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想放就放?(1/2)

加入书签

  四个人先后脚走进审讯室。

  一进门,就看见那个年轻警察拿着警棍,使劲儿打在叶新城的身上。

  “字!”

  没看到还不怎么样,这时候一看见叶新城被人这样毒打,先进门的陈少钧立即忍不住了,眼里愤怒的差点要喷出火来,他一把推开前面的钱仲益,三步两步冲到那年轻警察的身前,抬腿就是一脚踹了过去。

  “嘭!”

  陈少钧是特种兵,身手可不是一般的警察能比的,加上又是挟怒出手,这一脚踹得又快又重,把那个年轻警察踹得直飞撞到一面墙上,发出一声闷响,然后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你干什么……”

  另外那名负责记录的警察看见陈少钧一进来就出手伤人,应激反应下下意识的就想从腰间拔枪。

  陈少钧转头看了一眼,眼神极其凌厉,说:“我劝你别乱动家伙,否则后果自负。”

  这么一会儿,张大勇也闪身进来了,沉着脸快步走到那警察的旁边,随时准备出手,和陈少钧的配合默契之极。

  “别,别乱来,别乱来……”

  钱仲益回过神,连忙制止手下的动作,同时对陈少钧说:“陈中校,您也别生气,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陈少钧看都没看钱仲益,蹲下来看着叶新城,问:“新城,你怎么样?”

  叶新城看见陈少钧进来,就知道没事儿了,笑着回答:“姐夫,我没事儿。”

  陈少钧看到叶新城手腕上的手铐,眉头一皱,转头寒着脸对钱仲益喝道:“把他的手铐解开。”

  钱仲益被陈少钧骂得一哆嗦,连忙过来打开叶新城的手铐。

  “小城,你怎么样了?”

  张克帆走过来,看见叶新城身上那些被打的痕迹,老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嘴里哽咽着迭声说:“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张叔没有照顾好你,怎么就让你掺合这种事儿里了呢……”

  叶新城虽然被打,不过只是皮肉伤,可以说这一顿打不但对他没有大害,反而是有益得很,因此看见张克帆这么激动,他连忙安慰说:“张叔,我没事,真的。”

  他这么说,张克帆当然不信,只是轻轻的抓着他的手臂,仿佛生怕摸重了会伤到他。

  陈少钧过来拍了拍叶新城的肩膀,说:“好样的!”

  刚才他进来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叶新城被打的时候完全是一声不吭的硬扛,这一份忍耐和韧性,就算是军队里的铁汉子也未必做得到的,何况是这么一个大二学生,这让他突然生出一个念头:这小子是个当兵的好料。

  叶新城无奈的笑了笑,知道解释不通,索性也不做无用功,只对钱所长问:“我可以走了吗?”

  钱仲益现在是巴不得陈少钧这伙人离开,一听叶新城这么问,立即抢答说:“当然,当然,你们可以走了,之前的……只是误会。”

  “误会?”

  陈少钧冷哼一声,咬牙切齿说:“我兄弟犯了什么罪?有证据吗?居然对他上手铐,还动刑,你的胆子真够大啊!”

  钱仲益用带着求饶的语气说:“陈中校,这一次真不关我们的事儿,都是卫生局那边搞错了,他们说有证据,我们才抓人的,没想到他们居然什么证据都没有。”

  这就是扯皮了,意思是要把责任往卫生局那边推。

  叶新城一直听着,听到这里突然笑了一笑,对钱仲益说:“钱所长,你们想抓就抓,现在想放就放?既然你这么说,我倒是不愿意走了,一切等你们和卫生局调查清楚了再说。”

  “你……”

  钱仲益脸色一变,背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

  这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叶新城要是不走,事情的结果会变成什么样,他用屁股想都想得明白,他现在是巴不得叶新城立即离开,就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钱仲益这时候只想保住自己的仕途,相比之下些许面子算个屁啊,因此他怔了一怔后,很快就调整好态度,低声下气的对叶新城说:“叶老弟,这件事情我们派出所一定会严肃处理,还你们一个公道,今天的事情我们可能有一些执法不当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包涵。”

  他堂堂一个派出所长,在辖区里抓人,从来只有人求他帮忙放人的,那试过他求人赶紧走的?而今天,事情却颠倒了过来,无异于被当面打脸。

  叶新城还没说话,陈少钧倒是忍不住先冷哼一声,说:“你们等着吧,这事儿没完!”说完,他直接过去和张克帆一左一右扶着叶新城,说:“新城,别和他废话,我们先回去再说,这事儿我一定会帮你把公道讨回来!”

  “陈中校……我……”

  钱仲益急了,连忙张口想和陈少钧解释,可是陈少钧根本不理他,带着叶新城快步走出派出所,坐上猛士直接走人,钱仲益一路跟到大门口,眼睁睁的看着大吉普很快远去,心里又急又怕,脸上哭丧的表情简直比死了爹妈还难看。

  ……

  张大勇驾着车很快驶入主干道,叶新城看了一眼车窗外的街道,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对副驾驶座上的陈少钧说:“姐夫,我们回千金堂吧,我要拿点东西,然后再去医院看看姐。”

  陈少钧掉过头,说:“你姐那里不急,不过你受了伤,还是先去医院吧,拍个片子看一看。”

  张克帆也很担心,劝道:“是啊,小城,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

  “姐夫,张叔,没事,我就是医生,我的伤没人比我清楚。”叶新城摇了摇头,又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