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完结(1/2)

加入书签

  ☆、第十一回你我唯一的结晶,请守护他!

  他,怎麽了?

  身体,百般难受,即使是当年被折磨,他也没难受成这样过。

  “呕——”

  呕吐成这样,那些魔力,都离他而去了吗?

  他成不了魔了?

  “呕——”

  身体似乎不给他思考的机会,腹中翻腾蹈海,他快被折磨疯了。

  “殿下——”侍们赶紧请了太医来,这魔里的太医,从未来过这乾坤殿中。

  恶魔从来都不生病,即使是有问题也不归他们管。他们在魔里的任务,只爲那些低等的人类,以及爲各位主子走走过场,请平安脉罢了。如今,这乾坤殿的人类皇後,还活着?这让他们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惊呆了。

  “参见殿下。”

  眼前的男人真的是人类,不是魔吗?那番模样,竟是和魔没有区别一样。即使是隔着珠帘,他们也能看出来。

  “有劳。”从药箱里掏出一条红线,递给了侍。

  侍们将红线绑在了他的两只手上,每条红线各连到了太医的手上。那诊脉的两名太医诊了一会儿後,略惊恐地互相望了望。侍看出了端倪,走了过来,他们赶紧轻声解释。

  “我怎麽了?”帘子後方的人显然察觉到他们的异样,起身,望着他们,“有话请直说。”

  那两名太医立马拜了下去,不敢回答,以往这种情况,魔里自有人处理。这个时候,他们该如何是好?

  “我到底怎麽了?”

  那高高在上的皇後是怒了吗?

  不是只是人类吗?爲何会让他们害怕?

  “回禀殿下……”领头的太医声音有些颤抖,“呃、”想着措辞,“恭喜殿下。”这种情况,似乎只能这样说,“殿下,已有了身孕。”

  侍们都跪了下来,都犹豫了一下,不知该如何道“贺词”。

  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不,准确的说,别的殿若是有这种情况,他们也不会知情。因爲……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座魔里有皇子皇姬诞生。他们本就不知道,那些所谓有孕的男人们,下场都是怎样的。可他们知道,帝姬,不愿有子嗣。

  他们是魔,与人类需要子嗣来传承不同。在他们深蒂固的思想里,子嗣就是潜在的夺权危险——至少在他们看来是这样的。而那高高在上的帝姬真正的想法,他们本不敢猜。

  “我有了?”但对於人类出身的无一来说,这个消息让他兴奋,“多久了?”

  太医踌躇了一下答道:“回禀殿下,不足一月。”

  无一本能地捂住了小腹,那里面如今是有一个小生命吗?

  “快去通知陛下。”他想也不想就派人去了,可回应……

  没有回应。

  “陛下呢?”夜里,紧张了一日的他等不来他的那个她。

  侍们不答。

  “她很忙吗?”

  他觉得怪怪的,再忙,听到这种消息,也该有所反应才是。可从白日到现在,她就像是没了影一样。就像那十年里……

  “去对面。”让人拿来斗篷,他想也不想就往外走去。

  侍们有些愁,可如今的帝姬也没禁这位皇後的足,他们也不敢阻拦。更多是,如今的这位皇後,越来越像一名恶魔。

  “陛下?”走到了她的寝殿,不见她的踪影。

  又往里走了些,却见她立在那阳台上,望着那悬崖峭壁外。

  “陛下?”唤了她一声,她却没有反应,似乎在沈思,“紫韵?”改口,他走到她的身後。

  猛地回头,她见是他才松了一口气。

  “啊,是你啊……我以爲是皇兄来了……”略有些狼狈似的,不去看他,只是笔直都回了屋。

  “你收到我派人传来的消息了吗?”他跟着走了进去。

  她没有回应,只是喝了一口不知是茶还是酒的饮料,松了一口气,最终答道:“啊,收到了。”还是没有回头,“天色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还有事儿。”说着自己倒出了门。

  “等等!”猛地唤住了她,她的反应让他无法接受,“你怎麽了?”走到了她的面前,看着她的脸,先前他们不是还很要好的吗?

  她也没有再逃避,擡头望着他:“你——”顿了顿,想着措辞,“你知道你如今的身体是个什麽状况吗?”

  愣了愣,无一不解。

  “我有了你的孩子。”他只是如此答道。

  “我知道。”她望着他,回答是那样的平静,“我……与哥哥,从未有过孩子,你可知是爲何?”

  他一怔,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的确,他没有听过她有孩子的传闻。一直以来,他以爲只是他没有见过他们罢了。结果原来是——

  “首先,哥哥无法有孩子,所以我……我不想伤哥哥的心。”

  她的回答,让他的心瞬间落到了冰窖里一般。这麽说,是她自己把她的孩子都——不敢想,不敢去想後果。猛地往後一推,本能地护住了自己的小腹,他惊呼道:“所以你就——”

  “不!”她却摇头否认,“不是那个意思。”强调,“我不是不想要孩子。”

  “那爲何?”他更不解了,有些焦急,有些气恼。

  “你误会了,哥哥从没有说过不让我有孩子……我不是因不知如何向他交代而焦虑!”她强调,“哥哥不会因爲我能有孩子但他不能有而伤心。他会伤心,是因爲……我的孩子一样活不下来。”似乎,那一幕幕就刚刚发生过一般,她颤抖着,“我不想他伤心……所以,我从来不让消息传出……不让他知道,我的孩子……会早夭。”

  “嗡嗡”耳中一片嗡鸣,无一不知是什麽情况,可他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很高兴,你能有我的孩子。可……”她抓住了他的双臂,“欢喜终归会被悲哀代替。……”

  “爲什麽?”无一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即使我们想要他,你的身体也无法要……”她望着他。

  “何意?”他还是不解。

  “我是魔,你是人……那这个孩子?”她一步一步引导着他得知真相,“会是什麽?”

  他想了想,最後反问,“半人半魔?”

  她点了点头:“你的身体,承受得住吗?”

  猛地怔住,他终於知道她指的是什麽,可这个後果他从没想过。

  “还未满一月,已让你如此难熬,那未来的九个月,你会怎样?生産的时候,又会怎样?”她望着他,将这无情的事实道出,“而是否……又能支撑到那个时候呢?”

  “我……”声音都颤抖了,无一没想到,後果会是如此这般,“你不是想让我变成恶魔吗?那我若成了恶魔?”似乎还有一线希望似的。

  她却摇了摇头,双眼已如空洞,无神地看着他的身。

  “我刚刚问的是,你可知道,我与哥哥爲何没有孩子?”

  他摇了摇头。

  “问题不只是在父亲的身上,身爲母亲的我,也是有问题的啊……”她笑了,笑得无奈,“三魂七魄,哥哥伤了雀,所以难以有孕。而我,则伤了幽,虽然我能拥有子嗣,可是子嗣的存活率却几乎爲零。仅仅,是因爲……我的魔力太强大,孩子受不了,孩子的父亲也受不了。”说罢,她不再看他,“即使有幸,保住了父亲,可孩子却也难以存活。”

  他望着她,希望能冲她的口中听到一丝希望。

  “即使你顺利成了魔,孩子……”她这才擡起头,看着他,“也无法活下去。”

  晴天霹雳,最後的希望,破灭了。

  “更何况,如今你还不是魔……身爲人类……你本无法承载一个半人半魔的胎儿……”拥抱住他,她紧紧地抱住了他,“我不见你,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你……不知,该如何告诉你——”擡头望着他,“——我,无法选择要这个孩子……”

  凝在了原地,无一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地狱。

  “抱歉……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了你……”她知道他无法接受,“但,我尊重你的选择……”紧紧地抱住了他,“你是孩子的父亲。你决定……”

  她的怀抱是冷是热,他已无法感觉到。这本又充满希望的生活,如今又被绝望笼罩。

  “孩子……是我与你,唯一的联系……”捂着腹,他望着她,“我无法斩断这唯一……”他已决定,“再苦、再痛……我都会努力维系它……”抓住她的手,“紫韵……答应我……与我一起努力保住我们的唯一……”

  望着他那坚决的眼神,感受着他那颤抖的双手,她点了点头。猛地一下,他将她牢牢地抱住,似乎以後都抱不到了似的。

  “放心,我不会後悔我的决定的。”

  猛地一怔,他的话,刺穿了她的心房,仿佛,他知道她的想法一般。

  “啊……”她也拥住他,“你不後悔,那我也不後悔。”不论如何,她都要保住他和他们的结晶。

  作家的话:

  =。=我真把这篇给忘了……orz

  这两天求催更,我会在在这几天完结掉它。话说这回的信息量很大啊……大家若有空可以再前三部。

  麽麽哒,求抱抱~求票票~

  ☆、第十二回吮吸你的鲜血

  一滴血的重量,是多少?

  “殿下,不可再饮!”

  侍们匍匐了一地,而他却坐在那空了的蚌壳中,端着一支透明的酒杯,望着里面鲜红的体,一饮而尽。

  “啊啊……”

  挣扎,那一杯,对他来说,如同毒药。

  “只要能保住我的宝宝……毒药我也吃……”整个人已扭曲,蚌壳里,失去了那软的保护,坚硬的外壳膈应得他越发生疼。

  沸腾的血,他该如何是好?

  酒杯落入了那滚滚的欲水中,只因那杯中残留的她的血,而至这一池温水变成了地狱火海。

  他饮下的,是那一代魔姬的鲜血。

  她的鲜血,可让他有体力去孕育这腹中的结晶,可却让孩子所带来的痛苦翻倍。

  “韵——”他只觉得小腹坠胀,孩子在挣扎,“救我——”他需要她的鲜血,他害怕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孩子的反抗。

  可她却不在他的身边。

  “韵——”

  不论他怎麽苦苦哀求,她就是不出现。

  “殿下,明日辰时之前,陛下是不会来的!再饮血,您会受不了的!”侍们一个个快被眼前的情形吓晕了。

  “可是……不饮血……我也受不了的……我若不行,孩子怎麽办?”他发疯地扭在了那蚌壳中,无助加绝望。

  侍们只敢跪在这浴池旁,不敢靠近一步。这滚滚的欲水,已不是他们随便能入的了。随便步入,他们便是魂飞魄散。望着那挣扎的人,他们就是有心想救也不敢去救。

  那个她,在哪儿?就如此忍心看着他这般痛苦?

  他们,更是不敢去请那位高高在上的魔帝。

  而她,就在那广场对面,自己的寝室里。

  “你真的不过去吗?”开口问她的,是她的兄长——紫英,仿佛他都能听到无一的悲鸣似的。

  可紫韵如今只是望着那阳台外的悬崖峭壁,没有回应。紫英望着她,知道她内心的不安。爲何,偏偏是那个男人?紫英不愿再去想,都已万年过去了,她放下了,他也该放下了。如今那个人,只是长着和过去那人一样的容貌罢了。他若能爲这个魔界诞下一位健康的皇嗣,他该高兴才是。可——

  “韵儿……”又唤了一声自己的妹妹,紫英不敢想下去。

  伸手,拉住了自己哥哥的手腕,紫韵死死地抓着,似乎她不抓着他,眼前的男人就会替她去对面似的。

  “不可以过去……”

  她缓缓答道。

  “你不敢听到他的哀嚎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他,反问。

  “哥哥若是去了,望着他那撕心裂肺的呼喊,会怎样?”

  怔住,他瞬间明白她的意思了。

  “韵儿,你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再取血给他,对吗?”

  紫英知道,他们这种大恶魔的血,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住的。就像是那鸦片,越吸越多,最终,那吸食的人只会人如枯槁,竭力而死。

  “我若在那里,对他,更残忍。”

  她却这样答道。

  “我的韵儿……还是太善良。”轻轻地拥住了她,紫英知道,如今不过是开始,将来一日比一日的折磨更多更大。

  一日一杯鲜血,已是极限,可是无一腹中的孩子却越来越大。这一杯鲜血,又哪里能安抚得住?

  “韵……韵……”他人已消瘦不已,可腹却高高地隆起,似乎都快看到孩子的形状似的,时不时那小脚一踢,那对他都是极大的伤害。

  “无一……”

  就隔着一池欲水,她望着他。她要渡过这滚滚火海是很容易的,可她不能再上前。手腕上那一道道的割痕算的了什麽?那一滴滴的鲜血在他的身体里已肆虐过分。

  “救我……韵……”

  他向她伸出了求助的手,她却只能闭上眼站在岸边。

  “韵……”

  同样是听着他的哭泣,不同往日的是,她再也感觉不到那快感。他快泣血,而她的心在滴血。

  “哗啦”——她步入那滚滚的浴水之中。

  “陛下——”衆人惊呼。

  可只见她走到了蚌壳旁,睁开了眼。他是那般憔悴,青丝落得到处都是,那鼓起的腹部更是将他的一切都吸收了去似的。轻轻地握住了他伸出的手,握紧,她只觉得他的手冰凉。

  “韵……”呢喃着,他知道她就在自己的身边。

  想要起身,抱住她,可他却连这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抓紧了她的手,他只能无力地看着她。

  “韵…………孩子……”拉着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腹上,“我们的孩子……”让她也感受一下,“啊……”可孩子似乎感应到了什麽,回应地伸出了手,可这一下却痛得他又是一身冷汗。

  “无一!”

  再也忍不住,爬入了那已死去的蚌壳中,她将他搂入怀。

  “韵……”

  她的怀抱是那样的暖,似乎这一点让他稍微好过一些。可是……

  “韵——”

  身体颤抖着,无法控制一般,他猛地抱住了她。

  “无一?”

  看着他颤抖,她似乎意识到情况不妙。

  “韵……韵的鲜血……”他就像是晕厥了,无意识一般,紧紧地匍匐在她的身上,“啊啊——”又是一阵腹痛,他快崩溃,似乎那唯一能缓解的鲜血就在面前。

  感觉到孩子的蠕动,她亦能感觉到他的痛苦。

  “韵……救我……救我……”他挣扎着,只觉得她那雪白的皮肤下,似乎就是那最美味的鲜血。

  “无一……啊……”没有反抗,没有挣扎,她感觉到他的牙落在了自己的颈上。

  “陛下!”侍们吓得惊呼。

  可她却举起了手,示意他们不要多管闲事。任由他卷在自己身上,疯狂地吮吸着自己的鲜血。

  “唔嗯……”用尽全力地吸食着,这一发就不可收拾。

  “快去通知紫皇陛下!”领头的侍吓傻了,赶紧让人去通报。

  “紫韵……”似乎只有这一刻,他才感觉到,他与他真正的融合爲一体了,“嗯……啊……”瞬间的美妙让他忍不住呻吟,鲜血从嘴角滑落,惹得她这才醒过来。

  “无一?!”他嘴角的鲜红触目惊心,顾不得自己颈上的伤口,她猛地捂住了他的口,擦拭着他口中溢出的血,“不、别!”

  可他已经将那鲜血咽下。她惊恐地望着他,不知道他吞下了多少。本能地捂住了他的腹,生怕那孩子因此而大受刺激,从而把他——

  “无一?无一?”而他更像是彻底晕厥过去了似的,任凭她怎麽唤都醒不过来。

  “怎麽了?”紫英这才连忙赶来,被眼前的一幕怔住了,“韵儿!”他的宝贝妹妹如今颈上全是鲜血,那帝王血岂是随便就流一地的?

  “别过来!”她突然一声大吼,本能地抱住了怀里的人,“你们快离开……”

  紫英一怔,似乎意识到了什麽,转身便让所有人都下去了。

  “哥哥……你也出去吧……”紫韵望着紫英,眼里尽是请求。

  “韵儿……”紫英呼吸有些急促,“你……”不敢再问下去,他知道,她要他离开,是不想让他看到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

  鲜血,似乎已经入了那个男人的体。接下来,是他活,还是孩子活?

  闭上了眼,似乎那奄奄一息的孩子就在自己的面前,紫英猛地一个哆嗦。

  “哥哥?”紫韵颤抖着,害怕地望着他,“哥哥你怎样了?”

  紫英没有睁眼,只是轻声道:“你陪他……”说着,便一步、一步地退了出去。

  可他还没退到门边上,一声哀嚎便从那浴池中央传来。猛地睁开了眼,紫英看着那个男人在睡梦中发狂。而她,死死地抱紧了他,不让他伤害自己。

  “韵儿……”望着紫韵,紫英扭头便走了出去,不让她发现他的崩溃。

  过去,他因孩子没了而痛晕过去时,她是否也是这样守着他的?

  原来,她将那一刻的痛全承受了去。

  “啊啊——”

  那个男人还在哀嚎,是那样的悲痛,仿佛孩子在挣扎着破体而出,死亡的瞬间……即使是魔也承受不住。

  不知过去了多久,日起,日落,她依旧伴在那个男人的身边。那样的哀嚎不断,嗓音似乎已沙哑,那个被唤做无一的男人已崩溃。

  而直至这一夜,哀嚎,这才停止。如同枯槁,紫英已快崩溃。

  “无一……?”她亦虚弱,望着他,他全身都散发着那黑色恶魔的气息,抚着他那大大的肚子,恶魔的符咒就缠绕在他的肚脐周围。

  离奇的是,他活着,孩子,也活着。

  “无一,孩子还在,你看,孩子,没有舍我们而去……”她拉着他的手,放在了他的腹上。

  “孩子……”呢喃着,似乎听到了这一句,他才醒过来,这几日的悲痛让他发狂,仿佛,他以爲孩子已经舍他而去。

  肚子微微鼓起,孩子似乎给了他一个回应。

  本能地翘起了嘴角,似乎,他成功了。

  “我能生下我们的孩子了对吗?”他无力地问道,“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她的手捋开了他脸上的发丝,轻轻点了点头。直至这一刻,他才放松地完全昏睡了过去。似乎早晨醒来,他就能把孩子诞下,幸福地过日子了。

  清晨,这几个月,他第一次踏出这户外,身子单薄,可衣衫也掩不住他那高挺的腹。只有他一人,那她呢?

  “轰隆——”

  广场对面的巨响,让他瞬间感觉情况不对。

  “紫韵?”

  作家的话:

  还有两回完结~求票票~

  ☆、第十三回欲,裹住了彼此的身

  情欲的爆炸,是怎样的?

  漫天的情欲味道扑鼻而来——

  “紫韵?”

  他不知道,她的殿里发生了什麽,他只是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侍们慌乱了,显然他们很清楚,这是什麽情况。

  “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