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等着瞧(1/2)

加入书签

  短短十一天内,大隋朝廷连失宇文述与张须陀两员重将,对大隋军队与大隋朝廷而言,无疑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尤其是张须陀这根青徐战场定海神针的牺牲,更直接导致了黄河南部十二郡县的平叛军队群龙无,再也无法在局部战场上对大股起义军形成压倒性优势,失去了制约的各路义军乘机展壮大,活动更加肆无忌惮,黄河以南十二郡,也彻底变成了义军流寇活动的天堂,严重威胁联络江都与东都之间的通济渠交通安全,隋炀帝对北方地区的遥控指挥,也因此受到了巨大影响。

  受到沉重打击的还有咱们的丧尽天良陈丧良,扪心自问,陈丧良很清楚张须陀的牺牲与自己有着巨大干系,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在孟海城故意放走李密,或者直接了当的告诉张须陀,说自己探到消息说瓦岗军将在大海寺布置针对张须陀的埋伏,那么张须陀就很可能不会牺牲。所以在收到了这个噩耗后,自内心尊敬张须陀的陈丧良也两次哭昏在地,日夜以泪洗面,愧疚伤心之极。

  世上没有后悔药,再怎么的愧疚伤心也是无用,陈丧良所能做的,也只能是在自家大堂上为张须陀搭建灵堂,摆设张须陀的灵位,亲自跪拜祭奠,稍微补偿一下自己对张须陀的亏欠。而让陈丧良颇为欣慰与和有些意外的是,灵堂才刚搭起,收到消息的东都文武官员就已经纷纷登门吊孝,城中文武重臣几乎全部到齐,还全都象陈丧良一样,跪在张须陀的灵位前落泪哽咽,泣不成声。

  更让陈丧良意外的是,东都官员中哭得最伤心的人竟然不是自己,而是与张须陀素无瓜葛的左屯卫大将军云定兴云老将军,跪在张须陀的灵位面前,咱们的云老将军哭得那个叫惊天动地,又是捶胸顿足又是以头抢地,悲切大哭仿佛丧失至亲,口中哭喊大吼,赌咒誓要为张须陀报仇雪恨,悲切模样把以子侄辈为张须陀披麻戴孝的陈丧良都给比了下去,陈丧良担心他年纪大哭出什么好和歹,还只能反过来上前安慰,谁料云定兴却乘机抓住了陈丧良的袖子,涕泪横流的大哭说道:“留守,陈留守,为张老将军报仇!一定要为张老将军报仇!”

  陈丧良赶紧点头,同样在灵前誓要为张须陀报仇,咱们的云老将军却又大哭说道:“陈留守,老夫求你了,请上表陛下,允许老夫率领左屯卫将士兵出虎牢关,征讨瓦岗逆贼!老夫虽然不才,却愿意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将那翟让逆贼与李密够贼的级斩下,心肝挖出,祭奠张老将军的在天之灵————!”

  陈丧良真有些被感动了,好不容易把云定兴劝住之后,退到了房玄龄的身边,陈丧良还抹着眼泪说道:“真没想到,云老将军还有这么一面,竟然比我还伤心欲绝。”

  “他不伤心,谁伤心?”房玄龄苦笑了一句,低声说道:“宇文柱国在张老将军之前不幸病逝,云老将军在朝廷里的靠山没了,右翊卫大将军来柱国又素来不待见他,贤弟你是来柱国亲自举荐的东都留守,又有裴左相和闻喜裴氏支持,云老将军现在不哭得比你伤心,将来求你在来柱国面前说话?又怎么才能保住他的左屯卫大将军职位?”

  对云定兴刚建立起来的那点好感顿时荡然无存了,陈丧良还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老泥鳅,果然够奸够滑,这么一点缝都能钻进来。”

  “张老将军!张老将军————!”

  陈丧良的暗骂声未落,比咱们云老将军更加悲切的哭喊声又突然传进了灵堂,陈丧良和众人赶紧扭头间,却见光禄大夫裴仁基挂着孝冲进了灵堂,同样是直接冲到了张须陀的灵位前放声大哭,伤痛悲切的神情同样不在云定兴之下。见此情景,已经吃过亏的陈丧良不敢轻易上当了,先是稍加盘算,然后才向房玄龄低声问道:“乔松兄,仁基伯父这一出,是想干什么?”

  “愚兄不知。”房玄龄也有些糊涂,疑惑道:“按理来说,裴大夫用不着这么讨好你啊?盯上了张老将军留下来的位置?也不太可能啊,张老将军那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啊?或者说,裴大夫又盯上了已经腾出位置的十六卫府大将军职位,想乘机表现一把,再争取争取?”

  被房玄龄猜得不离十,当陈丧良以张须陀子侄的身份上前答礼时,裴仁基果然抓住了陈丧良的袖子放声大哭,哭喊道:“贤侄,报仇!一定要为张老将军报仇!贤侄你是东都留守,肩负重任,陛下降旨不许你轻离东都,老夫不才,愿意代你出征,请贤侄你奏请越王殿下兵征讨瓦岗贼,老夫愿为前部先锋!”

  话音未落,靠山已倒的云定兴云老将军又冲了上来,拉着陈丧良的另一只袖子,同样是恳求陈丧良奏请杨侗兵征讨瓦岗贼,自己愿意担当这个重任,为了逢迎陈丧良敬重张须陀的心思,云老将军还当场和裴仁基争得脸红脖子粗,差点当场扭打起来。陈丧良则心中窝火,明知道这两个家伙都不安什么好心,可是又不能当场指责,也只能是居中调和,好说歹说费了不小的劲才把这两个老不羞暂时安抚下去。

  同一天,越王杨侗也在两个副留守元文都和段达的陪同下,来到了陈丧良的家中给张须陀吊孝,三人也都在张须陀的灵前流了几滴眼泪,陈丧良落泪答礼,将杨侗和元文都、段达请到了后堂小坐。而进到了后堂后,杨侗先是抹去了脸上的眼泪,然后主动对陈丧良说道:“大将军,张老将军为国捐躯,是值得敬重,但他老人家不幸兵败身死后,荥阳郡内已经没有朝廷兵马能与瓦岗贼军抗衡,瓦岗贼军也直接威胁到了河南郡安全,关于此事,不知大将军有何打算?”

  陈应良十分犹豫,盘算了小一会才说道:“殿下,以微臣的意思,当然是想亲自提兵出关,去为朝廷征讨瓦岗乱贼,也为张老将军报仇雪恨,但是陛下却又旨意,不许微臣轻离职守……。”

  见陈丧良语气吞吐,段达立即接过话头,道:“陈熊渠,你是不能轻离职守,但你也不必一定要亲自率军前去征讨,我的建议是,不妨出兵一支东进,屯驻在虎牢关以西的百花谷,随时做好增援汜水守军的准备,只要汜水虎牢关还在我们手里,东都洛阳就可以确保无虞,这么一来,我们就可以安心等待陛下的旨意决断。”

  “这是稳妥布置,老夫布置。”元文都难得和段达站在一起一次。

  由于军政权力局限在东都一地,段达提出的这个建议确实是最稳妥的做法,陈丧良也十分赞同,但陈丧良考虑的还有另一点,所以陈丧良稍微盘算后,又道:“段大夫所议,确实稳妥,但我觉得再加上一条,那就是迎回张老将军的余部,张老将军的麾下将士,全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之士,任何一人都无比宝贵,如果能够把他们接回东都,善加抚慰,给予重用,他们必然能在平叛战场上继续挥巨大重用。”

  段达是行伍出身,知道精锐战兵对军队的重要性,听了陈丧良的话当然是马上同意,元文都不懂军事却知道军队越多越好,同样没有意见,还建议道:“大将军所言极是,我们可以一边驻兵百花谷,一边请越王殿下降下一道钧旨,对张老将军的余部好言抚慰,也劝说他们移驻虎牢关,与我们的百花谷驻军会合,由我们东都供给粮草军需,然后再奏请陛下允许我们就近收编张老将军的余部。如此一来,我们既不违背朝廷法令,又可以顺利收编张老将军的麾下旧部,同时还可以确保虎牢关和东都的安全,一举多得。”

  陈丧良想要收编张须陀留下的精锐旧部,最大的难题就是东都政令无法约束十二郡兵马,听了元文都这个折中稳妥的建议自然是立即赞同,越王杨侗也毫不犹豫的答应由自己出面安抚和招揽张须陀余部,这个计划获得了一致通过。不过当商议起派谁率军增援虎牢关时,陈丧良却犯了难,再三盘算后也拿不定主意,只能向杨侗说道:“殿下,两位前辈,这个人选问题请容微臣仔细考虑考虑,明天再做决定。”

  “为什么?”杨侗一楞,道:“大将军,怎么你也有无法当机立断的时候?”

  “因为这次的对手太危险。”陈丧良苦笑,道:“殿下,两位前辈,不是我自夸,在战场上能够骗过我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