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这就成了(1/2)

加入书签

  支撑身体的左脚又一次踏中了地上的断肢,向后滑了一下,右脚又已经抬起,这一次阚稜已经没力气强行踏实保持住身体平衡了,只能是顺势单跪在地上,高举过顶的手中拍刃却仍然全力向前劈下,带着恐怖的风声砸在了一名隋军重步兵的头上,那名隋军重步兵虽然戴着精美坚固的铁盔,却仍然被拍刃砸得铁盔变形,脑浆崩裂,两只眼球同时喷出眼眶,血淋淋挂在脸上,摔倒在地上死得凄惨无比。

  换成往常,阚稜这一刀下去后,马上就是把刀一抬,借着双刃刀的反刃,挑开划破对面其他敌人的肚皮胸膛,乃至将敌人从胯到颈反劈成两爿,击杀或阻止乘机上前的敌人,但阚稜这一次做不到了,拍刃落地后,阚稜的双臂如同有千斤之重,酸涨疼痛无力,几次用力都只是让重达四十余斤的拍刃微微抬起,继而无力的又砸回地上。

  “他没力气了,快上!”对面的隋军重步兵看出阚稜已到强弩之末,立即欢呼着蜂拥而上,横刀砍枪疯狂的往阚稜身上招呼,幸得阚稜身旁的几个变民军士兵及时上前,凶猛的挥舞同样长达丈余的陌刀接住隋军重步兵,让阚稜躲过了一次被乱刀砍死的厄运,接着阚稜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吐出大吼一声,将拍刃全力抬起,刀尖擦着一名隋军重步兵的前胸铁甲升上天空,在那隋军重步兵的坚固铁甲上划出一串火花,留下深深一条凹痕,也把那隋军重步兵吓得屁滚尿流,赶紧惊叫着后退。

  见阚稜的拍刃又举向了天空,原本打算拣便宜的隋军重步兵纷纷惊叫着重新退开了,因为在此前的战斗中,隋军将士已然亲眼看到了阚稜这柄丈长拍刃的恐怖之处,看到了不下二十名同伴被这柄拍刃砸碎脑袋,连甲带肩削去手臂,撩中胯部切开下腹,肠子鲜血流满一地,心惊胆战之下,隋军士兵即便身穿坚固铁甲,也不敢再上前来与阚稜正面交战。

  手里扶着拍刃单膝跪在地上,阚稜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借着对面官兵暂时后退的机会观察战场,发现自己已经被人人身着铁甲的隋军重步兵包围得水泄不通,隋军士兵不断高喊投降不杀的口号,自己麾下那些无路可走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扔下武器跪地投降,身边只剩下了二十余名最为忠诚的士兵还在浴血奋战,但也是各个全身血染,脸上身上到处是伤,体力与精力接近告罄,只剩下精神意志还在苦苦支撑残破的身体。

  “干爹,不是孩儿不想尽快突围去与你会合,是官军的装备太好,全都穿着铁甲,包围我的动作也太快,我一直没机会突围,现在看来已经没希望突围了。”

  在心里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吐了一口血沫,阚稜又强撑着站了起来,右腿上被流矢射中的伤口被肌肉拉动,重新开始流血,顺着断折的箭杆滴在地上,阚稜却不理不问,只是用他标志性的沉闷声音吼道:“弟兄们,我们被重重包围了,怕不怕?”

  “不怕!”二十几个手拿陌刀的变民军士兵一边与隋军士兵厮杀,一边大吼回答,声音虽然不够整齐,大吼间嘴角也大都在流着鲜血,沾满血迹的脸上神情却同样的坚毅不屈,视死如归,因为他们不仅是阚稜的直系部下,还是阚稜一手教出来的徒弟学生。

  “不怕就好。”阚稜满意点头,将拍刃尾往地上重重一顿,大吼道:“那我们就继续打,往东面突围,去找干爹会合!就算冲不出去,也要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诺!”最后的二十几名陌刀兵轰然答应,流逝殆尽的力气也仿佛重新回到了身上。

  阚稜微微的再次点头,正要下令众人跟随自己冲锋时,一件奇事发生了,正在与阚稜队伍近身厮杀的隋军队伍中,突然响起退后的命令,正打算一鼓作气干掉阚稜等人的隋军重步兵又纷纷后退,逐渐让出了方圆十丈的圆形空地,被包围在其中的阚稜等人难免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疑不定之下,一时之间竟然忘了突围大事。

  隋军队伍的包围圈有一处人头涌动,一个穿着银色明光铠的白袍将大步走进了圈中,十七八岁的年纪,油头粉面唇红肤白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身后跟着一队全身甲胄的隋军士兵,身旁则是两个同样杀得全身血染的隋军将领,一个拿枪一个拿横刀,一左一右将那白袍将护定——拿横刀那个隋军将领阚稜见过,阚稜脸上的一道伤痕就是他留下的,虽然阚稜往他肚子上重重踹了一脚把他踢开,但阚稜之所以没能成功突围,也是因为这个身手过人的隋军将领亲自带队堵截,没给阚稜机会。

  “阚稜,阚将军。”那油头粉面的白袍将开口了,朗声说道:“认识一下,我叫陈应良,目前官居大隋谯郡通守一职,也是所有大隋谯郡官军的主帅,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叫我一声陈通守,也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呸!狗官!”阚稜用一声怒骂回答陈应良,同时阚稜还盘算自己是否有把握冲上一前去一刀结果陈应良,为无数惨死这个暴君帮凶屠刀下的义军兄弟报仇雪恨——其实阚稜也绝对应该这么做。

  “阚将军,你不是第一个骂我是狗官的人。”脸皮奇厚的陈应良毫不在意,只是大声说道:“但他们一般都只骂一次,因为他们稍微了解一下我的为人后,就会改口骂我是一个还算有点良心的狗官,再与我多做接触后,就会叫我一声陈通守或者陈兄弟。阚兄弟,我相信你也会这样。”

  “狗官!”阚稜又骂了一声,还怒道:“卑鄙无耻,趁火打劫,如果不是因为苗海潮那个狗贼突然叛变,老子们早把你们这些狗官兵杀光宰绝了!”

  “兵不厌诈,战场之上尔虞我诈,只有胜败生死,没有高尚卑鄙。”陈应良平静说道:“还有,阚将军,杜伏威那个逆贼自从起兵叛逆以来,杀的无辜百姓,间接害死的无辜老弱妇孺难道少了?他倚强凌弱,伤害无辜,难道就不是卑鄙无耻?狠毒残忍?”

  “住口!不许侮辱我干爹!否则我一刀砍了你!”阚稜大怒,还又把手中拍刃往地上重重一顿。

  “阚将军,我就搞不懂了。”陈应良飞快接过了话头,朗声说道:“我知道,杜伏威那小子比还我还小一岁,只有十六岁的年纪,而你现在少说也有二十几岁了吧?你的年龄明明比他大得多,又和他没有任何的血缘辈分关系,你为什么还要叫他干爹?”

  阚稜被陈应良问住了,半晌才答道:“你管不再,我自己愿意!”

  “阚将军,你不愿意!”陈应良换了一副严肃表情,大声说道:“你嘴上说愿意,心里肯定不愿意,因为你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屈尊向年龄比你小得多的杜伏威叫一声干爹,你的心里绝对不会愿意!还一定会有屈辱的感觉!”

  阚稜默不作声了,陈应良却又大声说道:“阚将军,你的出身经历我了解不多,但我也可以大概猜得出来你为什么会认杜伏威做干爹,无非就是你的出身贫苦,又被贪官污吏土豪恶霸欺压,走投无路,为了不被饿死才跟着杜伏威造反谋逆,而杜伏威对你也不错——至少你自己觉得他对你不错,又看到了他的干儿子一个个混得风生水起,统率着千军万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你也想过得更好一些,所以才违心的认了杜伏威做干爹。阚将军,我说得对不对?”

  阚稜继续沉默,过了片刻才又将拍刃往地上重重一顿,吼道:“狗官,你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继续打,老子奉陪到底!”

  “阚将军,你别急。”陈应良微笑摇头,又大声说道:“阚将军,我还想再问你一句话,你想不想不用叫人干爹,也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统率千军万马驰骋疆场,尽情施展你的过人武艺,一伸你的雄伟抱负?愿不愿意,请回答!”

  陈应良的话非常露骨,阚稜不是笨人,当然听得出来陈应良的弦外之音,只是出身寒微的阚稜一时有些难以置信,便惊讶问道:“你想招降我?”

  “错,我不是在招降你,我是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