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他已经不是我生命中的人了(加更求月票)(1/2)

加入书签

  她再也说不下去,黎沛山眸光渐暗,知道这件事再瞒着也没有意义,冷哼一声,绪有些激动,“的确,那晚她喝醉了酒,但是我没有强迫她!酒后乱///xing是正常的事,但让我冲动做了那种事的原因是她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男人!全都是因为慕容……”

  话音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黎沛山还是及时控制了自己,叹了口气,“末末,对不起……说到底还是爸爸的错,让你从小到大没有母爱……”

  听黎沛山这样说完黎夏末心里思绪万千,一开始听段古易说的时候她当时稍微难受了一下后来就忘了,可是现在听黎沛山亲口承认,心里……五味俱全。

  原来她来到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不受期待……

  打车回家的时候脑子里回荡着黎沛山的话仍旧心酸,如果黎樊庭说的真的没错的话那么他说黎沛山手上沾满鲜血又是什么意思?这句话,绝对也不是心血来潮。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段幕臣没有去上班,所以进门她就能看到他在沙上看着什么东西,她随口说了一句,“我回来了……”

  段幕臣抬眸,一双黑眸复杂难懂的看着她,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眉宇紧蹙,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她将包包放在一边拖着拖鞋走过去,因为口渴先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温水喝,拿着杯子朝着他走过去,视线落在他手中的东西上,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走近才看清楚他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她手中的水杯差点没拿稳,放在对面的茶几上她猛地抢过他手中的东西,慌张的问,“你?你在哪里找到的……”

  这些照片正是上次有人匿名过来的关于他和方乐珊的照片,一张一张有些露骨,让人看着都脸红,更不要说她这个当事人的妻子了。

  因为上次回来精神恍恍惚惚的,所以后来她也不知道将这些照片扔到了哪里,再后来她已经淡忘,根本没有想到他竟然还会现。

  他伸手将她拉到自己旁边,圈着她的身子点着那一张张的照片,“我倒想问问这是谁给你的?嗯?”

  最后一声扬音让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当时她迷迷糊糊的,只记得是一个快递员,具体怎么签收然后到家的都忘了。

  “我,我也不知道啊……那一天生的事儿太多了,我也不清楚。”她低眸看着那些照片若有所思,她突然现一张,然后回头拿给他看,“你看这张,拍的不错。”

  “……”段幕臣一只手伸过去把她手中的照片全部拿过来扔到一边儿的垃圾篓里,黑眸渐深,解释道,“当天晚上我连碰都没碰她一下,怎么可能有那些照片,那天你就是因为这个去酒吧的?黎夏末,你长没长脑子?有人故意给你看肯定就是要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这不后来想过来了嘛,那天谁说我是因为你去喝酒的?我就是觉得好长时间没喝酒了去解解馋。”她嘴硬,硬编出一个理由来,说的断断续续的一听就是心虚。

  他从后面伸出手捏住她的脸蛋儿,悠悠的来了一句,“你猜我信吗?”

  “呵呵呵……你肯定不信。”

  那天晚上她的确后来已经没有意识了,当时见到他的时候脑子都是蒙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猜对了,有奖励。”段幕臣侧身,捏着她的脸蛋儿吻了下去。

  而她脑子一白,急切的推开他,好像想起什么一样转过身来面对着他,惊恐似的说,“我当时说了什么?我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我没对你说什么吧?”

  当时她喝醉了自己说的什么都忘记了,后来醒过来的时候也是因为烧把记忆都烧没了,现在想起来有点不对劲儿,她喝完酒见到他应该耍酒疯才对。

  段幕臣笑,好像在很认真的回忆当时的景,很有深意的回答她,“你觉得如果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吗?”

  说的也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那我说了什么?没有说什么丢脸的话吧?”

  他稍稍挑了挑剑眉,有点为难,但还是说出来告诉她,“当时你跟我表白了,说你爱我爱的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让我不要离开你,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

  他边说她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她知道她喝了酒之后难以控制,这样的话也很有可能说出口,但依旧嘴硬,“你胡说!我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早知道你现在会不承认我当时就应该给你录下来的,自己说过的话自己都不记得了,我当时还很认真的记住了呢。”

  她扯了扯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