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里送了点,小芋和绿绮人干掉了大碗,考虑着等下就要睡了不能多吃,要不然个人再干掉大碗都没问题,十几岁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就是女孩子都吃的比寻常要多。

  正当收拾妥当要回房时,楚晔领着小厮走来了,碗伸。

  “再来碗!”

  小芋吓的没把勺子甩了,这小家伙才十岁有没有,刚刚给他送的那大碗就份量就已经足足的了,何况他们也是吃了晚饭的,竟然没吃饱,真想掀开这小家伙的衣服看看,那消失的两个馒头大碗馄饨哪里去了。

  软磨硬泡,好在馄饨都是厨娘提前包好的,小芋无奈又重开炉灶给他煮了份,并且说好只能再吃小碗,楚晔不依,碗是挑大的拿,小芋嘟囔:“瞎拿大的,我煮多少你不得吃多少。”

  看着楚晔笑眯眯的端着大碗吃馄饨的样子,头都要伸到碗里去了,小芋擦擦头上不存在的冷汗,果然是半大小子吃垮老子。

  既然有楚晔开了先例,那么估计其他人也会陆陆续续的来了,果不其然,不会就见孙媛媛孙文勇带着人过来了,连孙崇武都打发了人来说再送过去碗,还说味道倒是鲜美,就是不经吃。

  等到所有人都吃过了,小芋也快躺到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大早,孙媛媛又跑过来要吃的,还非得是跟昨晚样的那种馄饨,小芋撇撇嘴,孙家人就是这样,样东西若是觉得好吃,非得下吃个够不成,她可以预见接下来两天家里估计只有馄饨吃了。

  果然,来到饭厅,每个人捧着个瓷碗吃馄饨的场景又重现了,小芋抚额,早知道就不整这个出来了。

  依次给冯氏高氏孙崇武他们请过安,孙崇武胡乱摆摆手:“家里没那么多规矩,偏生你总爱守着那个,坐下来直接吃饭。”

  说完咣当下,碗放下,又让小厮给盛了碗。

  小芋只好坐下端起碗开吃,其实她也是习惯了才如此的,小的时候在孤儿院见了老师什么的都要问好,吃饭也是规规矩矩排队去老师那里领。进了王家之后,虽然王员外和善可亲但该有的规矩却是样不少,真正拿她当大家闺秀来教的,小芋自然欣然遵守,没有半点异议。

  吃完早饭,男人们照例去衙门办公,女人们则就闲散的多,冯氏高氏起去了善和堂处理家务,孙媛媛则是约了小姐妹起出去吃茶,她现在最喜欢约了人去芋美人吃茶,等着别人订不到包间时,再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搞定,然后被人惊喜的赞叹,别提有多过瘾了。

  孙妍妍要研究诗词去不了,看来昨天那首词对她的感触很深,自从昨天从外面回来,她对小芋的态度就明显变了很多,小芋猜测也是因为诗词的原因。

  孙妍妍不去,孙潇潇自然也不打算去,双生子很多时候都是心意相通的,也喜欢待在起,因此孙媛媛除了撇撇嘴别无他法。

  她俩不去,小芋就知道自己这次又跑不掉了,苦着脸回青澜居收拾番。孙媛媛还嫌人少,说人多了表现起来才畅快,又让人去刘府把刘梦瑶姐妹俩给叫上了,这下倒是凑齐了七八个小姐妹,浩浩荡荡杀向茶楼去了。

  到了茶楼,进去就发现又被阻在了大厅,为啥呢。因为包间都被定了。这下又轮到孙媛媛发挥了。

  大手挥,“掌柜的,给我们让出来个最大的包间。茶水甜点,全部按最高规格来。”

  钱掌柜自然连连应下,虽然小芋明确表示自己若不是个人来的话,就把她当成最普通的茶客。但他心里明白不可能真的如此,东家始终都是东家。

  这手下震慑住了小伙伴们。众闺秀看着孙媛媛的眼神充满了惊喜和羡慕,孙媛媛则是装作不在乎似得邀请人入内,实则心里早已小开了花。

  等众人进了包间,刘家姐妹俩还没到。小芋俩个再加上三个平时与孙媛媛处的比较好的姐妹,无聊之下,五人玩起了纸牌。

  这玩意现在在京城算是传开了。很多闺阁小姐公子们都喜欢玩,规矩简单不说。还需要几个人的配合,人多可以玩出的花样自然也多,因此格外受那些常年被关在屋子里的小姐们喜欢。

  五个人玩四个人的纸牌,就要有人沦为看客,小芋主动请缨,当陪客,其他三人自然不同意,现在谁不知道孙家有个表小姐极受宣帝的宠爱,巴上她就等于巴上了皇上,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这话,竟然还有鼻子有眼,听着的人还信了大半,对此小芋唯有苦笑,太抬举她了。

  其实小芋是真不想跟几人玩纸牌,不说孙媛媛的牌技日千里,现在打遍孙府无敌手,就连普通的丫鬟她都赢不了,明明是自己琢磨出来的玩意,她自己倒成了牌技最烂的个,这话说出去谁信,可偏偏却的确如此,小芋也是纳闷的不行,不过好在还有个牌技更烂的绿绮在底下垫底,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几人争执番,三人说什么不同意让小芋在边晾着,小芋心里横,干脆弄出来个另外种玩法,名为跑得快,多少人玩都可以,而且是人越多越好玩。

  说了玩法,几人都感觉极新鲜,唯有孙媛媛有些不乐意,因为她的牌技是里面人中最好的,平常就靠着这点东西辗压人为乐,现在猛然换种新的,还真吃不准能不能拔得头筹。

  不过她不乐意也也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打了轮的适应牌,接下来几人就开始真刀真枪的干了。

  等到刘梦瑶姐妹来的时候,孙媛媛已经输的满脸纸条了。

  刘梦蝶猛见到这个样子的孙媛媛,顿时喷笑,原本因为某些事而绷着的脸也缓了些。

  三人进了包间,对,是三人,至于明明只邀请了她们两人却来了三人的问题,小芋在看到刘梦涵的那瞬间就明白了。

  “怎么她也跟着来了,我可没邀请她。”孙媛媛捅了捅身边的刘梦蝶,小声道。

  刘梦蝶原本就因为她来而绷着的脸更难看了,不屑道:“还能怎样,还不是我那好大伯见尚书府相约,就非得让她也跟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还好意思跟过来,真是恬不知耻!”

  两人说话并没有什么避讳,虽然说的很小声,但众人又岂会察觉不出来,倒是刘梦瑶表现的很云淡风轻,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小芋看了看正努力装淡定的刘梦涵,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特别是如果这本经开头时就已经有了错别字,更是让人头疼。

  其他三位小姐见此倒没说什么,不过眼里的不屑却是显而易见,庶女无论到什么时候都是让这些嫡女们不耻的存在。

  面对这么多不友善的目光,刘梦涵紧了紧手里的茶杯,努力让自己显的更自然些。

  “这个呀,是我小时候就有了,长大后淡了很多,只有非常热时才会比较明显。”绿绮抚着胸前的胎记说道。

  小芋点点头,对于这个不甚了解,不过既然是长在胸前就没关系了,反正别人也看不到。

  未央宫里,灯火通明,外面频频有过来打探情况的小宫女小太监。律被玉瑾以不得打扰皇后娘娘为借口给赶出去了,而实际上长兴皇后在干嘛呢,她在做饭!

  得知就快寻到心心念念的女儿,长兴皇后心里那个兴奋啊,而她冲动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钻研厨艺,不得不说,长兴皇后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

  未央宫里的小厨房内。玉瑾从御膳房领了食材回来。长兴皇后就把所有人都打发下去了,只留了玉瑾在旁打下手。

  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长兴皇后个人在厨房忙来忙去。像个花蝴蝶似得,看的旁的玉瑾心酸不已,不知道娘娘有多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记得上次还是琦公主三岁生日时。娘娘心疼嘴馋的公主,亲自下厨做了桌子的好菜。到现在都十几年了,也不知公主个人在外过的怎么样,想想现在都十七岁了,也该嫁人了。

  玉瑾心里感叹着。突然意识到个严重的问题,琦公主可别已经成了亲啊,那些乡野鄙夫怎么配得上高贵的公主殿下。不过公主流落在外倒真有这个可能,玉瑾张了张口。有心想要提点句,但看着明显心情愉悦的长兴皇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算了,大不了到时候抱着孩子上大殿,就不信皇上还不认外孙了。

  这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宫里的妃子们琢磨着皇上皇后的心思,永兴侯府着力安排人手寻找琦公主的下落,江南为那个失踪的女孩正头疼不已,孙家内,小芋正和绿绮头对头吃馄饨。

  泡了个热水澡,俩人出来发现又饿了,干脆跑到厨房煮了大锅馄饨,洒了葱花和晒干的小虾米,再加上紫菜煮,问起来别提多香了。

  给各个院子里送了点,小芋和绿绮人干掉了大碗,考虑着等下就要睡了不能多吃,要不然个人再干掉大碗都没问题,十几岁正是长身体的年龄,就是女孩子都吃的比寻常要多。

  正当收拾妥当要回房时,楚晔领着小厮走来了,碗伸。

  “再来碗!”

  小芋吓的没把勺子甩了,这小家伙才十岁有没有,刚刚给他送的那大碗就份量就已经足足的了,何况他们也是吃了晚饭的,竟然没吃饱,真想掀开这小家伙的衣服看看,那消失的两个馒头大碗馄饨哪里去了。

  软磨硬泡,好在馄饨都是厨娘提前包好的,小芋无奈又重开炉灶给他煮了份,并且说好只能再吃小碗,楚晔不依,碗是挑大的拿,小芋嘟囔:“瞎拿大的,我煮多少你不得吃多少。”

  看着楚晔笑眯眯的端着大碗吃馄饨的样子,头都要伸到碗里去了,小芋擦擦头上不存在的冷汗,果然是半大小子吃垮老子。

  既然有楚晔开了先例,那么估计其他人也会陆陆续续的来了,果不其然,不会就见孙媛媛孙文勇带着人过来了,连孙崇武都打发了人来说再送过去碗,还说味道倒是鲜美,就是不经吃。

  等到所有人都吃过了,小芋也快躺到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大早,孙媛媛又跑过来要吃的,还非得是跟昨晚样的那种馄饨,小芋撇撇嘴,孙家人就是这样,样东西若是觉得好吃,非得下吃个够不成,她可以预见接下来两天家里估计只有馄饨吃了。

  果然,来到饭厅,每个人捧着个瓷碗吃馄饨的场景又重现了,小芋抚额,早知道就不整这个出来了。

  依次给冯氏高氏孙崇武他们请过安,孙崇武胡乱摆摆手:“家里没那么多规矩,偏生你总爱守着那个,坐下来直接吃饭。”

  说完咣当下,碗放下,又让小厮给盛了碗。

  小芋只好坐下端起碗开吃,其实她也是习惯了才如此的,小的时候在孤儿院见了老师什么的都要问好,吃饭也是规规矩矩排队去老师那里领。进了王家之后,虽然王员外和善可亲但该有的规矩却是样不少,真正拿她当大家闺秀来教的,小芋自然欣然遵守,没有半点异议。

  吃完早饭,男人们照例去衙门办公,女人们则就闲散的多,冯氏高氏起去了善和堂处理家务,孙媛媛则是约了小姐妹起出去吃茶。她现在最喜欢约了人去芋美人吃茶,等着别人订不到包间时,再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搞定,然后被人惊喜的赞叹,别提有多过瘾了。

  孙妍妍要研究诗词去不了,看来昨天那首词对她的感触很深,自从昨天从外面回来。她对小芋的态度就明显变了很多。小芋猜测也是因为诗词的原因。

  孙妍妍不去,孙潇潇自然也不打算去,双生子很多时候都是心意相通的。也喜欢待在起,因此孙媛媛除了撇撇嘴别无他法。

  她俩不去,小芋就知道自己这次又跑不掉了,苦着脸回青澜居收拾番。孙媛媛还嫌人少,说人多了表现起来才畅快。又让人去刘府把刘梦瑶姐妹俩给叫上了,这下倒是凑齐了七八个小姐妹,浩浩荡荡杀向茶楼去了。

  到了茶楼,进去就发现又被阻在了大厅。为啥呢,因为包间都被定了,这下又轮到孙媛媛发挥了。

  大手挥。“掌柜的,给我们让出来个最大的包间。茶水甜点,全部按最高规格来。”

  钱掌柜自然连连应下,虽然小芋明确表示自己若不是个人来的话,就把她当成最普通的茶客,但他心里明白不可能真的如此,东家始终都是东家。

  这手下震慑住了小伙伴们,众闺秀看着孙媛媛的眼神充满了惊喜和羡慕,孙媛媛则是装作不在乎似得邀请人入内,实则心里早已小开了花。

  等众人进了包间,刘家姐妹俩还没到,小芋俩个再加上三个平时与孙媛媛处的比较好的姐妹,无聊之下,五人玩起了纸牌。

  这玩意现在在京城算是传开了,很多闺阁小姐公子们都喜欢玩,规矩简单不说,还需要几个人的配合,人多可以玩出的花样自然也多,因此格外受那些常年被关在屋子里的小姐们喜欢。

  五个人玩四个人的纸牌,就要有人沦为看客,小芋主动请缨,当陪客,其他三人自然不同意,现在谁不知道孙家有个表小姐极受宣帝的宠爱,巴上她就等于巴上了皇上,也不知道是谁传出的这话,竟然还有鼻子有眼,听着的人还信了大半,对此小芋唯有苦笑,太抬举她了。

  其实小芋是真不想跟几人玩纸牌,不说孙媛媛的牌技日千里,现在打遍孙府无敌手,就连普通的丫鬟她都赢不了,明明是自己琢磨出来的玩意,她自己倒成了牌技最烂的个,这话说出去谁信,可偏偏却的确如此,小芋也是纳闷的不行,不过好在还有个牌技更烂的绿绮在底下垫底,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几人争执番,三人说什么不同意让小芋在边晾着,小芋心里横,干脆弄出来个另外种玩法,名为跑得快,多少人玩都可以,而且是人越多越好玩。

  说了玩法,几人都感觉极新鲜,唯有孙媛媛有些不乐意,因为她的牌技是里面人中最好的,平常就靠着这点东西辗压人为乐,现在猛然换种新的,还真吃不准能不能拔得头筹。

  不过她不乐意也也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打了轮的适应牌,接下来几人就开始真刀真枪的干了。

  等到刘梦瑶姐妹来的时候,孙媛媛已经输的满脸纸条了。

  刘梦蝶猛见到这个样子的孙媛媛,顿时喷笑,原本因为某些事而绷着的脸也缓了些。

  三人进了包间,对,是三人,至于明明只邀请了她们两人却来了三人的问题,小芋在看到刘梦涵的那瞬间就明白了。

  “怎么她也跟着来了,我可没邀请她。”孙媛媛捅了捅身边的刘梦蝶,小声道。

  刘梦蝶原本就因为她来而绷着的脸更难看了,不屑道:“还能怎样,还不是我那好大伯见尚书府相约,就非得让她也跟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还好意思跟过来,真是恬不知耻!”

  两人说话并没有什么避讳,虽然说的很小声,但众人又岂会察觉不出来,倒是刘梦瑶表现的很云淡风轻,丝毫不以为意的样子,小芋看了看正努力装淡定的刘梦涵,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特别是如果这本经开头时就已经有了错别字,更是让人头疼。未完待续

  第三百十八章满月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热门推荐:

  小芋愣,宣帝这是要给她赐婚吗?

  “这个这个怕是不太好吧,我与楚公子也不太熟啊。”不对,熟也不能答应啊。看宣帝脸色像是开玩笑,但小芋丝毫不敢侥幸,她心里忐忑的想您老人家应该不是认真的吧,自从昨天与屈函有了那层亲密关系之后,小芋就感觉似乎自己跟屈函的关系又近了层,具体什么说不清楚,倒有些认定的意思。

  “朕听说你们相处的不错,王妃似乎也挺喜欢你,飞玉也是表人才,你难道看不上?”宣帝眼里有种意味不明的笑意,不知道纯粹是逗小芋玩还是真动了心思。

  “不是不是,我哪敢看不上小王爷啊,额我们我们不太合适吧。”小芋结结巴巴,既不敢说看不上楚飞玉又不敢直接把屈函抖出来。

  开玩笑,小王爷都敢看不上,她不被京里的贵女砍死才怪,而且事情传到安乐王府两家的关系铁定要闹掰,跟屈函的事暂时也是处于暗处,并没有在明面上公开来,要不然个私相授受的帽子扣下来也够她喝壶的。

  “哦?怎么个不合适法?”宣帝摸着下巴,步步紧逼。

  小芋扯扯嘴角:“许是性格不合吧。”

  这个说法倒是新奇,性格不合也算是理由?

  “这个又是哪里杜撰来的,从来没听人说因性格不合而拒婚的,你倒是给朕说道说道。”

  小芋被宣帝逼的没法只好把后世那套婚姻说法给套用过来,既婚姻是两个家庭甚至于两个社会的磨合。

  “皇上您可能在这方面没有研究,两个人的婚事并不只是两个人个人的事那么简单,婚姻是代表两个家庭的融合,首先要讲究门当户对,这样两个家庭背景相同,不存在明显的地位贫富差距。那么融合起来也更契合,您想想,两人受过同样的教养,以后夫妻两个也能更少点争吵,多点温馨,从这点看来我跟小王爷并不适合。”

  宣帝沉思下,微微点头,表示认可,让小芋继续说下去。

  “小王爷那么尊贵的身份,以后也肯定是国家的栋梁之才。而我只是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这点上就可以看出来我们之间必定会有很大的分歧,再则我听说身为王爷会有正妃侧妃四个妾室的惯例,小芋只想以后找个心意对我好的人,所以从这点看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