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不悔青春作证 大结局下 已出版(1/2)

加入书签

  李晶晶缓缓道:“不瞒您说,我与焱哥哥早就为咱们李家想到了一个去处,就是这里。乐值得您收藏 。lwxs520。”她手指落在了与福建道隔海相望的一片陆地上。

  这片陆地在李晶晶的前世古代叫作琉球,现代称为宝岛,拥有山地、丘陵、盆地、平原四大地形,耕地占两成,降水丰沛,气候湿润,四面环海,海岸线总长达十六千米,除了没有矿产,森林树种及渔业资源都非常丰富,然而今世这里还没有被朝廷派军队前去占领,是片连名字都没有的荒地。

  李炳眼睛一亮,忍不住大笑几声,道:“你们夫妻与我不谋而合。”

  李晶晶道:“这是个极大的岛,听说里面有个日月湾,我和焱哥哥把它叫作湾岛。”

  南海大片陆地至今为止没有建立国家,矿产沉睡在地下。湾岛没有矿产,可以到南海的陆地去寻找。

  李炳兴致勃勃,激动地道:“好。我们李家以后就把家族迁到湾岛。”

  “爷爷,几年后我与焱哥哥不会去北地。”李晶晶定定瞧着李炳,不容置疑地道,“我们会去鲁地。您与奶奶、我爹娘、兄弟都跟我们去鲁地,而后派奴仆到湾岛建族,等着焱哥哥在鲁地治理满十年,就全部迁到湾岛去。”

  李炳坐下来闭目沉思。

  李晶晶附在李炳耳边,道:“北地的土壤已有了质的改变,只要农民不偷懒,种什么都能填饱肚子。本朝人才济济,不是只有焱哥哥。北地就让陛下派别人去建功立业。”

  她离开之后,心里暗喜,立刻去跟贺氏说了此事。

  贺氏大喜,道:“长安虽是繁华,然伴君如伴虎。我们李家不可能世世代代拥有这般滔天的富贵,趁着还有圣眷,赶紧寻个安全的地方迁出长安,这才是上上之策。”

  李晶晶激动地道:“娘,你刚当上女学的大博士,竟是也同意离开长安去湾岛,太好了。”

  贺氏目光宠溺,笑道:“什么事都没有家族的事大。”

  李晶晶柔声道:“娘,您得好好劝劝爷爷,别让他带着奶奶去海外寻宝。”

  贺氏点头,道:“此次我要叫上你婶婶。”

  李去病从金城书院调到了长安书院,他的家人自是跟他回到了长安。

  次日,贺氏派大奴婢把狄玉蓉请来,妯娌之间的关系很好,狄玉蓉对贺氏一直心存敬意,凡事都以她为主。

  两女去见了李炳,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也没见他点头。

  不过,自此李炳不再跟李晶晶提去海外寻宝的事。

  年初六,贺继业与邓琳大婚。

  新人将住在贺宅,仪式也要在那里举办。贺宅就是贺家的老宅子,那是当年何敬焱与李晶晶定亲时下的聘礼。

  新娘子邓琳从几千里之外的北地邓族而来,一路严寒,还被大雪阻了三天,前日刚抵达长安,还没有歇过来就要进行人生中最大的大婚仪式了。

  她跟贺继业拜堂之后,就被送入洞房。

  贺继业掀了盖头,见到邓琳的容貌,有些惊艳。

  屋里屋外起哄的人有几个是贺继业的同僚,喊着让他去前面敬酒。

  贺继业春风得意,笑呵呵跟着众人离开了洞房,竟是把邓琳抛下不管不问了。

  “弟妹,稍后你要与业郎去喜宴上敬酒,快先把这些点心用了。”李晶晶奉贺氏之命,特意赶过来给邓琳送来几样点心,又是嘘寒问暖,令她心生感动。

  邓琳眉眼非常清秀,一身喜服,楚楚动人,让人移不开眼睛,她小口吃着点心,柔声道:“谢谢姐姐。”

  李晶晶低声道:“业郎性子古板,甚至有时迂腐了些,根本不懂温柔体贴。”

  邓琳性子活泼开朗,跟族人学了一些武功防身。几年前邓族的叔叔、哥哥来长安参加科考,邓琳跟随而来,那次贺继业考取了长安县试秀才头名。她跟着叔叔、哥哥来到李家,见过有些书呆子气的贺继业。

  后来她听说贺继业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觉得他傻到迂腐。

  再后来贺继业创造了标点符号,成为载入定朝史册的人物,一下子改变了在她心里的形象。

  邓琳轻声道:“他的心思都用来做学问了。”

  李晶晶见邓琳护着四弟,心里很高兴,笑道:“你若是受了委屈,不要放在心里忍着,直接跟他说出来。”

  李晶晶跟何敬焱成亲十年,曾经与他为陇北政事及攻打土番、回纥、匈奴等发生过一些矛盾。

  何敬焱像许多男人一样选择沉默,不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李晶晶就逼着他说出来,而后跟他沟通。

  李晶晶认为,夫妻间不要有隔夜仇,有了矛盾,当天就要解决,不要拖到次日,更不要冷战回避或是向长辈告状闹得人人皆知,伤夫妻感情。

  邓琳点头道:“我听姐姐的。”

  李晶晶离开洞房时,贺继业满身酒气正好进来:“姐姐。”

  李晶晶嘱咐道:“你好好待琳娘,稍后不许让她多饮酒!”

  贺继业笑着点头,搓着手快步走到邓琳身前,有些激动地道:“我带你去前面认亲。”

  邓琳寻思到了夜里再跟贺继业好好说说把她抛下不管的事,好让他不再犯。

  前来送嫁的十几个邓族人跟李家人都熟悉,特别是跟曾经在北地打仗的李炳、李云青、何敬焱更是有些亲昵,因此在喜宴上轮流上,要把三人灌醉了。

  邓家人笑道:“焱王,听闻公主不让您多饮酒,可今个是公主的四弟大婚,这样大喜的日子,想必公主不会管着您了。”

  “我稍后还得带三个儿子,不能喝太多。”何敬焱把三个孪生子抬出来做挡箭牌。

  众人原来听说何敬焱带小婴孩并不相信,今日从他本人嘴里听到,算是信了,万万没料到定朝大名鼎鼎的阎罗王还有慈父的一面。

  次日,贺氏、贺慧淑作为贺家的两位长辈,喝了新媳妇敬的茶,在贺宅设有祖宗牌位的房间举行了认祖仪式,将邓琳的名字写进了族谱。

  贺继业已为人夫,气质里又多了一分沉稳。

  邓琳跪下磕头,肃容道:“媳妇定当为家族开枝散叶,协助夫君振兴家族。”

  贺氏、贺慧淑为了贺家努力了这么年,激动落泪,期盼着小夫妻生儿育女,兴旺贺家。

  宫里下了圣旨,何义扬竟是册封贺继业为从三品的侯爷,同时册封邓琳为从三品诰命夫人。

  定朝帝国建朝以来,只有立下赫赫战功的人才能封侯。贺继业没有参军,从未上过战场,得此殊荣,实在是让人出乎意料。

  一些官员嫉妒无比,在早朝时上了奏折,联名劝何义扬撤了贺继业的侯位,以平众怒,显示公平。

  “本朝已进入昌盛时期,无仗可打。”何义扬停顿一下,道,“贺侯创建标点符号,有利于我朝向天下推广文字。贺侯年龄虽小,已有大儒风范,立下此等大功,朕封之侯位有何不可?”

  狄玉杰、秦敏业等官员纷纷出列赞同,把那些官员说得哑口无声。

  贺继业得知后,十分感激,去皇宫拜谢何义扬。

  “业郎,几年前你献出标点符号时,我就想封你为侯,那时你还只是个举人。”何义扬伸手拍拍贺继业的肩膀,道,“如今你已有了状元的功名,又在书院里任了师长,我封为你为侯,阻力就小多了。”

  贺继业激动地道:“臣多谢陛下赏识厚爱。”

  “我有个想法,要让天下人人皆知本朝。”何义扬笑道,“这件事,你看看有没有法子实现。”

  贺继业带着艰巨的任务回到府里,跟邓琳说过之后,去见了贺氏、贺慧淑。

  贺慧淑道:“本朝国力今非昔比,特别是军队已经名扬四海,然而各国知道本朝的人都是出自皇室及贵族,百姓是不知晓的。”

  贺氏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