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我喜欢她,这可以吗?(1/2)

加入书签

  段擎西没有立即回答,拿起身前茶几上的高脚杯放在唇边轻抿着,最后终于冷冷的笑出声,然后说了八个字,“跪下求我,我就帮你。嫂索,看最哆的清女生爾說”

  “……”她张了张嘴巴未置一词。

  跪下。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用这样的方式,然而对上他冰冷的视线,她从里面看到了清楚的决绝和恨意。

  她这辈子没有跪过人,真的要……跪下求他吗?

  “怎么?不想跪下?那好啊,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双手紧握,不长的指甲掐进肉里,澄澈水灵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唇角弯出冷然的弧度。

  尊严,对她来说尤为重要,段擎西是知道的。

  黎夏末下跪?这种事显然比‘明天是世界末日’的消息还要难以置信的多。

  可是在不经意抬眸过去看她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熄灭,然后就看到她慢慢的,双腿就要弯着跪下。

  闭上眼睛濒临绝望的时候,一只温热的手拖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扶在她的腰间,还伴着他温柔至极的声音,“今天站太久所以累了吗?累了就靠着我。”

  这是从来都没有人给过她的安全感,不知道为什么就很安心很安心,坚强忍着不流眼泪的她也不知为何酸了鼻头。

  段擎西紧紧捏着手中的高脚杯,下一秒已经将手中的高脚杯放下站起身,蹙着剑眉,“你?”

  怎么会是他?

  他们怎么认识的?

  然而段幕臣却只是将她委屈的不得了的小脸按到自己的怀里,让她身体所有的重量依靠在他身上,这种被依赖的感觉,真的很好。

  接着视线略过一脸惊讶的段擎西,目光放在段擎西身后的身边一个男人身上,礼貌的微笑,“郭律师,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

  今晚和段擎西在一起的大多是安城市有点小名声的律师,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找了不少,就连以前黎沛山的辩护律师都找来了,目的就是让黎家孤立无援。

  郭凯一脸惊慌的站起身,竟然不知如何开口,只是开口叫着他的名字:“evan。”

  这个男人他当然记得,若不是他,他就不会在安城市律政界丢面子,上次在法庭上,他辞犀利,一阵见血,积攒多年经验的他,竟然在他面前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没想到啊,郭律师近期还会接案子,是嫌上次败诉得不够惨吗?”段幕臣温润如玉的笑着,可是那笑却让人感觉到彻骨的冷。

  “……”郭凯一怔,随即问道,“不知道段律师何出此?”

  “这次关于黎沛山贪赃行贿的案件,我接了。”很平淡的口气,却让在座所有的律师都惊住,下一句更是语出惊人,“希望郭律师这次,不要输的像上次一样惨。”

  接着没有再说什么,揽着怀里的她走出包厢,低头跟她说话,却比刚才跟那些人说话温柔了许多,“费尽心思来找个人,竟然说了这么多的废话。”

  “……”黎夏末,那怎么能算是废话!她很一本正经的好吗!

  两人刚走到包厢外,她甚至忘了推开他,却听到身后传来段擎西的声音,“等等。”

  段幕臣将她放开,垂眸看着她,“你去车上等我。”

  “我……”她一头雾水,她为什么不能留下?他怎么就知道段擎西说的等等是要找他呢?

  “听话。”

  “他不是找我吗……”按说,他应该找她吧?

  “你想多了。”

  “……”

  等她的身影淡出视线,段幕臣才回头看向站在身后的段擎西,随意的依靠在走廊的墙壁,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段擎西自然也没跟他绕圈子,有些急切的问他,“你跟她,什么关系?”

  段幕臣挑眉看着他紧张的样子,一双黑眸似是弄懂了什么含着不明的笑意,“擎西,这么跟我说话吗?”

  一副质问的口气,完全没有小辈的模样。

  段擎西抿了抿唇,段家还是很看重辈分的,最后只能问,“你跟夏末是什么关系?”

  他也没有隐瞒,“她最好的闺蜜是我兄弟的心上人。”

  这场局里,他可以看透所有的人,可是却偏偏把自己饶了进去,看不清晰。

  “就这样?”段擎西想了想刚才他对她做的亲昵的动作,完全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段幕臣轻笑,难得解释,“不然你以为呢?”

  “二叔,你别忘了她可是你的……”侄媳妇这三个字他憋在嗓子眼儿没有说出口,好像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段幕臣挑眉,似乎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故意刺激他,“我喜欢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