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声谢。”

  两人相视笑,也不做过多客套,谈论起下个月的生意拓展来。

  当天下午茶楼每个员工都拿到了份份量不轻的红包,美其名曰奖金,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这是对他们个月辛勤劳动的肯定,当然也不忘在心里给自家老板点了个大大的赞。

  白蓝露了手,整出大桌子饭菜,小芋连带跟着过来的丫鬟和女宾那边的秋雨这些人美美的吃了顿。

  “白蓝手艺不错啊,张大哥可捡到宝了。”小芋笑着打趣埋头吃饭的白蓝。

  旁边那些丫鬟也是挤眉弄眼的,个劲的张大哥长张大哥短的笑话白蓝,弄的白蓝整天脸都是红红的。

  回到孙家,小芋刚进家门就感觉气氛不同以往,整个家里似乎都洋溢着股子喜气,连门房大爷都笑着张长满褶子的脸,连称表小姐又长高了。

  在前厅坐下,小芋问丫鬟:“家里出了什么喜事,个个都高兴的什么似得。”

  “回小姐的话,是二老爷有了消息,今天刚受到的家书,称是快到南疆了,让家里都放心。”丫鬟喜气洋洋说道。

  小芋闻言也是喜,这么多天没消息,虽知道定不会出事,但边关告急,京城这边天个红翎急书,家里和朝廷都跟着干着急,也无可奈何。

  “太好了,家书今天到的,想必这个时候二舅已经到了南疆,定能把南疆叛军打的落花流水。”小芋抚掌大赞,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说的好,就是要把他们打的屁股尿流才好,也让那些叛军知道我军的厉害无良女相最新章节。”

  孙媛媛大笑着从门外走进来。

  紧接着孙妍妍两人也过来了,大家急于分享这个喜讯,听说小芋回来了,就都跑到这边来了。

  “你们怎么都过来了,刚刚个人都不在,我还以为你们出去了呢。”

  孙媛媛随意道:“在母亲院子里说话呢,听说四哥这悔可立了大功了,二叔信里没说,不过想来他们这行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

  孙妍妍两人也是猛点头,看来孙永军这封家书给了她们莫大的信心。

  这时孙媛媛贼兮兮的跑来勾住小芋的脖子:“说,你是不是又偷偷捣鼓出来什么东西了,二叔信里还说你功不可没呢,快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告诉别人。”

  不得不说。孙媛媛有时候特能抓重点,往往能语中的,但她自己却从来没有意识道。

  小芋凑到她耳边说:“这个可是事关大楚兴亡的恶魔,你确信要知道?”

  小芋似笑非笑的看着孙媛媛,看的她心里发毛,心里打鼓的想着真这么厉害?

  小芋挑眉,你不信我的话。难道还不信二舅的话?

  孙媛媛擦擦额角并不存在的虚汗。连忙摇头,这丫头吓到了。

  小芋心中好笑,还以为她多大的胆子呢。没想到几句话就打发了,不过说来那个东西也确实得看好了,若真是传的哪里都是,那大楚离灭亡也不远了。

  孙潇潇看不过俩人的眉来眼去。戳戳小芋:“你们说什么呢,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是不是爹爹给我们捎了好东西,你们俩想独吞?”

  “没有,绝对没有,二叔就捎了封家书你又不是没看到。”孙媛媛连忙否认。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可这行为落在孙潇潇眼里就是心虚的意思,她严刑逼供的半天,奈何小芋和孙媛媛守口如瓶。只能怀疑的盯着来人猛看,孙妍妍则是在旁笑。也不说帮着她

  孙妍妍自从上次发泄了情绪,最近直都很正常,仿佛完全没有那件事般,对待小芋也是完全没有点芥蒂,这让直心里别扭的小芋暗自好笑自己又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几人说说笑笑,晃眼到了晚上,小芋决定做大餐给大家吃,孙媛媛几人笑着欢呼,连整天都不见的孙文勇都特地跑了出来,等着大餐降临。

  只是看到孙文勇出来的那刹那,小芋敏锐的捕捉到绿绮身子瞬间的僵硬,暗暗记下,打定主意晚上定要从这丫头嘴里把话掏出来,要不然天天这样魂不守舍的可不行,看来根源好似出在二哥身上啊。

  见绿绮眼神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看过来,孙文勇心里好笑的同时也有些微赧,脸差点红了,连忙走了。

  他走,绿绮倒是松了口气。

  等到晚上大家坐在起吃饭时,莫名的发现自己面前的大瓷碗里竟然都有满满碗的淡黄铯液体,闻着有些酒味,有些淡,不知道小芋又是搞什么名堂。

  只要是酒孙崇武都不怵,连忙拿起来闷了大口,喝完面色古怪的看着小芋:“这个是什么酒,怎么如此古怪,也太淡了点吧?”

  正等着别人发问的小芋,闻言兴奋的端起喝了小口,喜滋滋的对大家道:“这个可是好东西,我叫它啤酒,喝起来既爽口度数又低,对身体基本无害,可是老少皆宜的大众饮品邪魅殿少,霸上神秘校花特工。”

  对于啤酒,小芋之前就已经做了许多的试验,度数控制的很好,但想要往酒里压制气泡很难,因此今天端出来的这些严格说出来不算整整的啤酒,只是有那么丝神韵,口感上也比般的土酒要好点,最重要的是喝不醉,最适合大家欢庆的时候饮用,今天这个气氛就很好,因此她才把它拿出来。

  “哦?这么神奇,我也尝尝。”孙媛媛说起也抿了小口,入口的刺激让她微微愣,随即便大口咽了下去。

  从杨家出来,小芋并没有随几人回府,而是带着众丫鬟去了茶楼,闲着没事,她需要茶楼的进项账册什么的,也好在总跟那些人争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依然是悄无声息的进来,没有惊动前面喝茶的茶客和挑选饰品的小姐们。

  “东家,你来了,可是还要上次那种绿豆糕?”钱掌柜听说小芋来了,摆脱身边的茶客亲自来到后院伺候。

  若说之前他看小芋是在看个财主,那么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与相处,小芋某些时候的某些举措真是让他这个当了十多年的掌柜的人都吃惊不已,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就算是出身大户人家可懂的这么多,还是让人心惊的很,至此再也不敢怀有丝侥幸,对待小芋也更加的恭敬了。

  “不用了,把最近几个月的账册拿来我看下,你去前面忙吧。我有什么需要会找白蓝的。”小芋笑着摇摇头。

  钱掌柜心里惊,要看账册?可别是东家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了吧,只是他虽有些疑虑,但也不能巴着账册不给小芋看,只好压下心中的忐忑把账册拿了出来,神思不属的回到了前厅。

  小芋倒是没有他想的那些心思,只是闲来无聊随便翻翻罢了。心里也好有个底。她相信这些人不敢耍滑头,毕竟这茶楼打出去的名声可是皇家的,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想着在这上面做文章。

  没有察觉钱掌柜的心思。小甲她们都去女宾那边玩去了,只留了绿绮在身边,平时这个时候闹得最欢畅的肯定是绿绮,只不过今天她直怪怪的。话也少的很,问她怎么了也不说。小芋时也拿她没有办法。

  账册笔笔的记得很清楚,小芋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次找的帐房确实不错,上次聘用的是个胡子花白的老者。干这行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但奈何有个缺点就是耐不住久坐,但是偌大个茶楼每天生意都是好的很。他个帐房忙起来更是坐整天都有可能,所以那位大爷很快光荣退休了。

  接下来又连续请了几个帐房。钱掌柜都不甚满意,但好歹每天的帐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最近又特别找了个落第的秀才,听说家境贫寒,家中有幼妻,老母病重,能写会算,现在看着倒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干长久来。

  每天的盈余目了然,看着不断上涨的生意,小芋满意的笑了,而她满意,下面的人就有福利了,若是白蓝在旁边的话定知道大家今天又有红包拿了。

  钱掌柜被找了来,还没进门就做好了心理建设,若是东家不满意的话,怎么也要好好表现,定不能把这铁饭碗给丢了,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嗷嗷待哺的幼儿等着他抚养呢。

  “钱先生,你做的不错,这个月茶楼盈余总比上个月又增加了三成,钱掌柜居功至伟,小芋不会让先生白白辛苦的。”

  还没等钱掌柜说什么,小芋就先笑着赞了句,钱掌柜欣喜的不行,本来以为的坏事先在变成了好事,笑的见牙不见眼,哪还有平常在外头严肃板正的样子。

  “承蒙东家看得起,老朽可是当不起这四个字,是大家起努力的结果。”钱掌柜努力忍着心中的笑意,谦虚道。

  小芋却是拱手拜谢:“钱先生客气了,茶楼多亏有你坐镇才少了这诸多麻烦,实在当得起小芋这声谢重生之文娱神话最新章节。”

  两人相视笑,也不做过多客套,谈论起下个月的生意拓展来。

  当天下午茶楼每个员工都拿到了份份量不轻的红包,美其名曰奖金,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这是对他们个月辛勤劳动的肯定,当然也不忘在心里给自家老板点了个大大的赞。

  白蓝露了手,整出大桌子饭菜,小芋连带跟着过来的丫鬟和女宾那边的秋雨这些人美美的吃了顿。

  “白蓝手艺不错啊,张大哥可捡到宝了。”小芋笑着打趣埋头吃饭的白蓝。

  旁边那些丫鬟也是挤眉弄眼的,个劲的张大哥长张大哥短的笑话白蓝,弄的白蓝整天脸都是红红的。

  回到孙家,小芋刚进家门就感觉气氛不同以往,整个家里似乎都洋溢着股子喜气,连门房大爷都笑着张长满褶子的脸,连称表小姐又长高了。

  在前厅坐下,小芋问丫鬟:“家里出了什么喜事,个个都高兴的什么似得。”

  “回小姐的话,是二老爷有了消息,今天刚受到的家书,称是快到南疆了,让家里都放心。”丫鬟喜气洋洋说道。

  小芋闻言也是喜,这么多天没消息,虽知道定不会出事,但边关告急,京城这边天个红翎急书,家里和朝廷都跟着干着急,也无可奈何。

  “太好了,家书今天到的,想必这个时候二舅已经到了南疆,定能把南疆叛军打的落花流水。”小芋抚掌大赞,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说的好,就是要把他们打的屁股尿流才好,也让那些叛军知道我军的厉害。”

  孙媛媛大笑着从门外走进来。

  紧接着孙妍妍两人也过来了,大家急于分享这个喜讯。听说小芋回来了,就都跑到这边来了。

  “你们怎么都过来了,刚刚个人都不在,我还以为你们出去了呢。”

  孙媛媛随意道:“在母亲院子里说话呢,听说四哥这悔可立了大功了,二叔信里没说,不过想来他们这行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

  孙妍妍两人也是猛点头。看来孙永军这封家书给了她们莫大的信心。

  这时孙媛媛贼兮兮的跑来勾住小芋的脖子:“说。你是不是又偷偷捣鼓出来什么东西了,二叔信里还说你功不可没呢,快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告诉别人。”

  不得不说,孙媛媛有时候特能抓重点,往往能语中的,但她自己却从来没有意识道。

  小芋凑到她耳边说:“这个可是事关大楚兴亡的恶魔。你确信要知道?”

  小芋似笑非笑的看着孙媛媛,看的她心里发毛。心里打鼓的想着真这么厉害?

  小芋挑眉,你不信我的话,难道还不信二舅的话?

  孙媛媛擦擦额角并不存在的虚汗,连忙摇头。这丫头吓到了。

  小芋心中好笑,还以为她多大的胆子呢,没想到几句话就打发了。不过说来那个东西也确实得看好了,若真是传的哪里都是。那大楚离灭亡也不远了。

  孙潇潇看不过俩人的眉来眼去,戳戳小芋:“你们说什么呢,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吗,是不是爹爹给我们捎了好东西,你们俩想独吞?”

  “没有,绝对没有,二叔就捎了封家书你又不是没看到英雄领主。”孙媛媛连忙否认,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可这行为落在孙潇潇眼里就是心虚的意思,她严刑逼供的半天,奈何小芋和孙媛媛守口如瓶,只能怀疑的盯着来人猛看,孙妍妍则是在旁笑,也不说帮着她

  孙妍妍自从上次发泄了情绪,最近直都很正常,仿佛完全没有那件事般,对待小芋也是完全没有点芥蒂,这让直心里别扭的小芋暗自好笑自己又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几人说说笑笑,晃眼到了晚上,小芋决定做大餐给大家吃,孙媛媛几人笑着欢呼,连整天都不见的孙文勇都特地跑了出来,等着大餐降临。

  只是看到孙文勇出来的那刹那,小芋敏锐的捕捉到绿绮身子瞬间的僵硬,暗暗记下,打定主意晚上定要从这丫头嘴里把话掏出来,要不然天天这样魂不守舍的可不行,看来根源好似出在二哥身上啊。

  见绿绮眼神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看过来,孙文勇心里好笑的同时也有些微赧,脸差点红了,连忙走了。

  他走,绿绮倒是松了口气。

  等到晚上大家坐在起吃饭时,莫名的发现自己面前的大瓷碗里竟然都有满满碗的淡黄铯液体,闻着有些酒味,有些淡,不知道小芋又是搞什么名堂。

  只要是酒孙崇武都不怵,连忙拿起来闷了大口,喝完面色古怪的看着小芋:“这个是什么酒,怎么如此古怪,也太淡了点吧?”

  正等着别人发问的小芋,闻言兴奋的端起喝了小口,喜滋滋的对大家道:“这个可是好东西,我叫它啤酒,喝起来既爽口度数又低,对身体基本无害,可是老少皆宜的大众饮品。”

  对于啤酒,小芋之前就已经做了许多的试验,度数控制的很好,但想要往酒里压制气泡很难,因此今天端出来的这些严格说出来不算整整的啤酒,只是有那么丝神韵,口感上也比般的土酒要好点,最重要的是喝不醉,最适合大家欢庆的时候饮用,今天这个气氛就很好,因此她才把它拿出来。

  “哦?这么神奇,我也尝尝。”孙媛媛说起也抿了小口,入口的刺激让她微微愣,随即便大口咽了下去。

  从杨家出来,小芋并没有随几人回府,而是带着众丫鬟去了茶楼,闲着没事,她需要茶楼的进项账册什么的,也好在总跟那些人争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依然是悄无声息的进来,没有惊动前面喝茶的茶客和挑选饰品的小姐们。

  “东家。你来了,可是还要上次那种绿豆糕?”钱掌柜听说小芋来了,摆脱身边的茶客亲自来到后院伺候。

  若说之前他看小芋是在看个财主,那么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与相处,小芋某些时候的某些举措真是让他这个当了十多年的掌柜的人都吃惊不已,明明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就算是出身大户人家可懂的这么多。还是让人心惊的很。至此再也不敢怀有丝侥幸,对待小芋也更加的恭敬了。

  “不用了,把最近几个月的账册拿来我看下。你去前面忙吧,我有什么需要会找白蓝的。”小芋笑着摇摇头。

  钱掌柜心里惊,要看账册?可别是东家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了吧,只是他虽有些疑虑。但也不能巴着账册不给小芋看,只好压下心中的忐忑把账册拿了出来。神思不属的回到了前厅。

  小芋倒是没有他想的那些心思,只是闲来无聊随便翻翻罢了,心里也好有个底,她相信这些人不敢耍滑头。毕竟这茶楼打出去的名声可是皇家的,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想着在这上面做文章。

  没有察觉钱掌柜的心思,小甲她们都去女宾那边玩去了。只留了绿绮在身边,平时这个时候闹得最欢畅的肯定是绿绮重生之末世幽岚。只不过今天她直怪怪的,话也少的很,问她怎么了也不说,小芋时也拿她没有办法。

  账册笔笔的记得很清楚,小芋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次找的帐房确实不错,上次聘用的是个胡子花白的老者,干这行也算是经验丰富了,但奈何有个缺点就是耐不住久坐,但是偌大个茶楼每天生意都是好的很,他个帐房忙起来更是坐整天都有可能,所以那位大爷很快光荣退休了。

  接下来又连续请了几个帐房,钱掌柜都不甚满意,但好歹每天的帐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最近又特别找了个落第的秀才,听说家境贫寒,家中有幼妻,老母病重,能写会算,现在看着倒还不错,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干长久来。

  每天的盈余目了然,看着不断上涨的生意,小芋满意的笑了,而她满意,下面的人就有福利了,若是白蓝在旁边的话定知道大家今天又有红包拿了。

  钱掌柜被找了来,还没进门就做好了心理建设,若是东家不满意的话,怎么也要好好表现,定不能把这铁饭碗给丢了,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嗷嗷待哺的幼儿等着他抚养呢。

  “钱先生,你做的不错,这个月茶楼盈余总比上个月又增加了三成,钱掌柜居功至伟,小芋不会让先生白白辛苦的。”

  还没等钱掌柜说什么,小芋就先笑着赞了句,钱掌柜欣喜的不行,本来以为的坏事先在变成了好事,笑的见牙不见眼,哪还有平常在外头严肃板正的样子。

  “承蒙东家看得起,老朽可是当不起这四个字,是大家起努力的结果。”钱掌柜努力忍着心中的笑意,谦虚道。

  小芋却是拱手拜谢:“钱先生客气了,茶楼多亏有你坐镇才少了这诸多麻烦,实在当得起小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