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噫,我中了!(1/2)

加入书签

  咚咚小说网

  “啊?公子什么时候成了监生?”栅栏外的蔡家巷众人不禁惊呼起来,国子监生与生员一样,都是见官不跪、不得用刑的!

  “这下县太爷打不了板子喽……”

  与欢呼的蔡家巷众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知县那张黑成锅底的老脸。他摆这么大阵仗,可不是为了让臭小子显摆的!

  ‘啪啪啪!’张知县使劲拍着惊堂木,不能打板子,还不能拍桌子吗?

  “肃静!”值堂吏忙朝围观市民大喝道:“再聒噪,通通叉出去!”

  蔡家巷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

  这副监生冠带,是赵昊早就跟周祭酒谈妥的条件。他之所以要拖到今天才来过堂,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在等自己的监生资格到位。

  为此,赵昊还多花了一百两银子加急赶制,前日才将这副监生冠带拿到手的。

  这下他能保证自己不用下跪,也不会受刑了,这才终于露面过堂。不然傻子才来呢……

  但张知县出师不利,不由愈发恼火,这下非得让赵昊荷包大出血,才能稍泄心头之恨。

  他便又重重一拍惊堂木,怒视赵昊道:“你这监生好生刁蛮,为何屡传不到?!”

  “只因人在深山,交通不便,未见朱票……”赵昊便一脸无奈答道:“并非有意藐视大人。”

  “狡辩!”张知县却不接他抛来的媚眼,又拍一下惊堂木道:“本官看过状纸,你这学生不好好读书,为何要骗人家生丝?!”

  “请老父母收回这话,学生官宦之后,清白门第,学圣人教诲,持良善之心。”赵昊一脸受到侮辱的表情,严肃道:“断不会做那等昧良心、丧天良之事。不知老父母为何偏听一个捐班商人之言,却不信读书人的话……”

  “你去读过一天书吗?”刘员外听他也鄙视自己,登时怒不可遏的跳脚道:“你个捐班监生,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我师父就是有资格!”堂下二阳听不下去了,高声道:“我们读书人的事,你个商人懂什么?!”

  “我没捐一文钱。爱好中文网”赵昊也冷笑对刘员外道:“是国子监祭酒大人赏识在下才学,特荐在下入监的。”

  “肃静肃静!”张知县又一次拍了桌子,对堂下两个生员怒道:“你俩再聒噪,记下名来,交本学处分!”

  “记吧!”王武阳便一挺脖子道:“学生姓王名周绍,太仓王氏,被苏州府举为儒士!”

  “呃……”张知县听到太仓王氏,就头大了一圈。再听到此子乃苏州府的儒士,登时更加头大如斗。他知道,苏州府今年只举了一个儒士,便是文坛盟主王世贞的亲侄子王周绍。

  “学生姓华名叔阳,无锡华家,家父华鸿山!”华叔阳也报上了家门。

  张知县彻底懵在那了。

  华太师虽然悠悠林下多年,可门生故吏满天下,如今好多人正是当权时,他的公子更得罪不起哇!

  别说张知县和刘员外了,就连唐胖子一干人都被赵昊这俩徒弟的身份,吓了一大跳。

  平时看着他们青衣小帽,端茶倒水,跟方文也没啥区别,没想到居然来头这么大。

  再一想,这样两位世家公子,居然甘心拜在比他们还年轻的赵昊门下……

  这下众人看向赵昊的目光,就更加敬畏起来。

  ~~

  场中气氛为之一变,张知县不再吹胡子瞪眼,而是朝刘员外微微摇摇头。

  那意思是,硬茬子,钱不够……

  刘员外这次可是气势汹汹而来。在衙前街的酒楼上,还有一帮苏州商人,摆好酒席在等他凯旋呢!

  这时候他怎么能缩头?就是不蒸馒头,也得争口气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