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七品官的体面(1/2)

加入书签

  咚咚小说马湘兰一曲终了,那雪浪也满脸喜色从楼上下来。咚咚小说网

  赵守正坐在那里,不知不觉已是满脸泪水,虽然已经读过这首诗一遍,但听雪浪诵来,他还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这是我儿写给我的啊!这是我赵守正的半生写照哇……’

  “好一个‘百无一用是书生’,这是赵公子写给我们的啊……”那些来宾们也各个鼻头发酸,好些眼眶浅的已经掉下泪来。

  说白了,他们这些所谓‘五陵少年’,其实也都是些科场不如意的可怜人。都是二三十岁的大好年华,若不是科场无望,谁会整天浪荡花丛,走马章台?

  “莫因诗卷愁成谶,春鸟秋虫自作声……”来宾们品到最后,却又感受到诗人温暖的善意,这是在告诉他们,除了科举之外,依然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啊!

  “多谢赵公子点醒。”来宾们这才擦干眼泪,平复了心情。

  “风蓬飘尽悲歌气,泥絮沾来薄幸名……”反复品啧间,却也有来宾缅怀起曾辜负的佳人来。

  “仙佛茫茫两未成,只知独夜不平鸣!”那头戴唐巾、举人打扮的俊朗男子一拍桌子,高声道:“仙居吴康远受教了!可笑我中举以后,便志得意满、荒废学业,今日得赵公子棒喝,明日便回景星岩古刹,学叔父面壁苦读,不到金榜题名日,绝不踏足金陵半步!”

  赵昊在楼上仔细听着,本来就埋怨雪浪这厮,为何要擅自换诗,听到这话就更是哭笑不得了。

  吴兄莫要如此决绝,我还指望你当回头客呢……

  大堂角落里,马湘兰也掏出帕子擦拭下眼角,方深吸口气,弹一首舒缓的流水,帮来宾们平复心情。

  ~~

  赵公子的这首杂感一出,仿佛给众文士洗涤了心灵一般。

  让整个上午的诗会,在极为谦逊克制的气氛下举行。没有不着边际的互相吹捧,更没有厚颜无耻的自我炫耀,是以午时不到就早早结束了。

  早就严阵以待的伙计们,马上开始流水般上菜,仿佛生怕客人跑了一般。

  其实方掌柜多虑了,在有幸聆听了赵大诗人这首发人深省的佳作后,哪个文士还好意思起身走人?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尝尝店里的菜肴,再违心的夸上两句才好收场。

  这些吃遍金陵的老饕,对这蔡家巷的小店是不抱什么希望的。待看到端上的冷盘,只是什么酒凝金腿、卤鸭胗肝、水晶肴肉之类的酒楼常见菜式,就更是动筷子的兴致都没了。

  雪浪是不吃荤的,见众人不动筷子,在一旁干着急,催促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