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故事,悄悄在众人之间传开。

  对于这些谈话小芋丝毫未觉,与杨小姐说笑两句之后,她的目光就被不远处花园里株木兰吸引了。

  绿绮还在旁魂不守舍,俩人个凝视个发呆,仿佛与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形形色色的人隔开了。

  “王妹妹,王妹妹?”旁边有个声音推了推她。

  小芋回过头来:“啊,怎么了?”是个陌生的小姐。整个上午绿绮都有点神思不属,小芋看了她几眼,问她怎么了也不说,只好不再逼问。

  另边孙文勇也是有些怔怔,只身来到巷子深处的小酒馆,也不说话,闷头喝了会酒,就见个颇为年轻的男子悄悄走到他的跟前,等待他的吩咐。

  眼看孙文勇都快喝了四坛酒了,那男子忍不住开了口:“老大,你可有什么吩咐?”

  孙文勇这才看见身边还站了个人,愣愣的看了他眼,哪里有平时半点的凌厉。木着脸,只是说道:“无事。”

  “额好的,属下告退。”那男子面露讶然,本来还以为有什么事情要他办,难道老大只是为了来喝酒吗?

  不提独自喝酒的孙文勇,上午,小芋只是窝在自己的房间练习点岤。旁边有个天然呆练手。此时不练更待何时。

  到了下午,出去玩闹的孙媛媛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个好消息。说是明天杨家大小姐请众人去她家里吃茶,让大家务必赏光,孙媛媛缠了小芋好会,把小芋缠烦了才答应起去。说是她个人去没意思,小芋翻翻白眼。她去了就有意思了?

  好吧,小芋承认,最近在京城待的很无聊,来来回回就那几件事可做。吃去吃茶,或者在家里练习女红或书法,出去聚会更是无聊透顶。她是真的懒的去和那些人相处,但有些事情又是逃不开的洞真最新章节。

  加上冯氏也是鼓励几人多出去走动走动。今年小芋十五岁,孙媛媛三人十六岁,去年三人就已经及笄了,场面很是热闹,这几个月来也有不少过来提亲的,但家人都在担心孙永军和几个小辈在外从军的事,哪里有心思在意这个,但其他人不上心冯氏不能不管,因此有机会便带着几人出去参加个宴会什么的,也刷下存在感,诏告天下孙家有女初长成,可以上门提亲了。

  可是几个月来挑挑拣拣,愣是个没看上,不是孙媛媛几人不同意,就是冯氏嫌人家家里太过复杂,怕女儿侄女嫁过去被欺负,因此拖了这么久也没把亲事定下来,今年冯氏准备大干场,把三哥姑娘给推销出去,她知道小芋的事她说的不算,因此平时虽也留意着,但也从来没多过嘴。

  孙媛媛几人倒是不在乎,大楚跟以往那些朝代不同,女子可以在娘家留到十八,虽然那时肯定也有些晚了但也不像惊世骇俗,有疼女儿的也颇为常见,因此孙媛媛三人点都不着急,再说这个事也得看缘分,要不然急也没用,三人倒也赚了个自在。

  第二天吃过早饭,孙媛媛拉着孙妍妍俩人就来到了小芋的青澜居,四人番梳洗打扮,再加上服饰搭配,生生耗去个时辰的功夫,这也是小芋不喜欢出门的原因,能把人折腾死。

  小甲拿来新做的几件春衣,让小芋换上试试喜欢穿哪件,小芋扫了眼,指着件桃红色的襦裙就它了,直接换上,在旁作死人状。

  孙媛媛见了羡慕的撇撇嘴:“你的皮肤好,穿什么衣服都好看。”边说着,边看着自己的衣服,犹豫不决,索性拉了小甲过来,让她给自己做参谋。

  “来来来,小甲,你给我看看今天穿哪件好看。”

  孙潇潇瞟了这边眼:“那件湖蓝色的不错。”

  孙妍妍正被丫鬟梳头,闻言先是朝小芋这边看了眼,又看看孙媛媛也点点头,她跟孙潇潇向来心有灵犀,眼光也很相似。

  几人折腾够了,终于去了杨府,杨家说来算是安乐王派,平时与三皇子五皇子走的都很近,因此也算是个中间派,只是人家手段高两边都不惹,小芋心里想着墙头草绝对要不得,但杨家有安乐王撑腰,般人还真不敢惹,看来有靠山就是好啊,哪像孙家这样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顶,成功了自然好,万以后得罪了人那就全玩完了。

  到了杨府,早已有管家在大门处迎了上来,只不过她们几个小丫头也用不着开大门,只从旁边侧门进去就已足够。

  进了杨府,小芋几人被管家娘子领着去了杨大小姐待客的园子。

  路上有花有草,杨家的布置让人看了极为舒适,既不张扬又不泯于众人,与其家风极为相似。

  上次安乐王府行,着实让小芋认识了几个说得来的朋友,这杨家大小姐就是个,也是自从听说王妃有意与小芋后,唯没有变脸色的个人。

  “几位妹妹来了,快进来坐,就等你们几个了。”杨大小姐连忙迎了出来,热情的招待她们。

  杨大小姐名为杨芷兰,极温婉个女子。听说已经定了候大将军之子,在京中的人缘极好,因此几人进来时亭子里已经坐了好几位小姐,都是四人所熟识的。

  与众人打个照面,小芋默默坐在角落里,她是极不耐烦参加这中宴会的,出来也是为了能见见市面。免得以后抓瞎。

  “这位就是孙家那位表小姐?看起来很不好相处的样子。怎么躲在那个角落里?”个小姐悄声与身边的人道。

  在她身边坐着的正好是威武候韩小姐,说起来韩小姐对小芋的感觉真是复杂的很,要说刚开始在梅园第次见时对于小芋的面容比自己好看仙倾城最新章节。她是有些嫉妒的,但相处下来,发现这个人似乎不那么讨厌,反而很有本事的样子。为此家里也主张她多跟人接触接触,特别是在宣帝显露出对小芋主仆二人的爱护之意后。

  但年轻小姑娘交朋友第印象很重要。因此这些日子虽有着很多接触的机会,但韩小姐都没怎么把小芋放在心上,又或许是故意躲着,这是她第次对个人这么没底。恨不起来,但也不想接近。

  “可能是不愿与人相处吧。”韩小姐神色淡淡,点都不想与人谈及小芋。

  可她身边那人却是根本没注意到。还是拉着她好奇道:“听说那位王小姐医术很好呢,连皇上的病都是她治好的。前几天还听人说皇上要给她赐婚呢,不过被皇后娘娘给拦了下来。”

  乾坤殿内那场风波现在已经传了出来,众人对于小芋能得宣帝这么看重很是羡慕,不过说起后来出现的长兴皇后和六皇子就有些幸灾乐祸了。

  有时候个人太过完美了也是种罪过,这会惹的别人敬而远之,不过显然小芋离这境界还很远。

  她这话说出口,可给了在坐之人八卦的话题,众人唧唧咋咋讨论开来,但都没敢当着小芋的面说,只是小声议论,不时对小芋指指点点,傻子都看得出来说的是谁好不好,小芋掩住眼里的嘲讽,低头喝茶。

  京城自从有了芋美人茶楼,各家大族中的茶水质量有了明显的提升,连向不怎么卖弄风雅的孙家现在也有拿得出手的几种好茶,不过都被孙文杰那些人牛嚼牡丹似得糟蹋了。

  “听说是她自己主动拒了安乐王府的亲事,还编排了大堆理由,也不过哗众取宠的小丑罢了,谁知道安的什么心,小王爷哪点配不上她,难道她还想当王妃不成?”人语气极为不屑道,她是楚飞玉最忠实的粉丝。

  “你是说五皇子?”旁边人小声道,随即嗤笑声:“也不看看她什么货色,五皇子也是她能高攀得起的!”

  “就是就是,”那人还是替楚飞玉不平,不过也没胆子上前指责小芋,只不过在背后骂两句过过瘾。

  “你说皇后娘娘非拦着是为何,难道有什么内幕?”

  “这个谁知道,那个狐媚样子,谁看了不讨厌,皇后娘娘怕是担心她迷住了皇上吧。”

  “这个这个不太可能吧,皇上都多大的人了,难道还看上她?”这句话说的众人捂着嘴,吃惊不已,仿佛突然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

  “这可说不准,前朝有皇上六十了还选秀女呢,谁知道她是不是凭着什么手段得了皇上的信任,要不怎么给了这么大的荣宠呢。”说话之人语气极为嫉妒,但众人却是觉得平常的很,说不定她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还有还有,听说皇上已经很久没有踏入后宫了,每次她去就能待上大半天,只是看病的话哪里用的着这么久。”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头,煞有介事的说着种种让人疑惑的地方,越说越觉得非常可能,再看向小芋的目光就有些怪异了。

  这下众人真的有些犹疑了,关于王家小姐与当今皇上不得不说的故事,悄悄在众人之间传开。

  对于这些谈话小芋丝毫未觉,与杨小姐说笑两句之后,她的目光就被不远处花园里株木兰吸引了。

  绿绮还在旁魂不守舍,俩人个凝视个发呆,仿佛与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形形色色的人隔开了。

  “王妹妹,王妹妹?”旁边有个声音推了推她。

  小芋回过头来:“啊,怎么了?”是个陌生的小姐。未完待续

  第二百九十九章原委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安乐王笑容诡异的目送众人离去,小芋回头看了眼,总觉的慎得慌,有哪里不对吗?

  屈函远远看着小芋上了马车,这才离开,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盯着楚飞龙看了眼。

  楚飞龙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心里紧,难道有人想要对付我?头探出马车朝外看了看,正巧看到永兴候府的马车绝尘而去。

  马车中楚晔向来是跟小芋乘坐辆马车的,楚飞鸿处处跟楚晔比着来,自然也上了马车。

  小芋看着身旁两个半大点的男孩子,心中总有些疑惑,安乐王临别那诡异笑总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其实本来说好连楚飞宇也要跟着起去的,但王妃嫌那小子太闹腾,怕来了孙府闯祸,因此被留了下来,为此,那小屁孩在众人走之前还大闹了好久,不过小芋猜测应该是王妃不舍得小儿子离开自己,才执意把人留在身边的。

  马车中的楚飞鸿看起来很老实,虽然依旧是看楚晔不顺眼,而且只要楚晔说个什么,他必定是大家反驳的,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了,怎么还那么较真。

  到了孙家,给楚飞鸿安排好住处,是离武落院不远的处小院子,结果这家伙死活不同意,非要跟楚晔住在起,冯氏无法,只能在小晔的房间里又加了个床,对此,楚晔并未表现出什么不满,他从小孤单人,现在能有个陪伴他的伙伴再好不过了。

  男孩子的成长跟女孩不样,他们需要同伴,需要志趣相投的朋友,需要勇气。需要成长这些都不是跟小芋和绿绮在起能学会的。

  楚晔跟小芋在起时更像是个老师,尊敬多于亲近,偶尔顽皮;而他跟绿绮在起时则是像姐姐,亲近自然。孙家其他人当然也是如此,但孙家却没有他这么大的孩子,因此很多时候楚晔也是孤单的。

  两家说好楚飞鸿在孙家小住段时间,因此他的应物事都带的很齐全。孙府只要提供住宿和吃饭便好了。

  但是直到当天晚上小芋才体会到这熊孩子的难伺候之处。

  饭菜有点点不合口味就拒绝再食。孙家头大的碗上来,刚吃了两口就吐了,说米饭蒸的不香。菜更是吃了两口就不吃了,说盐太多了,茶水冷点也不行热点也不行,孙家人向来粗糙惯了。哪里会讲究这些,熏香非要希奇无比的龙涎香。天啊,孙家就没有熏香他不知道吗,连平时最是文静的孙妍妍都是从来不点熏香的,这个嫌弃旧了。那个嫌弃脏了,简直极度难以伺候的主。

  孙崇武直接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巴掌,咧咧嘴吃饱喝足就回去了。其他人自然不敢这样,但总不能让他饿着啊。没办法,全家想办法,经小芋的手做出来的种口味奇特的元宵,这才逮着他没吃过的空档,给喂下去了半碗。

  小芋揉着发酸的腰,无比后悔下午怎么就答应把那孩子给带回来了呢,这那是金贵的皇家子弟模样啊,这根本就是坑爹坑妈坑队友的存在!

  如果能把他直接踢回家就好,小芋懵懵懂懂的想着。

  可惜天不遂人愿,第二天大早,小芋洗簌完毕,刚刚来到饭厅就见家里的厨娘战战兢兢的站在弓着腰,前面坐着脸不耐烦的楚飞鸿。

  楚晔在旁替那厨娘说话:“好了好了,不就是不小心多放了勺糖吗,你要是不满意,下次自己放不就行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么。”

  “这那时勺糖的问题,这是做事的态度问题,你们孙家向来都是如此吗,怎么府里的下人这么粗心,饭菜做的难吃就罢了,偏还不认真,这样下去怎么活啊。”

  “咳咳,谁的粥糖放多了,你不喝我喝,正好我喜欢喝甜的。”小芋走过去,摆摆手让那厨娘下去了。

  其实这点事情根本就是没必要在意的,孙家平时也没这么多讲究,向来是给什么吃什么,从来不挑嘴,哪像王府那般,举动都要有章法,言行都要有规矩,这在孙家向来是行不通的,因为往上推孙崇武哪里就过不了这关,更别提下面那些小的了,因此下人平时做事也是随意的很,但孙家绝对没有出现过什么主仆之间的丑事,下人们相处的也极好,小芋直以来这是个不错的家风。

  坐在桌子前,小芋拿过楚飞鸿前面的那碗粥就喝了起来,入口丝滑,黏稠适中而且甜丝丝的,大清早吃甜的果然心情棒棒哒。

  “你,你,怎么喝我的粥?”楚飞鸿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样,手指着小芋张口结舌。

  楚晔终于逮到机会回刺过去:“这有什么呀,你嫌弃总不能不让别人和吧,看就是个没吃过苦的公子哥,娇气!”

  楚晔说这话时的口气完全是鄙视加恶劣,当然小芋还从中察觉到丝羡慕,他掩饰的很好,楚飞鸿没有看出来。

  “你说谁娇气,我这是规矩,这粥我都尝了勺了,怎么能让芋姐姐吃我剩下的东西。”楚飞鸿反驳道。

  楚晔道:“这有啥啊,在孙家可没有这样的规矩,你要是嫌弃这里不好可以回你家的王府,也没谁拦着你。”

  自从楚飞鸿来了,楚晔除了刚开始找到玩伴的兴奋,接下来就是浓浓的嫉妒与失落,看着全家人都围着楚飞鸿转悠,他不吃饭还专门给他开了小灶,这是他之前都没有的待遇,他现在看楚飞鸿也是不顺眼的很。

  小芋为这句话喝了声彩,心里非常期盼楚飞鸿这小子能气之下直接收拾东西走人,这熊孩子还这瞎了那个名。

  谁知楚飞鸿听了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静下来想了想,最后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得,又让侍女给他盛了碗粥过来。

  孙家向来大气。就算是盛粥的碗都比别人家大,浓浓的八宝粥再放点糖真是早餐的不二之选。

  只是这次楚飞鸿拿起勺子就着尝了下,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最后还是喝了下去。

  三人吃饭算是最后批,孙崇武早先就吃过了,这会估计已经到了衙门里,冯氏也用过了。正召集了管事处理家大小的杂事。

  吃过早饭。楚飞鸿提出要去演武场跟楚晔比试武艺,他刚刚吃饭时没有说过楚晔,决定在武力上找回点场子。顺便蹂躏下楚晔。

  两个男孩大家实在没什么看头,在四周都是高手环绕的小芋眼里,都是些花架子,实在没多少攻击力。楚晔这段时间跟着练武师傅学了些招式,现在用出来还有些生涩。不过楚飞鸿是个小瘦孩,标准的营养不良,虽然比楚晔大了两岁,但却没他力气大。因此两人也算打了个旗鼓相当。

  “小晔,加油,我挺你!”绿绮领着些丫鬟在旁边大喊。

  有喊九皇子加油的。有喊楚少爷加油的,反正两人都姓楚。管他谁是谁。

  两人在场中打的大汗淋漓,早春的天更是头上直接冒汗,两人都是气虚喘喘,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楚飞鸿明显后继无力,楚晔则是还有余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分出胜负了。

  果然没过刻钟,楚飞鸿就被楚晔打趴下了,楚晔也是累的直喘气。

  绿绮连忙带着群丫鬟把两人抬回武落院,擦汗的擦汗,揉腿的揉腿,让楚飞鸿身上的酸疼减少很多。

  不过他还是沮丧的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打不过楚晔那小子,连饭也没他吃得多,而且他的那些生活习惯明显在孙家行不通,虽然没有人真正说落他,但少年敏锐的心里还是察觉到了这点,今天早上更是直接被楚晔鄙视了,这让这个小小的少年有些不平衡又有些失落。

  安乐王府内,此时正是另片场景,安乐王嘿嘿笑,完全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你呀,怎么就让飞鸿去了孙家呢,这要给人家找多大麻烦,这个时候想必鸿儿正闹着不吃饭吧,唉,也难为他们了,我看还是赶快把鸿儿接回来吧。”

  王妃对自己这个丈夫算是没辙了。

  “嘿嘿,你知道什么,你以为皇兄把小九放在孙家真是为了给他找个人照顾,要真是这样,宫里没有儿子的妃子多了去了,用得着放在孙家?我让鸿儿过去也是想他能抓住机会,跟小九打好关系,对他以后总有好处的。”安乐王说道。

  “那是——”王妃大惊。

  “唉,孙家这次可算是转了福运了,孙崇武那老小子估计早看出来了。”安乐王摇头叹息。

  王妃默然,照这么看来,孙家完全就是前程似锦好的不能再好了。

  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