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尘缘公子(1/2)

加入书签

  “据我所知,事实上血魔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既然你是受了血魔的影响,想必早已经恢复了这般美丽的容颜了”梁平一脸微笑的说着。

  梦寒闻言,也并不感到惊讶,只是在看着梁平的时候,那神态充满了感激之色。

  云山的晨光似乎无法照射进到梦寒楼附近,这里虽然也明如白昼,但却显得并不健康。

  一个地方没有植被,而且云山分明是春天的季节,这里却寒如严冬,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梁平心头早有疑问,但尚未问出口,梦寒轻移莲步走到梁平的跟前,无比好奇的问道:“梁平,你是从银色帝国而来的,那么你来云州城究竟有何事。”

  每一次听到梦寒柔美的声音,梁平总会联想起墨羽,再加上梦寒的容貌跟墨羽太过相似,就更加让他怀疑,她不仅是云州城的城主夫人,或许还跟墨羽有着极大的关系。

  一阵思忖,从始至终,梁平的行径都不会完全向任何人透露,更何况要改变龙血帝国的秩序,梁平目前根本毫无头绪,什么文治武道,也完全不明所以。

  好一会儿沉默,终于淡淡笑着说道:“其实我来云州城,只是为了送少城主回家,仅此而已。”

  “送少城主回家你指的少城主,究竟是谁。”梦寒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说的少城主就是无情。”

  “无情”梦寒眉头紧蹙说道:“难道城主有了新欢,又有了新的孩子么。”

  “噢,当然不是,我说的无情,就是云擎。”梁平一脸歉意的解释道:“真是抱歉,你可能并不知道云擎在九幽地的名字,一直都叫无情。”

  然而听到云擎这个名字的时候,梦寒的眼睛里透着朦胧的泪光,甚至全身战栗的向后退出一步,神情恍惚,身体摇摇欲坠,好几次险些跌倒。

  梁平闪电般出手扶住梦寒的身体,这才让她稳住了身形,紧蹙着眉头,泪眼看着梁平,柔声问道:“你说云擎,那孩子,他竟然还活着么。”

  “他当然还活着。”

  梁平惊讶的问道:“姐姐为什么这么问。”

  梦寒稳定身形,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恢复了端庄的仪态,从梁平的身边退出一步,背对着梁平,淡淡说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梁平闻言心头一阵疑惑,看来这无情能活下来,竟然是在梦寒的意料之外,这么说来,梦寒尚不知道无情正身处这里的寒潭之内,于是急切的走到寒潭边缘,手指着寒潭内仍然焦黑的无情,急切喊道:“姐姐,你快过来看,躺在寒潭内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儿子无情,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原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梦寒闻言同样一脸急切,大步的跑到寒潭边缘,目睹了寒潭内焦黑的无情,一脸不信的看着这一切,不停的摇着头说道:“不,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是云擎。”

  “他就是云擎,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死亡之都的死亡神宫之内,后来真正有交涉,却是在九幽地。”梁平肯定的说着。

  但见梦寒不住的摇着头,步步后退,泪眼婆娑的哑声说道:“这决不可能,云擎有无极罡气护体,不可能被烧成这副模样的”

  话虽如此,但从梦寒的神态举止来看,她分明已经确认了云擎的身份,否则她何以如此的激动感伤。

  梁平这样想着,便是轻言细语的安慰说道:“姐姐放心,我所认识的无情,是一个坚韧不拔,遇事沉着的真正好男儿,不说他有云氏独门秘诀无极罡气护体,即便他没有无极罡气护体,他同样可以度过这到难关,我相信云倩既然把无情放在这个寒潭之内,想来他很快就会苏醒过来的。”

  “云倩你是说,把云擎放在这里的人,是云倩么。”

  提及云倩,梦寒的神情徒然一沉,并急匆匆的跳入寒潭之内查看无情的身体。

  寒潭内的水透着极寒之气,即便梁平身怀绝技,同样感到有种彻骨之寒。

  真难以想象,梦寒是如何能够奋不顾身的跳入那寒彻刺骨的寒潭之内,便是惊讶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了,难道云倩有什么问题么。”

  梦寒跳入寒潭虽然只是顷刻之间,但已经冻得全身颤抖,面色发白,却是坚强的回应道:“当年我身怀六甲之时,若非云倩那个坏小孩捣乱,云擎又何以会离开云州城,去更远的地方修行,在我生下我的小儿子云阳以后,又是因为云倩招来了血魔,才令我的身体迅速变老,不得已躲避在这个阴暗之地苟活下来,开始的时候,我还在想着复仇,但是那时候的云倩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多年下来,我对此也有些释怀了,既然现在看到云擎还活着,我对云倩也不会再有记恨,只是我怕云倩会再次使坏伤害我的云擎。”

  仔细的查看无情的身体,发现已经开始逐渐有所好转,梦寒终于游回了寒潭的岸上。

  梁平伸手拉她一把,发现她的手掌已经如同冰块一般,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否则恐怕一使力,她的整条胳膊都会被生生的扯了下来。

  轻柔的将梦寒扶回梦寒楼,再次看到门口那个对联:

  一梦知寒暑。

  千年晓人心。

  顿时间略有所悟,却是没有多言。

  因为梦寒的身体不停的颤抖,额头滚烫已经发了高烧。

  梦寒楼内有许多的干柴,也有打火机和引火用的杉木。

  于是找来一把长椅,将梦寒扶着坐下,快速的引火。

  熊熊火光照耀在梦寒的身体上,只见他的面色无比憔悴,似乎在顷刻间就老了许多岁一般。

  难道就是因为跳入了寒潭,就再一次令她的身体加速衰老么。

  梁平不可思议的看着梦寒苍白的脸,以及那一双疲惫得难以睁开,疲倦的双目,心头一阵酸楚。

  便是轻声问道:“姐姐,你现在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尽管吩咐我就好了。”

  梦寒极力的抬眼,看着一脸认真的梁平,勉强的微微一笑,虚弱说道:“我没事的,只是上了年纪,就不能再这样受寒了,休息一天我就会好起来,既然现在我已经恢复了从前的容貌,那我明天就回望月楼找云昭,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云昭了。”

  提及云昭的时候,梦寒的神情充满了喜悦之色。

  但她尚未察觉,她原本乌黑的秀发,已经渐渐变得花白。

  梁平不忍告知她这一切,却是忍不住暗暗心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