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宝塔诗(1/2)

加入书签

  <a href=" target="_blank">

  <a href=" target="_blank">咚咚小说说话间,两人来到报恩寺塔院前,只见院门口设一张方桌,桌上摆着宾客录,和题名用的笔墨。<a href=" target="_blank">咚咚小说网

  两个知客僧人守着功德箱,在那里小声聊着天。

  赵守正只觉心跳的厉害,范大同却神色如常,施施然走过去。

  知客僧人抬头看他一眼,还没说话,便见范大同指了指题名录,坦然道:“我俩出恭去了。”

  僧人不疑有他,便继续低头聊天,范大同朝赵守正得意的挤挤眼,带着他进了塔院。

  ~~

  报恩寺塔悬有一百零八金铃,春风吹过,悠扬悦耳的铃声传遍佛寺内外。

  高高的塔基下,设着数百蒲团,百张矮案,金陵城的青年才俊齐聚一堂,其中不乏小有名气的江左名士,缙绅和官员也不罕见。

  这些人,都是冲着诗僧雪浪的面子来的。

  虽然这时候的雪浪刚出茅庐,还没到十几年后骚声满天下的地步,可这么多人明知道要捐钱还趋之若鹜。足以说明他如今的影响力,至少在南京城中,是绝对不容小觑的。

  赵守正两人进来时,那位身披华丽锦绣袈裟,面容俊美无俦的青年僧人,正盘膝坐在主人的位子上。只见他面如冠玉、目似朗星,丰神俊朗、温文尔雅,气度之潇洒、风采之绝世,浑不似这浊世间人物。

  一阵清风拂过,吹来无数海棠花瓣,那诗僧雪浪便沐浴着花雨,对热情求诗的诸位来宾朗声笑道:

  “诸位盛情难却,那小僧只好勉为其难,再度献丑了。”

  众人登时欢呼起来。

  趁着来宾的目光都聚集在那锃亮的光头上,守正二人四下寻觅着空位。<a href=" target="_blank">咚咚小说网只是今日来宾甚多,已经不剩相连的坐席,两人便在塔院角落,找了俩背对背的座位坐下来。

  此时正午,寺院的斋饭刚刚摆上长长的矮脚案台,香味扑鼻、热气腾腾。

  见雪浪要赋诗,宾客们顾不上吃喝,都伸长了脖子洗耳恭听,赵守正也不例外。

  便听那雪浪法师高声吟道:

  “雨后微风不度池,柳条犹拂镜中丝。

  凭阑只与禽鱼共,水底月明方自知……”

  登时满堂喝彩,众人无不交口称赞。

  范大同却理都不理,举着双筷子低着头,将那些香菇面筋、松茸茶干、素什锦、玉兰片之类的主菜,飞快的向肚里扒拉。

  赵守正却不是冲这一口来的,他其实对今日的文会很是向往。便仔细听那雪浪做完诗,见又有金陵诗坛的几位诗人与他唱和起来,却无人谈及道德文章,朱子程颐之类……赵守正又不是没见过世面,不一会儿就听出不对劲了。

  他环顾下场中,竟然只有自己和范大同两个穿蓝衫的。

  大明衣冠自有规制,虽然近年来世风日下,就连商人平民也穿绸裹缎,早就乱了规制。但若是参加以举业为话题的文会,监生、生员穿蓝色襕衫,举人穿黑色圆领袍,这规矩却是不会乱的。

  显然,这场中要么只有他们两个生员,要么这就不是必须要着装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