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回去,小芋可不愿意受她们奚落,虽然知道那都是开玩笑的,但真心点都伤不起了。

  三人面面相觑,这就走了,这也太反常了吧。

  孙媛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总感觉小芋是听了自己那句话才更加伤心的,绿绮是成了公主?怎么可能。

  小芋这样的状态很快被冯氏得知,冯氏头疼的看着孙媛媛三人交上来的绣品,心里思索着小芋这又是怎么了,她倒是没把这情况联系到绿绮身上,这么大个府里少了个丫鬟根本无关紧要,况且据她得知的消息绿绮实际上是与失散多年的父母相认了——实际上是听孙媛媛打的小报告,不过这有什么好可惜的,应该高兴才是。

  难道是因为屈函的事,想到前次听说过长兴皇后反对赐婚的事,冯氏认为自己真相了。

  把小芋叫过来好生安慰番,小芋以为终于找到了组织,谁知下句就听出了不对劲,虽然都跟长兴皇后有关,但完全不是同件事好吗?

  好不容易捱到吃饭时间,出去上班的孙家男人都回来了,小芋失魂落魄的走到餐厅,如同嚼蜡的吞下碗米饭。

  楚晔厉喝楚飞鸿呲牙咧嘴的走进来,看到小芋已经坐在那里了,吓的大气不敢出,也不往跟前凑了,找了离小芋远远的地方,匆匆吃完饭就回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女魔王心情好像更差了,得赶快离开她十丈之外。

  小芋撇撇嘴不搭理,这么胆小,还皇子呢。

  接连被人刺激,外加在伤口上撒盐,另外安慰不到地方,她的心情已经差的想杀人了。

  这样待着实在烦闷,小芋突然好想看到惠安郡主,赵子凝也行,再不行姜月薇也凑合,好歹让人出出闷气。未完待续。。

  356  10>

  第三百五十章夺嫡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安乐王笑容诡异的目送众人离去,小芋回头看了眼,总觉的慎得慌,有哪里不对吗?

  屈函远远看着小芋上了马车,这才离开,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盯着楚飞龙看了眼。

  楚飞龙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心里紧,难道有人想要对付我?头探出马车朝外看了看,正巧看到永兴候府的马车绝尘而去。

  马车中楚晔向来是跟小芋乘坐辆马车的,楚飞鸿处处跟楚晔比着来,自然也上了马车。

  小芋看着身旁两个半大点的男孩子,心中总有些疑惑,安乐王临别那诡异笑总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其实本来说好连楚飞宇也要跟着起去的,但王妃嫌那小子太闹腾,怕来了孙府闯祸,因此被留了下来,为此,那小屁孩在众人走之前还大闹了好久,不过小芋猜测应该是王妃不舍得小儿子离开自己,才执意把人留在身边的。

  马车中的楚飞鸿看起来很老实,虽然依旧是看楚晔不顺眼,而且只要楚晔说个什么,他必定是大家反驳的,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了,怎么还那么较真。

  到了孙家,给楚飞鸿安排好住处,是离武落院不远的处小院子,结果这家伙死活不同意,非要跟楚晔住在起,冯氏无法,只能在小晔的房间里又加了个床,对此,楚晔并未表现出什么不满,他从小孤单人,现在能有个陪伴他的伙伴再好不过了。

  男孩子的成长跟女孩不样。他们需要同伴,需要志趣相投的朋友,需要勇气。需要成长这些都不是跟小芋和绿绮在起能学会的。

  楚晔跟小芋在起时更像是个老师,尊敬多于亲近,偶尔顽皮;而他跟绿绮在起时则是像姐姐,亲近自然。孙家其他人当然也是如此,但孙家却没有他这么大的孩子,因此很多时候楚晔也是孤单的。

  两家说好楚飞鸿在孙家小住段时间,因此他的应物事都带的很齐全。孙府只要提供住宿和吃饭便好了。

  但是直到当天晚上小芋才体会到这熊孩子的难伺候之处。

  饭菜有点点不合口味就拒绝再食,孙家头大的碗上来,刚吃了两口就吐了。说米饭蒸的不香,菜更是吃了两口就不吃了,说盐太多了,茶水冷点也不行热点也不行。孙家人向来粗糙惯了。哪里会讲究这些,熏香非要希奇无比的龙涎香,天啊,孙家就没有熏香他不知道吗,连平时最是文静的孙妍妍都是从来不点熏香的,这个嫌弃旧了,那个嫌弃脏了,简直极度难以伺候的主。

  孙崇武直接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巴掌。咧咧嘴吃饱喝足就回去了,其他人自然不敢这样。但总不能让他饿着啊,没办法,全家想办法,经小芋的手做出来的种口味奇特的元宵,这才逮着他没吃过的空档,给喂下去了半碗。

  小芋揉着发酸的腰,无比后悔下午怎么就答应把那孩子给带回来了呢,这那是金贵的皇家子弟模样啊,这根本就是坑爹坑妈坑队友的存在!

  如果能把他直接踢回家就好,小芋懵懵懂懂的想着。

  可惜天不遂人愿,第二天大早,小芋洗簌完毕,刚刚来到饭厅就见家里的厨娘战战兢兢的站在弓着腰,前面坐着脸不耐烦的楚飞鸿。

  楚晔在旁替那厨娘说话:“好了好了,不就是不小心多放了勺糖吗,你要是不满意,下次自己放不就行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么。”

  “这那时勺糖的问题,这是做事的态度问题,你们孙家向来都是如此吗,怎么府里的下人这么粗心,饭菜做的难吃就罢了,偏还不认真,这样下去怎么活啊。”

  “咳咳,谁的粥糖放多了,你不喝我喝,正好我喜欢喝甜的。”小芋走过去,摆摆手让那厨娘下去了。

  其实这点事情根本就是没必要在意的,孙家平时也没这么多讲究,向来是给什么吃什么,从来不挑嘴,哪像王府那般,举动都要有章法,言行都要有规矩,这在孙家向来是行不通的,因为往上推孙崇武哪里就过不了这关,更别提下面那些小的了,因此下人平时做事也是随意的很,但孙家绝对没有出现过什么主仆之间的丑事,下人们相处的也极好,小芋直以来这是个不错的家风。

  坐在桌子前,小芋拿过楚飞鸿前面的那碗粥就喝了起来,入口丝滑,黏稠适中而且甜丝丝的,大清早吃甜的果然心情棒棒哒。

  “你,你,怎么喝我的粥?”楚飞鸿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样,手指着小芋张口结舌。

  楚晔终于逮到机会回刺过去:“这有什么呀,你嫌弃总不能不让别人和吧,看就是个没吃过苦的公子哥,娇气!”

  楚晔说这话时的口气完全是鄙视加恶劣,当然小芋还从中察觉到丝羡慕,他掩饰的很好,楚飞鸿没有看出来。

  “你说谁娇气,我这是规矩,这粥我都尝了勺了,怎么能让芋姐姐吃我剩下的东西。”楚飞鸿反驳道。

  楚晔道:“这有啥啊,在孙家可没有这样的规矩,你要是嫌弃这里不好可以回你家的王府,也没谁拦着你。”

  自从楚飞鸿来了,楚晔除了刚开始找到玩伴的兴奋,接下来就是浓浓的嫉妒与失落,看着全家人都围着楚飞鸿转悠,他不吃饭还专门给他开了小灶,这是他之前都没有的待遇,他现在看楚飞鸿也是不顺眼的很。

  小芋为这句话喝了声彩,心里非常期盼楚飞鸿这小子能气之下直接收拾东西走人,这熊孩子还这瞎了那个名。

  谁知楚飞鸿听了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静下来想了想,最后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得,又让侍女给他盛了碗粥过来。

  孙家向来大气。就算是盛粥的碗都比别人家大,浓浓的八宝粥再放点糖真是早餐的不二之选。

  只是这次楚飞鸿拿起勺子就着尝了下,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最后还是喝了下去。

  三人吃饭算是最后批,孙崇武早先就吃过了,这会估计已经到了衙门里,冯氏也用过了。正召集了管事处理家大小的杂事。

  吃过早饭,楚飞鸿提出要去演武场跟楚晔比试武艺,他刚刚吃饭时没有说过楚晔。决定在武力上找回点场子,顺便蹂躏下楚晔。

  两个男孩大家实在没什么看头,在四周都是高手环绕的小芋眼里,都是些花架子。实在没多少攻击力。楚晔这段时间跟着练武师傅学了些招式,现在用出来还有些生涩,不过楚飞鸿是个小瘦孩,标准的营养不良,虽然比楚晔大了两岁,但却没他力气大,因此两人也算打了个旗鼓相当。

  “小晔,加油。我挺你!”绿绮领着些丫鬟在旁边大喊。

  有喊九皇子加油的,有喊楚少爷加油的。反正两人都姓楚,管他谁是谁。

  两人在场中打的大汗淋漓,早春的天更是头上直接冒汗,两人都是气虚喘喘,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楚飞鸿明显后继无力,楚晔则是还有余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分出胜负了。

  果然没过刻钟,楚飞鸿就被楚晔打趴下了,楚晔也是累的直喘气。

  绿绮连忙带着群丫鬟把两人抬回武落院,擦汗的擦汗,揉腿的揉腿,让楚飞鸿身上的酸疼减少很多。

  不过他还是沮丧的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打不过楚晔那小子,连饭也没他吃得多,而且他的那些生活习惯明显在孙家行不通,虽然没有人真正说落他,但少年敏锐的心里还是察觉到了这点,今天早上更是直接被楚晔鄙视了,这让这个小小的少年有些不平衡又有些失落。

  安乐王府内,此时正是另片场景,安乐王嘿嘿笑,完全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你呀,怎么就让飞鸿去了孙家呢,这要给人家找多大麻烦,这个时候想必鸿儿正闹着不吃饭吧,唉,也难为他们了,我看还是赶快把鸿儿接回来吧。”

  王妃对自己这个丈夫算是没辙了。

  “嘿嘿,你知道什么,你以为皇兄把小九放在孙家真是为了给他找个人照顾,要真是这样,宫里没有儿子的妃子多了去了,用得着放在孙家?我让鸿儿过去也是想他能抓住机会,跟小九打好关系,对他以后总有好处的。”安乐王说道。

  “那是——”王妃大惊。

  “唉,孙家这次可算是转了福运了,孙崇武那老小子估计早看出来了。”安乐王摇头叹息。

  王妃默然,照这么看来,孙家完全就是前程似锦好的不能再好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丫鬟禀报大爷过来请安。

  楚飞玉走进来,向父母各自问了安。

  安乐王勉励了他几句,接下来就轮到王妃问话了。

  “飞玉,昨天来的那些丫头,你可是看上了哪个?直接跟母妃说,母妃派人上门提亲。”安乐王笑容诡异的目送众人离去,小芋回头看了眼,总觉的慎得慌,有哪里不对吗?

  屈函远远看着小芋上了马车,这才离开,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盯着楚飞龙看了眼。

  楚飞龙冷不丁打了个喷嚏,心里紧,难道有人想要对付我?头探出马车朝外看了看,正巧看到永兴候府的马车绝尘而去。

  马车中楚晔向来是跟小芋乘坐辆马车的,楚飞鸿处处跟楚晔比着来,自然也上了马车。

  小芋看着身旁两个半大点的男孩子,心中总有些疑惑,安乐王临别那诡异笑总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其实本来说好连楚飞宇也要跟着起去的,但王妃嫌那小子太闹腾,怕来了孙府闯祸,因此被留了下来,为此,那小屁孩在众人走之前还大闹了好久,不过小芋猜测应该是王妃不舍得小儿子离开自己。才执意把人留在身边的。

  马车中的楚飞鸿看起来很老实,虽然依旧是看楚晔不顺眼,而且只要楚晔说个什么。他必定是大家反驳的,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了,怎么还那么较真。

  到了孙家,给楚飞鸿安排好住处,是离武落院不远的处小院子,结果这家伙死活不同意,非要跟楚晔住在起。冯氏无法,只能在小晔的房间里又加了个床,对此。楚晔并未表现出什么不满,他从小孤单人,现在能有个陪伴他的伙伴再好不过了。

  男孩子的成长跟女孩不样,他们需要同伴。需要志趣相投的朋友。需要勇气,需要成长这些都不是跟小芋和绿绮在起能学会的。

  楚晔跟小芋在起时更像是个老师,尊敬多于亲近,偶尔顽皮;而他跟绿绮在起时则是像姐姐,亲近自然。孙家其他人当然也是如此,但孙家却没有他这么大的孩子,因此很多时候楚晔也是孤单的。

  两家说好楚飞鸿在孙家小住段时间,因此他的应物事都带的很齐全。孙府只要提供住宿和吃饭便好了。

  但是直到当天晚上小芋才体会到这熊孩子的难伺候之处。

  饭菜有点点不合口味就拒绝再食,孙家头大的碗上来。刚吃了两口就吐了,说米饭蒸的不香,菜更是吃了两口就不吃了,说盐太多了,茶水冷点也不行热点也不行,孙家人向来粗糙惯了,哪里会讲究这些,熏香非要希奇无比的龙涎香,天啊,孙家就没有熏香他不知道吗,连平时最是文静的孙妍妍都是从来不点熏香的,这个嫌弃旧了,那个嫌弃脏了,简直极度难以伺候的主。

  孙崇武直接照着他的后脑勺就是巴掌,咧咧嘴吃饱喝足就回去了,其他人自然不敢这样,但总不能让他饿着啊,没办法,全家想办法,经小芋的手做出来的种口味奇特的元宵,这才逮着他没吃过的空档,给喂下去了半碗。

  小芋揉着发酸的腰,无比后悔下午怎么就答应把那孩子给带回来了呢,这那是金贵的皇家子弟模样啊,这根本就是坑爹坑妈坑队友的存在!

  如果能把他直接踢回家就好,小芋懵懵懂懂的想着。

  可惜天不遂人愿,第二天大早,小芋洗簌完毕,刚刚来到饭厅就见家里的厨娘战战兢兢的站在弓着腰,前面坐着脸不耐烦的楚飞鸿。

  楚晔在旁替那厨娘说话:“好了好了,不就是不小心多放了勺糖吗,你要是不满意,下次自己放不就行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么。”

  “这那时勺糖的问题,这是做事的态度问题,你们孙家向来都是如此吗,怎么府里的下人这么粗心,饭菜做的难吃就罢了,偏还不认真,这样下去怎么活啊。”

  “咳咳,谁的粥糖放多了,你不喝我喝,正好我喜欢喝甜的。”小芋走过去,摆摆手让那厨娘下去了。

  其实这点事情根本就是没必要在意的,孙家平时也没这么多讲究,向来是给什么吃什么,从来不挑嘴,哪像王府那般,举动都要有章法,言行都要有规矩,这在孙家向来是行不通的,因为往上推孙崇武哪里就过不了这关,更别提下面那些小的了,因此下人平时做事也是随意的很,但孙家绝对没有出现过什么主仆之间的丑事,下人们相处的也极好,小芋直以来这是个不错的家风。

  坐在桌子前,小芋拿过楚飞鸿前面的那碗粥就喝了起来,入口丝滑,黏稠适中而且甜丝丝的,大清早吃甜的果然心情棒棒哒。

  “你,你,怎么喝我的粥?”楚飞鸿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样,手指着小芋张口结舌。

  楚晔终于逮到机会回刺过去:“这有什么呀,你嫌弃总不能不让别人和吧,看就是个没吃过苦的公子哥,娇气!”

  楚晔说这话时的口气完全是鄙视加恶劣,当然小芋还从中察觉到丝羡慕,他掩饰的很好,楚飞鸿没有看出来。

  “你说谁娇气,我这是规矩,这粥我都尝了勺了,怎么能让芋姐姐吃我剩下的东西。”楚飞鸿反驳道。

  楚晔道:“这有啥啊,在孙家可没有这样的规矩。你要是嫌弃这里不好可以回你家的王府,也没谁拦着你。”

  自从楚飞鸿来了,楚晔除了刚开始找到玩伴的兴奋。接下来就是浓浓的嫉妒与失落,看着全家人都围着楚飞鸿转悠,他不吃饭还专门给他开了小灶,这是他之前都没有的待遇,他现在看楚飞鸿也是不顺眼的很。

  小芋为这句话喝了声彩,心里非常期盼楚飞鸿这小子能气之下直接收拾东西走人,这熊孩子还这瞎了那个名。

  谁知楚飞鸿听了并没有恼羞成怒。而是静下来想了想,最后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似得,又让侍女给他盛了碗粥过来。

  孙家向来大气。就算是盛粥的碗都比别人家大,浓浓的八宝粥再放点糖真是早餐的不二之选。

  只是这次楚飞鸿拿起勺子就着尝了下,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最后还是喝了下去。

  三人吃饭算是最后批。孙崇武早先就吃过了。这会估计已经到了衙门里,冯氏也用过了,正召集了管事处理家大小的杂事。

  吃过早饭,楚飞鸿提出要去演武场跟楚晔比试武艺,他刚刚吃饭时没有说过楚晔,决定在武力上找回点场子,顺便蹂躏下楚晔。

  两个男孩大家实在没什么看头,在四周都是高手环绕的小芋眼里。都是些花架子,实在没多少攻击力。楚晔这段时间跟着练武师傅学了些招式,现在用出来还有些生涩,不过楚飞鸿是个小瘦孩,标准的营养不良,虽然比楚晔大了两岁,但却没他力气大,因此两人也算打了个旗鼓相当。

  “小晔,加油,我挺你!”绿绮领着些丫鬟在旁边大喊。

  有喊九皇子加油的,有喊楚少爷加油的,反正两人都姓楚,管他谁是谁。

  两人在场中打的大汗淋漓,早春的天更是头上直接冒汗,两人都是气虚喘喘,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楚飞鸿明显后继无力,楚晔则是还有余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分出胜负了。

  果然没过刻钟,楚飞鸿就被楚晔打趴下了,楚晔也是累的直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