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儿(1/2)

加入书签

  搬家这活向来不是人干的,潘金莲连着几日都缓不过神气来,整日萎在小板凳上将自己装成一株狗尾巴花,晒着太阳补充体力。

  过几日便是中秋,王婆早就开始准备,让杏儿看着茶坊自己拎了篮子每日出去几次采买东西,桂花豆沙馅的月饼、红里透黑的葡萄还有各色时令水果菜蔬,最后又拎了一只归来和许多的作料归来——当然,每次都没忘了给潘金莲带上点,生怕她一时想不开了要死要活——王婆以为潘金莲现在正萎靡不振凄苦万分的思念丈夫。

  潘金莲将帐给她算清了,伸伸懒腰把一堆东西都收回到屋子里,柳嫂子吃过潘金莲做的菜,自认没有她做的好吃,刀工却是比她强过许多,所以抢着蹲在厨房收拾鸭鱼。

  小街上各处都弥散出浓浓的香味,炸鱼的炖的还有月饼甜腻的皮和馅混合在一起的香气,让人闻着都懒散起来。潘金莲靠在椅子上,旁边是一张半旧的小几,一壶菊花茶,便喝茶便摇着扇子瞧着巷子口上横街来来往往的行人。

  不到午时,太阳还是火辣辣的秋老虎一般,王婆那里也正在茶炉子上用五香料子炖,一只小猫趴在旁边,肥嘟嘟的身子卷成一团,似睡非睡的盯着茶炉子,似乎是想着找个空挡上去抓一块烧来吃。

  所以,潘金莲发现自己犯懒了,结果就是几个混混进了巷子口自己竟然没有察觉,还是一个劲的瞧着小猫是不是能偷到吃。

  “哎呀,这不是武大家的娘子么,不对,现在应该是武大家的小寡妇了。”

  还是陈九几人,都穿了假缎子的褂子,手里拿了折扇以装斯文,对着潘金莲挤眉弄眼阳怪气的在王婆茶坊门口调笑。潘金莲眉头一皱,觉得现在跟他们对着干可不是什么好事,便起了身往屋里迈了一步,就要关上大门,那陈九却突然往前一窜,正站在门板中间,拿起扇子往潘金莲领口处作势一戳,被她躲了过去,却也不恼,只是笑着说道:

  “怎么,小娘子可是忘了你陈九爷了?”

  “自然没往,只是陈九爷大概是忘了我的混混散了,怎么,身上不痒了?”

  潘金莲站在门口,顺手从腰带里翻出一个纸包,冷笑着回道:

  “若是陈九爷忘了我还能让你再回味回味。”

  陈九忙往后退了几步,吊着眼骂道:

  “你个小寡妇丧门星,陈九爷我是看得上你,你还不识抬举了!”

  “九爷莫慌,这小寡妇可也有些妖术,不要说那武大刚刚娶了她就横遭劫难,连打虎英雄武松是恁样刚强的竟然都没镇住,便是西门大官人不也因着她死了?咱们还是谨慎小心,说不准她还真是个丧门星,沾上谁就要吃亏的。”

  趁着陈九骂的口干,旁边一个吃过亏的赶紧上来劝了两句,陈九这才闭上嘴,只是两眼冒火瞧着潘金莲,上好的肥却到不了嘴里,正是让人心里痒痒。不过这女子却是有些蹊跷之处,莫非还真的邪门了?

  “不要瞎说,西门大官人那起官司难道你不知道的,不还是你小子跟着小寡妇到她家里又告诉给大官人的么?要说丧门星也是你小子作怪。”

  那尖嘴猴腮的黑衣小子挠着脑袋笑道:

  “哪里是我,说到底还是西门大官人自己犯了魔障,非说是碰到个香喷喷的女子,可惜家里有人得了肺痨,非要我去瞧一眼,我这不才悄悄跟着她到武大家里,才晓得哪里是肺痨,分明就是前几日害咱们的妖妇么,这心里一转便都告诉给西门大官人,本想着让西门大官人整治她一番,谁知道大官人竟然去给了武大一脚,那武大也是恁个软货,生生的给踹死了。”

  潘金莲旁边一听,竟然是这两人使坏,不由得也火气上来,恨不得将两人直接宰了,正要手里还有随时准备的鸦胆子秦艽末,直接顺着风向冲几人一扬,都落在陈九几个的脸上。

  “哎呀,什么东西!”

  “九爷,我这眼睛还是火辣辣的疼,那妖妇又使出幺蛾子了!”

  几人都跳着脚大叫,陈九站在最前,更是捂了眼原地转几圈,呜咽着嚷嚷:

  “果然是扫把星,赶紧走,再也碰这个晦气!哎呀,什么东西,给我滚开!”

  一面说着一面大步向前跑了出去,却在巷子口正碰到一大一小两个讨饭的进了巷子,陈九一脚踹过去将那大人踢倒在地,也顾不得再做为难,飞似的找水去了。

  潘金莲瞧着门板上躺着的一个,凳子上坐着的一个,心里直叹气,觉得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