气息……

  宋伯陵挺直的背脊瞬间就瘫软下来,而守在一旁的太监,立马就跪下,用衣袖遮住下半脸,开始哭哭啼啼:“大王!”

  宋伯陵眼睛盯着宋蔺渐渐僵硬的脸庞,有点发怔,曾经,他想过若是父王死了,他该如何?他会哭?还是……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如今不光连半滴泪都落下来,反而大脑一片空白。

  诺大的寝殿满是太监抽泣的声音在回荡,可蓦然,这哭声戛然而止,而后是仿佛堕入无人之地的寂静。

  一滴,两滴,赤红的血渍从太监扭曲的脸上流下,溅在地上,他眉心上插着一把血淋淋的刀柄,横穿整个头部,看起来恐怖异常。

  “砰”

  太监还未来的及喊救命,身子就歪倒在一旁,再也没有了声响。

  血迹从他的七窍流出,显然这刀上还有毒的存在,血渍流了一摊,尽是黑血。

  宋伯陵视线右移,冷冰冰地望着睁着突兀双眼,死不瞑目的太监,心里竟没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他缓缓收回视线,身后层层幔帐被冷风吹起,掀起一角,空荡荡的。

  宋伯陵微闭双眼,双唇微动:“父王已经走了,你既然来了,为何不妨现身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

  话语刚落,只听寝殿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士兵皆都是盔甲加身,手中持有的刀柄,寒光凛冽,而枯瘦如柴的宋伯仁,佝 偻着腰背从他们之间缓缓走来。

  他脸上带着讽刺的笑意,半黑半白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一缕白发落在眼前,看起来狰狞可怕,如同从乱葬岗爬出的恶鬼。

  谁能将眼前这个看似人不人鬼不鬼的宋伯仁,跟以前的那个盛气凌人的太子殿下联系起来。

  “大哥,你如何猜到是我的?”言语上的恭敬,心底的恨意一时之间交错从口中溢出。

  宋伯陵望了一眼已经逝去的宋蔺,缓缓起身,却依旧背对着宋伯仁:“这世上也就是你,能如此残忍的害人杀人至此,也是你,能在父王的面前,如此肆无忌惮。”

  宋伯仁咧起的嘴角笑意更浓,他不禁拍起手掌来:“不愧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明明是隔着娘胎的肚皮,却能对我了如指掌,这世上除了你宋伯陵,我还真是找不出第二个知音来。”

  宋伯陵俯身替宋蔺整理了一下身上盖着的被锦,之后才转身望着身前乌泱泱挤满的士兵,和正中间那个恶鬼宋伯仁。

  这些士兵的铠甲装扮,一看便知,这根本就不是卫国的侍卫,倒像是……陈国。

  宋伯仁往前走了两步,没有丝毫的畏惧之心地站在了宋伯陵的身侧,低头瞥了一眼躺在床榻上的宋蔺,凉凉道:“宋伯陵,比起我来,你不是更盼着父王死吗?如今终于如你所愿了,你现在装出一副大孝子的样子,是给谁看?”

  “我从来没有想让父王死,倒是你,在父王生前,千方百计地下药来害父王,父王自小便对你百般疼爱,你又是如何报答他老人家的?”

  宋伯仁眸底没有丝毫的廉耻之心,反而嗤笑了起来:“宋伯陵,你我兄弟不妨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父王生前对我如何,都抵不过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你,相信了你,明明现在高居太子之位的是我宋伯仁,你宋伯陵不过是庶出的大皇子,而我才是嫡出的,这王位,我才是名正言顺!”

  眼前士兵逼人的态势,好似是在等着但凡从宋伯陵嘴里说出一个不字,他们便一哄而上,将他诛杀当场。

  “宋伯仁,我不杀你,不光是因为父王临终所托,更是因为你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收手吧,现在还来得及。”

  宋伯仁望着到现在还一本正经的宋伯陵,忍不住仰天大笑,他指着寝殿内的兵士,嚷声道:“宋伯陵,我已经率兵将整个皇宫围了个水泄不通,今日你就是大罗神仙也难逃我的手掌心,该收手的不是我,而是你!”

  他手指直指宋伯陵的鼻尖,那恶狠狠的眼睛盯着宋伯陵。

  宋伯陵看着丧心病狂的宋伯仁许久,缓缓垂下了视线:“莫说是这些陈国的兵士,就算是温子然来了,他也不能拿我怎样?”

  宋伯仁眼睛半眯,他还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