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她承受过的你还没有试过,怎么可以死?(1/2)

加入书签

  “为什么她会在这儿?是谁做的?”段幕臣此时就像来自地狱的修罗般可怖,将宇文宥彤吓的后退几步,就说了惹谁也不要惹段幕臣!

  宇文宥彤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她生怕他涉及到她,将自己录下来的视频以及监控录像器上截下来的视频拿出来扔给他,“你看看就知道了。”

  一个视频看下来他几乎连动都没有动,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让他痛的一点知觉都没有了,她明明就在自己身边,她明明离他这么近……可是,他却不能救她。

  那血……流淌成河,在他的心里灼热成沸水,一分一秒都是难熬。

  双眸变的血腥,最后一秒拿手机被他硬生生的捏碎,抬头,仰天长吼,“啊————”

  为什么?

  此时脑子里混混灼灼不知道装了什么,满眼望去全是血迹,她的血型那么稀有……这么多血从她身上流失,她还活得下去吗?

  如果她不在了,那么他独自一个人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而宇文宥彤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被他捏碎,那手机碎渣扎破了他的手,透红的血迹一滴一滴的从手心滴落,他却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

  随后宇文宥彤才认为他可能是真的疯了,大概是因为心太痛了吧,他竟然拿出随身携带的枪对准心脏,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准备扣动扳机。

  这一次宇文宥彤说什么也不能任由他这样下去,猛地扑过去,但是却阻止不了他按动扳机的动作,子弹从抢中弹出……

  子弹打在他右肩靠下的位置,宇文宥彤立刻爬起来检查,看着那白色的衬衫被献血染红,手都有点颤抖。

  大声提醒他,“二哥,你不能这样!伤害她的人还好好的活着,你不能死……方乐珊啊!是方乐珊把二嫂折磨成这样的!二哥,你听到了吗?”

  这句话是相当受用的,段幕臣脸上还带着血,双眸已经变得血腥没有一点人性,问她,“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方乐珊呢?”

  宇文宥彤指了指上面,“她应该在房间里。”

  下一刻宇文宥彤身边就空了,他速度极快,让她吃惊的咽了口口水,中了枪的人竟然还能行动如此敏捷简直够了!

  段幕臣不会是想在这里大开杀戒吧?也不行——刚才自己真是嘴欠,万一方乐珊出事了,宇文赫岂不是要杀了他?

  以段幕臣的能力又怎么会坐以待毙,两个人到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会决裂!

  她不敢再往下想,立刻跟着他跑出去。

  在门口撞上急急匆匆赶来的人,莫云迟将她扶好,焦急的问,“宇文小姐,看到二爷没有?”

  宇文宥彤没有说太多,“快点,你跟我来,二哥已经疯了——”

  两个人立马奔了上去,站在方乐珊的门口看到在房间的角落里,段幕臣的手紧紧地掐着她的脖子,方乐珊脸色已经完全变成紫色,痛苦的踢着双腿。

  宇文宥彤完全被此时的段幕臣吓到,他周身的杀气刺激着他们的感官,就连莫云迟都拉住了宇文宥彤,被误伤就坏了。

  在宇文宥彤以为方乐珊必死无疑的时候段幕臣竟然松开了双手,拿出手枪抵着她的肩膀一按就是三四枪。

  这样的场景大概她永远不会忘记……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他爱的另外一个女人,为了她,那个曾经被方乐珊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人。

  方乐珊嘴里不停的吐着鲜血,却还在做着垂死挣扎,“段幕臣,你……敢杀我……如果我……死了……义父不……会……放……过你的。”

  他终于肯说一句话,然而那话却带着刺骨逼人的寒意,让人禁不住颤抖……

  “死?你想死?”他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双眸深邃暗淡没有一点点的芒光,“你怎么可以死,她承受过的,你还没有承受过,你怎么可以死?”

  “方乐珊……我要让她承受过的都让你再承受一次。”说着又喃喃的摇了摇头,“不可以,一次?怎么够呢……”

  段幕臣收回手将手枪收起来放起来,看着她身体没有任何支持力的摔在地板上,一双犀利的黑眸转头看向莫云迟,吩咐,“把她给我带到沁园,找人把她的子弹取出来。”

  如果她的子弹不取出来她很有可能流血过多而亡,但是怎么可以呢?没有他的允许,她不可以死,她要把夏末曾经受过的痛,全部还回来!

  段幕臣面无表情的吩咐完,迈着步子刚要离开,莫云迟却担心他的身体,“二爷,你的身体……”

  段幕臣拧了拧眉,轻声言语,“我无碍,比起她的痛,我这个算得了什么?”

  “可是……从锦绣江南带走方小姐,好像并不容易。”

  “阻拦一个杀一个,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