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见到是我的时候你不是惊讶是失望(1/2)

加入书签

  让开位置,她真的撩开被子从床上下来,狠了狠心之后慢慢地站起来,结果双脚真的没有承受住身体的力量直接向前面倒过去。

  当时她还天真的意外身边站着的这位会扶住她,可是事实证明她是真的天真了!

  等她摔倒他才过去将她扶起来让她坐在床上,她摸了摸鼻头有些郁闷的问,“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摔下去?就算是陌生人也会扶一把的吧?”

  下之意,我们连陌生人都算不上。

  “不让你摔两下你记不住,我跟你说了你连站都站不稳,是你自己不听,难道怪我?”

  这样说来?好像有点道理。

  黎夏末一脸怪异的看着他,然后诧异的问,“你到底是律师还是医生?我的身体状况你比我还要清楚。”

  结果他只给了她四个字,“正常推理。”

  “……”

  为什么这话她听着怪怪的?竟然还有些纳闷的问了一句,“你是在说我反应迟钝想不过来吗?”

  “有这领悟,证明你的反应速度不算迟钝。”

  “!!!”她闭嘴不,为什么跟他说话她总有种他在说‘你智商有点低你智商有点低’的感觉?

  她因为过度劳累双腿酸软是正常的,就算是休息了一天,但是并未进食,所以此刻她肯定是站不稳的。

  晚上终于有些力气,段幕臣扶着她到餐厅吃饭,从客房到餐厅的距离她的视线一直在这栋房子里晃悠。

  装饰简约更显得优雅大方,不管是家具还是摆设或者是点缀都有一种低调的奢华的感觉,看样子费了不少的心思。

  “段律师,你肯定贪了不少的钱吧?你一个律师,竟然买得起这样的房子?”她啧啧称奇,这样的房子……按工资算她要赚几年?

  段幕臣将她扶到餐厅的餐椅上,剑眉微挑,轻笑道,“在你眼里,所有的律师都很穷吗?”

  “你是我见过最有钱的。”她斟酌了半天,说了一句比较保留的话。

  下之意是,你这个况很难让人相信你没有贪钱。

  “嗯,那是你认识的人不够多。”段幕臣拉开她对面的餐椅坐下,然后拿起刀叉开始优雅的吃晚餐。

  “……”黎夏末看着他,为什么配上他风轻云淡的表,她觉得他这句话说的应该是四个字,“目光短浅。”

  吃饭吃到一半,她才想起了一个比较严重个而且早该问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被绑架了?怎么找到我的?”

  “一般推断。”他不愿多,却转问她,“见到是我的时候你不是惊讶是失望,是希望救你的人是段擎西吗?”

  吃饭的动作停住,她抿着唇垂着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亦或是在逃避这个问题。

  “失踪三天他都未曾找过你,这两天他在忙别的女人的事。”

  这是事实,但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让她觉得很讽刺,心里闷闷的不舒服,有些喘不上气来。

  本来是期待段擎西来救她的,但是现在那个期待的心已经死了。

  之后她没再说过别的,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吃饭,她的确该想想之后要用什么样的心面对段擎西。

  饭后段幕臣让她回房间休息,吃过饭后她显然好了很多,基本已无大碍。

  走进浴室站在花洒下,衣服都没有脱,她的脑子里还在播放着那天宴会段擎西抱着岑馨蕊的画面,很乱。

  本来水温正好,可是慢慢的水温变得冰凉,可是她却好像一无所知一样的仍然站在下面,任由水流浸湿全身。

  不知为何,有点儿难过。

  收拾好厨房之后段幕臣拿了一个小毛毯想要给她送过去,推开房门,床上很整洁空无一人,接着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才放下心来。

  将毛毯放在床上走过去敲了敲浴室的门,轻声道,“夏末,我拿来的毛毯晚上记得盖。”

  “哗啦啦啦……”浴室里只有这样的声音。

  段幕臣蹙了蹙眉,以他的听力来看,里面虽然有水声却没有别的动静,如果她是洗澡不可能没有一点声响。

  接着又敲了敲门,“夏末,你在里面?”

  半响,里面没有她的声音。

  担心她出事,他只能破门而入,顺利打开门的那一刻他更是纳闷,竟然没有锁?

  入目便看到她双腿抱膝依靠在墙壁前,花洒开到最大洒在她娇小的身上,浸湿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若隐若现……

  他几乎是立刻将花洒关掉拿过一旁的浴巾蹲下包住她,浓眉蹙紧厉声喝道,“脑子坏掉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将娇小的她拥入怀里,他责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