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黑白古镜(1/2)

加入书签

  良久以后,无情终于再次开口问道:“梨落,那你告诉我,你来魔都究竟所为何事。”

  楚落雪答道:“只是漂泊而已,我父母很早就过世了,是楚氏收养了我,现在楚氏的人尽数死绝,我也曾想过为楚氏复仇,但左思右想,只觉得他们是咎由自取,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就此作罢。”

  此言一语双关,梁平听来好生佩服。

  无情也是一阵沉默,叹息道:“你可知道余文良是谁么。”

  楚落雪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武圣强者,其他一概不知。”

  无情道:“他是我的师傅,也是我拜托他去云州城诛杀楚氏父子的。”

  “是你”楚落雪闻言一阵惊讶,但很快有恢复平静道:“是啊,他们害死了你的双亲,更是让你们兄弟险些丧命,你要杀死他们,自然在理。”

  “如果你要报仇,不要找我师傅,你应该找我。”无情面无表情说道,同时侧脸看向楚落雪。

  “就算想找你的师傅报仇,也没机会了。”楚落雪突然轻叹一声,侧目看向了窗外。

  窗外的行人逐渐增多,他们都是魔都城骄傲的子民。

  此间,宽阔冗长的是非街上,充满了浓厚的商业气息。

  但没有人在意这些。

  无情面色一沉说道:“梨落,你这话可是别有深意么。”

  楚落雪转过头来,满目复杂的看着无情,轻语道:“是白骨要他们死的。”

  “他们”无情眉头紧蹙道:“他们是谁。”

  “余文良、耿含青,和花真盛,那三个武圣强者。”楚落雪轻声说道。

  梁平三人皆是一脸震惊。

  “怎么可能”梁平难以置信说道:“他们是武圣强者,而白骨只是武祖后期,白骨怎么可能是小花花他们三人的对手。”

  楚落雪答道:“当日所见,余文良三人冲着虚空中的白骨一阵跪拜,遂从云山之巅纵身跃下,并未使用半点灵力,随后白骨一阵狂笑,并大怒说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胆敢与我白骨作对者,必定死无葬生之地”

  梁平三人好一阵的沉默,每个人都暗暗想了许多。

  楚落雪又继续说道:“但他们三个人死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怨气,而且都显得极为开朗。”

  “开朗”梁平更为不解的看着楚落雪。

  楚落雪点头说道:“余文良和花真盛两人,在跳崖之前,分别牵着耿含青的左右手说:生在一起,死在一起,此生了了,全无憾事,愿正义得到永存,邪恶受到惩罚。随后三人相视一笑,含笑跳崖”

  四人相继沉默。

  好一阵,楚落雪终于又起身道:“无情,你若心中仍然存有仇恨,我们大可不必再在一起。”

  无情见楚落雪似要离开,急切伸手将楚落雪拉将回来,命令的说道:“你先坐下。”

  楚落雪一阵犹疑,也顾自坐了下来。

  无情庄严说道:“过去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我们大家都不要再提,事实上眼前一片渺茫,我们谁也无法预知明天将会如何,罗生盟的势力庞大,他们有周密的计划,我们每个人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但我可以感受得到,我们对他们一定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们很多次有机会除掉我们,却都暗暗留手,甚至在暗中的引导着我们,让我们替他们做了一些并不怎么美好的事情。”

  此言引得现场的每一个人,也都变得严肃起来。

  楚落雪纯真的眼波中,也显露出淡淡的凝重之色道:“如此说来,我们随时都可能遇到危险么。”

  无情眼观八方,突然看到两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剑客,从楼下走了上来。

  梁平发现无情神色有异,也侧目看去,从那两个剑客的身上,看到了一种非凡的气质。暗道一声不好,或许又被人追踪了。

  无情也是一脸凝重的压低声音道:“此地看似平静,或许暗藏玄机,并非说话之地,我们还是先好好吃饭,佯装无知较好。”

  众人闻言,皆感有理。

  于是无情刻意抬高声线道:“梨落,我看你这番既是漂泊,也需要足够的钱财,你身上还有钱么。”

  楚落雪配合的摇头道:“就在今晨,我身上已经没有一个金币。”

  “唔”

  无情长嘘一口气道:“好在我们能在此刻相遇,否则你定然饱受苦难。”

  “那么,你愿意收留我么。”楚落雪竟是这般的直言不讳。

  梁平和于小非装出震惊之色。

  “卧槽,大嫂这是霸王硬上弓的节奏。”梁平继续调侃。

  于小非也附和说道:“非命是猛女过江,十哥,你可要小心了”

  此间,那两个剑客坐在了无情正对面,3米外的一个餐桌前,要了饭菜。

  暗自观察着他们的行动,刻意表现得一脸泰然之色,咳了咳道:“你二人休要胡闹,人家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家,怎好让你二人这般胡言乱语,毁人清白。”

  梁平闻言,取了个汤勺,当作反观镜看向后面两个剑客,只见那两人也同样在观察着梁平四人,便是急忙收了汤勺,极力的让自己显得更加平静的笑道:“大师兄,你干嘛这么认真,人家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的确是需要有个好男儿来保护,可是大师兄你既然跟人家没关系,干嘛这样护着人家,莫非你也想着跟人家发生点什么关系不成么。”

  无情闻言,面色徒然一沉,正要训话,却见楚落雪捂嘴一笑道:“这梁平,真是太逗了。”

  见此一番,无情也不好多言,便是正色说道:“你若愿意留下,我们自然欢迎,其实你养父和义兄对云州城的所为,也跟你毫无关系,我不是那么腐朽的人。”

  话题被无情转了回来,楚落雪闻言,终于也完全放开紧绷的情绪,冲着无情展颜一笑,并替无情斟了小半杯地宫美酒,豪气道:“如果你真的可以释怀,就喝了这杯酒如何。”

  无情闻言,优雅的端起杯中的地宫美酒,摇了摇。杯中美酒荡成一个漩涡,却是又粘又稠,糊在杯沿上。

  众人看在眼里,都在等着无情喝下这杯酒。

  然而无情却是将酒杯放回桌面,微微一笑道:“这件事情是争对楚氏父子,你我之间从前没有仇怨,现在没有仇怨,今后,想必也不会有任何仇怨,既无介怀,何来释怀。”

  楚落雪听得此言,更对无情暗生佩服。

  梁平再起身为大家斟酒,并和颜悦色的说道:“今天可是你们的大喜之日,怎么能搞得这么不愉快,来来来,大家干了这杯,今后都是兄弟。”

  “兄弟”楚落雪冷眼说道:“谁跟你们是兄弟。”

  “额”梁平自觉失言,便是掌嘴说道:“你看我这嘴,看到美女就变笨,这可是天生的,骗不了人。”

  楚落雪再次失笑道:“唉,你这人倒真是挺逗的,我们不做兄弟,倒是可以做朋友的。”

  “嗯,就是朋友”梁平坐下来,端起酒杯便欲与楚落雪碰杯。

  却被无情抢先拦住道:“既是朋友,当然要一起举杯。”

  说话间,四人同时举杯,和和美美的碰了一杯。

  “铛”

  同时饮下,皆赞好酒。

  然而背后传来不谐之音道:“自诩土鳖,果真土鳖,此等劣酒,也好称作美酒,真是笑煞旁人。”

  那不谐之音,正是那两个剑客。

  梁平四人闻言,皆是一阵沉默,却也并未多言。

  又闻背后传来嘲笑之声道:“不仅土鳖,还是孬种,魔都这种地方从来都容不下土鳖和孬种的。”

  梁平和无情仍然镇定。

  但于小非却是忍无可忍,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冷声说道:“今日天气极好,却不料遇到两只苍蝇,耳边总是无法清净。”

  梁平随之附和道:“也不知道魔都城有没有苍蝇拍这种神器出售。”

  于小非闻言失笑,“噗嗤”,遂翘着二郎腿,慵懒的靠在椅背上,轻飘飘的说道:“唉,魔都怎么说也是整个盛世大陆的巅峰城市,在三大帝国的都城中,也是最为繁华的一个,能出现苍蝇这种劣质生物已属不易,怎可能会有苍蝇拍那种下品神器。”

  “嗯,二师兄,你今天说的话里面,就这句话最为在理,那种苍蝇能出现在这种餐厅里,也真是匪夷所思。”梁平的话音未落,便感到背后传来一阵森然的杀意。

  然而那杀意刚起,便听到一个夯重的脚步声从楼下传来。

  “嘭”

  “嘭”

  “嘭”

  每一步,都像是刻意跺脚一般,连整个是非饭馆,都为之颤抖起来。

  梁平的超意识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便是没有发作。

  反观那两个剑客的神情,似乎更加的凝重。

  “是他来了,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其中一个剑客有些紧张的说道。

  另一个剑客也是一脸凝重道:“不管怎样,我都不想再逃了,此战势在必行,不如你先逃,我来挡住他”

  前者一脸坚定道:“万万不可,你

  淫妻系列

  我兄弟二人生死与共,我怎么能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