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烟消云散(1/2)

加入书签

  扫尾战还在继续,最‘激’烈的地方也仍然还是西陉关南面的关道战场,乘着隋军主力去追杀始毕可汗的机会,阿史那·吐利率领着一支勉强保持编制的突厥军队,凭借狭窄地形暂时挡住了隋军的追击,继续猛冲前方的阚稜防线,在拓羯胡兵成功冲过西陉关后,西陉关的突厥守军为了将功赎罪,同时为了接应始毕可汗逃命,也是倾巢而出,南下猛攻隋军阵地,与吐利南北夹击阚稜。

  很可惜,突厥军队再是如何的狗急跳墙,他们却不幸碰上了谯彭隋军中最能打硬仗的阚稜,阚稜麾下的谯彭将士陌刀翻飞,如同两道铜墙铁壁一般,死死拦住了南北对冲的突厥军队,宽长锋利的陌刀一起一伏间,动辄毙敌伤人,将仓皇来袭的突厥步骑兵杀得马死人亡,开膛破肚,再加上又有隋军火枪兵的弓箭、火枪掩护,偶尔还抛出几枚火‘药’瓶制造突厥军队的‘混’‘乱’,突厥军队也就注定了无法突破谯彭隋军的拦截。

  ‘激’战许久,当谯彭隋军面前的突厥士兵尸体堆起半人多高时,也当隋军火枪兵的弹‘药’即将用尽时,隋军主力终于腾出手来回援阚稜,马三宝率领的谯彭步兵率先杀入狭道,临时副手胡敬德身先士卒,双手各提一把铁鞭狂冲猛打,鞭鞭都是开山破石,直把拥挤在狭道上的突厥士兵打砸得筋断骨折,脑浆迸裂,后面的谯彭步兵紧紧跟上,挥舞刀枪斧锤把突厥士兵打得粉身碎骨,尸横满地,突厥军队拥挤在狭窄关道上进退不得,哭喊震天,死者降者无数。

  见情况不妙,很多的突厥士兵都扔下战马登山逃命,马三宝军推进更快,吐利见突围无望,也只好是放弃战马,带着几个亲兵翻山越岭逃出战场,突厥军队彻底崩溃,士兵不是弃马逃命就是跪地投降,偶有几个负隅顽抗者也在转眼间被隋军士兵剁成‘肉’酱,隋军长驱直进,与阚稜成功会师,从西陉关杀来的突厥也匆忙掉头逃命,马三宝率军穷追不舍,乘势夺回西陉关,正式彻底的切断了突厥军队北逃大路。

  顺便说一句,这些翻山越岭逃过西陉关和其他翻山逃亡的突厥,还有之前强行越过西陉关的拓羯胡兵,就算过了关也不等于安全,照样还有死亡的威胁等着他们——在西陉关的北面,还有王仁恭率领的马邑主力等着他们,实力不足的马邑隋军面对突厥主力确实不是对手,可是收拾这些如同丧家之犬的突厥败兵,那可是绰绰有余。

  攻占西陉关的消息传到陈应良的面前时,各路隋军也已经基本集结完毕,陈应良也这才得以察看各路勤王隋军的大致全貌,每一路隋军都损失不小,每一名隋军将士也都是满身尘土没身血,无数的隋军将士脸上身上还带着烟熏火燎的痕迹,疲惫的神态挂在将士脸上,低低的受伤呻‘吟’声在队伍中此起彼伏。

  “弟兄们,你们辛苦了。”陈应良努力用最大的声音说道:“靠着你们的英勇作战,奋力杀敌,也靠着无数阵亡将士的抛头颅洒热血,这一仗我们赢了,突厥蛮夷的雁‘门’包围圈被我们砸得粉碎,突厥军队被我们打得死伤惨重,突厥的可汗始毕也被我们生擒活捉!我们的牺牲,我们辛劳,终于获得了回报!”

  “皇帝陛下已经平安脱险,你们的赏赐自然有朝廷颁发。”陈应良努力提高声音,大声说道:“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要替大隋北疆的百十万子民百姓,向你们道个谢,谢谢你们的牺牲与付出,这一仗,我们重创了突厥元气,至少在十年之内,我们的北疆百姓,不必再担心这些草原强盗的袭扰抢掠!我们如果再继续努力,把已经被我们赶进东面死地的突厥强盗杀光宰绝,那么在二十年内,我们大隋的北疆百姓,都可以享受到你们为他们打出来的太平!”

  “我们就要去见驾了,见驾之后,我这个主帅也该卸任了。”陈应良继续大声说道:“在正式卸任之前,我也要向你们道一个谢,感谢你们在我指挥下付出的努力!”

  说着,陈应良向全军将士单膝跪下,大声说道:“谢谢你们,左屯卫的将士!谢谢你们,右武卫的弟兄!也谢谢你们,江都的将士,太原的将士,谯彭的将士,还有来自大隋全国各地的勤王将士!你们辛苦了!”

  说罢,陈应良向全军将士稽首,重重一拜,各路隋军队伍中也顿时响起了喧哗声,包括许多太原将士都大喊道:“大帅,我们不辛苦,你才辛苦!你最辛苦!”

  摇摇晃晃的试图站起,筋疲力尽的陈应良差点摔倒,幸得旁边的李靖和‘阴’世师及时搀住,帮助陈应良站起,已经累得站都站不稳的陈应良尴尬一笑,又大声说道:“将士们,把我们的军歌唱起来,随我去雁‘门’城,觐见皇帝陛下!”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间谁能相抗?”

  无数人合唱的雄壮军歌声中,五路伤痕累累的勤王隋军尽量保持着严整的队伍,跟随在陈应良的勤王帅旗之后,大步走向雁‘门’城,期间魏徵和袁天罡等人率领着后军赶来会合,陈应良又下令将后军分为两队,一队打扫突厥营地,腾出营地让主力战兵可以尽快休息,一路继续扫‘荡’战场周边的残敌,侦察突厥败兵情况,隋军后军依令行事,迅速接过战场收尾工作,隋军主力则继续随着陈应良赶往雁‘门’城拜见隋炀帝。

  雁‘门’城很快就遥遥在望,隋炀帝的龙旗也出现在了雁‘门’东‘门’之上,见此情景,李渊突然凑到了陈应良的面前,微笑着建议道:“大帅,皇帝陛下亲自来迎接我们了,不妨让大军加快速度,请到城下请陛下检阅我们勤王大军。”

  “李大使,你还真是没变啊。”不等陈应良答应,旁边的‘阴’世师已经冷笑说道:“皇帝亲自出迎,你却唆使大帅率军急行至城下,你是想恐吓皇帝陛下,还是想要我们陈大帅的命?”

  “‘阴’太守,别和他一般见识,他的用心我当然知道。”陈应良微微一笑,又转向李渊说道:“李大使,你还是省点力气去考虑如何向陛下‘交’代你涉嫌通敌的事吧,我傻了才会把军队直接带到陛下面前,最多距离三里,我就会让军队停止前进!”

  “哦,对了。”陈应良又微笑说道:“‘阴’太守,把李大使看紧点,一会让他也随着我去拜见陛下,不能把他留在军中。”

  “末将明白。”‘阴’世师狞笑着答应,李渊则目光怨毒,斜瞟着‘阴’世师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隋炀帝的銮驾遥遥在望时,陈应良果断下令军队停止前进,下马亲自率领全军列队向隋炀帝遥拜行礼,整齐高呼天子万年,然后才率领‘阴’世师、李靖、云定兴、王世充、刘长恭和李渊等人步行上前,还无比细心的‘交’代谁也不许携带亲兵,只让十名报将士押解始毕可汗随后而行,一前一后的走向隋炀帝。

  远远看到陈应良等人步行过来,隋炀帝身边的虞世基和封德彝等反陈派个个暗骂小滑头,裴矩兄弟和樊子盖等人连连点头,无比赞赏陈应良的谨慎细致,隋炀帝则捋须微笑,道:“不错,想不到陈爱卿如此年轻,也能如此稳重,毫无半点张狂轻浮,难得,难得。”

  “陈副使是很会为人,很聪明。”萧国舅不‘阴’不阳的赞了一句,然后又象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指着陈应良等人身后的十名报将士惊叫道:“陛下,快请看,陈副使的后面还有十来名士兵,还都是他的心腹报,他想做什么?是否应该做好防范?”

  “萧大夫,你进谗的手段是否太下作了?”樊子盖没好气的说道:“没看到那些报将士押着一个人吗?陈副使肯定是抓到了一个重要俘虏,想要献俘!报隶属于右武卫,几时又变成陈副使的心腹了?”

  “樊尚书,请注意你的言行。”萧国舅不甘示弱,反驳道:“我等身为臣子,担心陛下安危难道不是理所应当?再说了,什么样的俘虏需要现在就向陛下献俘?难道陈副使抓到了始毕贼酋?除了始毕贼酋,其他的俘虏用得着现在就进献给陛下?”

  “萧大夫言之有理。”虞世基赞同道:“除了始毕贼酋,任何的俘虏都用不着当面进献陛下,陈副使到底还是年轻了些,也贪功了些。”

  听到这些‘鸡’蛋里挑骨头的胡搅蛮缠,脾气火暴的樊子盖当然是勃然大怒,好在隋炀帝及时开口喝止,这才制止了樊子盖和萧国舅等人的争辩,这时,陈应良等人也已经走到了近处,隋炀帝哈哈一笑,干脆主动走向陈应良等人,隋廷文武赶紧跟上,那边的陈丧良等人也不敢怠慢,赶紧向隋炀帝单膝跪下,稽首行礼,整齐说道:“臣等叩见陛下!”

  “诸位爱卿,陈爱卿,快快请起,快快请起。”隋炀帝大笑着快步上前,亲自来搀陈应良起身,笑着说道:“陈爱卿,辛苦了,快请起,诸位爱卿,也都请起吧。”

  “微臣救驾来迟,万望陛下恕罪。”陈应良诚惶诚恐的说道:“微臣无能,许久未能攻破突厥,解除雁‘门’之围,致使陛下在城中饱受苦难,微臣死罪。”

  “没事,已经算快了,比朕预计的还要快一些。陈爱卿,快起来,让朕仔细看看你的模样,两年不见,朕可是真想你啊。”

  含笑把陈应良亲自搀起,隋炀帝这才得以仔细看清陈应良的丑陋猥琐面孔,也发现两年多时间不见,陈丧良比以前又长高了一些,人也黑了一些壮了一些,只是稚气还在,带着黑‘色’眼圈的双眼布满血丝,脸上身上尽是尘土、汗水和烟熏痕迹,显得有些狼狈,也显得十分疲惫,隋炀帝多少有些感动,便拍着陈丧良的肩膀说道:“爱卿,辛苦了,长高了,长大了,朕可以更放心的把更重的担子‘交’给你了。”

  “谢陛下。”陈应良赶紧行礼道谢,又想起一件大事,忙又回头喝道:“押上来,请陛下发落!”

  唱诺声中,十名报士兵押着战俘大步上前,见此情景,萧国舅马上出手报复,很不高兴的说道:“陈副使,你也太着急了吧?陛下还没和其他勤王将领说话,你急着献什么俘?什么样的俘虏能有这么重要?难道你抓到了始毕贼酋……,啊!始毕可汗!怎么真的是始毕可汗?!”

  听到萧国舅失魂落魄的惨叫,隋炀帝和隋廷文武无不大吃一惊,赶紧仔细去看报将士押来的俘虏时,却见来人身材魁梧,满头满脸鲜血,身上穿着脏得几乎看不出颜‘色’的黄金盔甲,再仔细端倪俘虏模样后,裴矩也顿时惊叫起来,“陛下,真的是始毕贼酋!”

  隋炀帝的脸顿时变红了,不是害羞,而是被血冲得满脸通红,而始毕可汗也很乖巧,刚被押到隋炀帝的面前,马上就跪爬在地上大叫,叽里呱啦的飞快陈述,旁边的通译飞快翻译,内容是求饶和企求隋炀帝的宽恕。

  看着始毕可汗连连顿首求饶的狼狈模样,隋炀帝的脸上逐渐恢复了正常颜‘色’,但心中的怒火却越烧越旺,想起了自己这一个多月来遭受的种种折磨苦难,想起了‘射’到自己面前的突厥羽箭,想起了自己抱着幼子杨杲的失声痛哭,甚至还想起了自己三次亲征高句丽的无功而返,种种委屈与痛苦涌上心头,让隋炀帝慢慢的抬起了脚,突然一脚踩在了始毕可汗的头顶上,大吼道:“你不是要杀朕么?你不是想要朕的命么?朕就在这里,让你杀,你来杀!你来杀啊!”

  通译隋炀帝的怒吼翻译成突厥语,始毕可汗则是连动不都不敢动,以额贴地,痛哭流涕的继续求饶,隋炀帝则重重一脚踢在了他的头顶上,喝道:“押下去!好生看押!待朕腾出手来,再慢慢发落!”

  御林军唱诺,上前把始毕可汗拖起就往后走,隋廷文武则是争先恐后的向隋炀帝稽首下拜,高赞隋炀帝洪福齐天,天子神威面前,敌酋束手,数十万突厥烟消云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