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2)

加入书签

  陈茉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来殷离的卧房,只知道当她大哭一场,回过神来之后,她手已捧着一杯温热的牛n,人则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他温柔的大手正抚顺着她的秀发,她就像只家猫温驯的蜷缩在他强健的x膛上。

  她慌了,不懂自己的心为何如此安详,在他怀里,她彷佛寻到了生命中可以停泊的避风港,那样宁静,过往父亲带给她的伤痛和怨恨,不可思议的在他怀抱里逐渐变淡……

  ‘心情平静一点了吗?’感觉到她在怀中的颤动,殷离温柔的拿开她手上

  已然微温的牛n放在沙发旁的桌几上,双臂仍是有力却不失温柔地圈拥着她。

  ‘放开我。’她困窘的垂下眼帘,大哭了一场之后,浑身的j力好似被掏空一般,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让她只想贪婪的偎在他怀里,感觉那被爱与呵护的甜蜜和满足。

  偏思绪一忆起过往,她真的能够拥有他的爱吗?她真的能吗?

  ‘除了我的怀抱,你哪里都别想去。’摇摇头,他只是圈紧了手臂,让她的头颅得以最舒服的姿势靠在他x膛上,在拥着痛哭失声的她,他的心几乎为她疼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无法想像在这一副看似坚强的身躯下,居然有着一段如此令人伤痛的过往,莫怪她见着他时总是没有过好脸色,只因看见他无疑就会令她想起她父亲的背叛,她——一定很痛苦吧?

  ‘别这么对我,我不想爱上你。’摇摇头,她闭上了眼睛,贪婪的汲取来自他身上的温暖,她多想要有个强壮的臂膀呵护着她、疼爱着她,她多想……

  可以吗?她真的可以吗?如果他知道她还有一段更不堪的往事?她怀疑自己还能倚靠在这副强健宽大的x怀里、享受那奢侈的温暖和呵护。

  ‘来不及了,我早就爱上了你,茉莉,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重要的是现在,你不是你母亲,而我也不是你父亲,你父母亲之间的事情,未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我承认在遇见你之前,我的确是交往过好几个女朋友,可是我从未脚踏两条船过。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的每一段感情都是在前一段彻底结束之后才开始,我无法改变我的过去,就如同你一样,可是我们可以共同创造未来,我不要求你马上接受我,因为我知道过去的事情对你的影响必定深远,我只求你给我机会,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好吗?’

  轻抬起她的下颚,深情的瞳光锁住她慌乱无助的眼眸,不知道她曾经历过这段往事,他就已爱上了她,现在听了她这一段过去,他发现自己更爱她了,甚至他在心中告诉自己,他要比先前还要更爱、更爱她。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g本就不了解我是怎样的一个人,你怎么能这么肯定的对我说出这番话?或许我不是我母亲,而你自然也不是我父亲,可是爱是什么?或许当你知道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你就会后悔你此刻对我说过的话。’

  无法迎视他深情的目光,她拚命的在心中告诉自己,一旦他知道她所有一切,他还会爱她吗?或者该说他还敢爱她吗?

  ‘就算你过去曾杀人放火,我都不在乎,因为我爱的是现在的你,而非过去的你,就像你也不可能会爱过去的我,即使现在的我仍然有很多缺点,譬如你就说过我很厚颜无耻,但我只能跟你说,我殷离唯一的优点就是凡事我总是勇往直前。

  特别是对于我想用一生来珍爱的女人,我只会拚了命、发了狂的来爱她、疼惜她。

  曾经有位我蛮喜欢的女友就很受不了我这一点,她说我的爱会让她窒息、喘不过气来,所以一旦你给了我这个爱你的机会,我希望你要作好这个心理准备,因为我到时很可能就会像现在这样,无时无刻缠着你不放。

  呃,说来若真被我爱上的女人也蛮惨的。’殷离自嘲的一笑,可话虽是这么说,他的手依然无丝毫放松。

  ‘你若爱上我也会很惨的,我的脾气也不好,而且我无法容忍男人的欺骗和不忠实,万一我发现自己不是你此刻口中的最爱,我很可能会一枪杀了你,然后再一枪杀了自己,说来我的爱是很可怕的,这样你还要爱我吗?’泪涌上了眼眶,可她抑制得猛眨着眼睛,忍耐的不使泪珠掉下来。

  孤独一人活在世上十三年,她发现自己依然是脆弱的,在面临和接受爱的到来,她无助的如同个初生婴儿。

  殷离闻言欣喜若狂的紧拥住她,她真的接受他了吗?她真的愿意给他机会吗?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真实。

  ‘爱,为什么不爱?因为你说的那些事情,永远都不可能会发生,我并不是初次恋爱的年轻人,我知道自己对你的感觉是什么,我是认真的,如果万一真的发生你所说的那件事,你就一枪杀了我,可是别傻傻的了结自己的生命,你的美好人生不该为一个负心汉白白牺牲,因为我会先让我的律师立下遗嘱,我殷离心甘情愿让你杀了我。’

  ‘你好傻,可是我也不笨,就算你心甘情愿被我杀死,可是杀人是要坐牢的,你忘了我是一个警官吗?而且我也不想因此让你的鬼魂缠着我一辈子,殷离,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想要爱我吗?请你想清楚,一旦你要爱我,我就不容许你后悔,而我将对你付出我所有的真心。’

  泪水终是滑下了眼眶,她泪眼蒙胧的看着他,不允许自己退缩和逃避,因为她想被他疼爱……

  ‘那你就作好心理准备,陈茉莉,因为你的真心我要定了。’殷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唇边扬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他终于得到她的爱,得到这朵洁白又高傲的茉莉花!

  ‘天呀,你还是那么不要脸。’陈茉莉被他自大的话语给逗笑了。

  他就不能别这么臭屁吗?真是受不了他,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承认,她就是喜欢他这个超级臭屁的黏人牛皮糖。

  ‘没办法,我老爸说……’殷离突然一本正经。

  ‘要脸就无法泡马子是不是?’陈茉莉好笑的打断他的话,然后顺口把话接着往下说。

  ‘不错不错,吃了我的口水,说话果然就像是我们殷家人,da你相当有当我老婆的慧g,真是孺妻可教也。’殷离瞠大了眼睛,然后非常严肃的对她频频点头。

  ‘去你的,我还不是你老婆。’陈茉莉脸一红,伸手就不客气的给了他x窝一拐子。

  殷离疼得闷哼一声,身子反sx的往后瑟缩一下。

  ‘不会吧,这样就打疼你了,你不会如此不济事吧?’她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略微发白的脸色。

  他不是有一身蛮力,一个多小时前,他还强押着她上楼来,不是吗?

  ‘你还说,刚刚你可是用拳头足足打了我十几分钟,若非我这人r沙包够强壮威猛,早就像那王雄一样,被你打得一条命没了半条。’殷离苦笑的揉揉应该已经瘀血的x口,只因她不期然的一拐子,就这么好死不死的拐中他感觉有些内伤的部位,所以他才会吃痛不住的一时岔了气。

  ‘什么?刚刚你为什么不躲开呢?’她吓了一跳,伸手就拉开他身上的衬衫,查看他x口的伤势如何。

  这一看,她不禁倒抽口气,只见他的x膛上黑一块、青一块,虽不致于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