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上找回点场子,顺便蹂躏下楚晔。

  两个男孩大家实在没什么看头,在四周都是高手环绕的小芋眼里,都是些花架子,实在没多少攻击力,楚晔这段时间跟着练武师傅学了些招式,现在用出来还有些生涩,不过楚飞鸿是个小瘦孩,标准的营养不良,虽然比楚晔大了两岁,但却没他力气大,因此两人也算打了个旗鼓相当。

  “小晔,加油,我挺你!”绿绮领着些丫鬟在旁边大喊。

  有喊九皇子加油的,有喊楚少爷加油的,反正两人都姓楚,管他谁是谁。

  两人在场中打的大汗淋漓,早春的天更是头上直接冒汗,两人都是气虚喘喘,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楚飞鸿明显后继无力,楚晔则是还有余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分出胜负了。

  果然没过刻钟,楚飞鸿就被楚晔打趴下了,楚晔也是累的直喘气。

  绿绮连忙带着群丫鬟把两人抬回武落院,擦汗的擦汗,揉腿的揉腿,让楚飞鸿身上的酸疼减少很多。

  不过他还是沮丧的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打不过楚晔那小子,连饭也没他吃得多,而且他的那些生活习惯明显在孙家行不通,虽然没有人真正说落他,但少年敏锐的心里还是察觉到了这点,今天早上更是直接被楚晔鄙视了,这让这个小小的少年有些不平衡又有些失落。

  安乐王府内,此时正是另片场景,安乐王嘿嘿笑,完全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你呀,怎么就让飞鸿去了孙家呢,这要给人家找多大麻烦,这个时候想必鸿儿正闹着不吃饭吧,唉,也难为他们了,我看还是赶快把鸿儿接回来吧。”

  王妃对自己这个丈夫算是没辙了。

  “嘿嘿,你知道什么,你以为皇兄把小九放在孙家真是为了给他找个人照顾,要真是这样,宫里没有儿子的妃子多了去了,用得着放在孙家?我让鸿儿过去也是想他能抓住机会,跟小九打好关系,对他以后总有好处的。”安乐王说道。

  “那是——”王妃大惊。

  “唉,孙家这次可算是转了福运了,孙崇武那老小子估计早看出来了。”安乐王摇头叹息。

  王妃默然,照这么看来,孙家完全就是前程似锦好的不能再好了。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丫鬟禀报大爷过来请安。

  楚飞玉走进来,向父母各自问了安。

  安乐王勉励了他几句,接下来就轮到王妃问话了。

  “飞玉,昨天来的那些丫头,你可是看上了哪个?直接跟母妃说,母妃派人上门提亲未完待续

  第三百九十四章得子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楚飞玉道:“母亲,这事先不急。”

  “这么说来就是个都没看上?”王妃好笑的看着大儿子,眼里满是戏谑。

  楚飞玉默然。

  “昨天来的可都是京城有名的大家闺秀了,你若真是个都没瞧上,母亲可就要替你做主了。”

  “我刚回来,对于京城切都还不熟,这个事情可以先缓缓。”楚飞玉还是回绝。

  王妃点头,不过随即又开口试探道:“我瞧着孙家那个表姑娘倒还不错,人长的美,家教也好,心灵手巧的,听说你昨天与她见过面,还专门领了她们进府,你看她怎么样?”

  其实昨天见到小芋时,王妃就已经十分满意,只是觉得两家的身份有些悬殊,因此才有些犹豫不决,不过刚刚听了安乐王那番话却是动摇了,如果宣帝真的有意将皇位传给小九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将来孙家的地位会有多显赫,小芋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也会成为楚飞玉绝好的助力。

  而且从另方面想,小芋给王妃的印象也比其他姑娘要好得多,不提她现在被宣帝那么重视,就光是她看人的眼神都与别人不同,混到王妃这个地位,哪个不是练的火眼金睛,那个姑娘什么样的性情眼就能看出来,王妃就是瞧出小芋眼神清澈,但偶尔间的灵动却又极吸引人,说明这姑娘是没有坏心眼,二来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再结合她能从个寄人篱下的小女孩到现在处处受到孙家人的爱戴与喜欢,相传更是能来钱的,这简直就是当家主母的不二人选。

  想到这里,王妃真是对小芋极为满意的。就算小芋身份低点,也不是没有身份低的好处,这样至少不会进门就压着她,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王妃眼睛紧紧盯着自家大儿子,怎么看怎么英俊潇洒,两人再相配不过了。

  听王妃说起小芋,楚飞玉神色有些复杂。想起了昨天珍禽院那幕。当时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不得不说看到小芋跟屈函在起时,他是有些吃惊的。继而就是微微有些失落,原来佳人已经有了属意的男子,任谁看了都会有些惋惜。

  但楚飞玉却是什么都没问,甚至还替他们掩饰了番。然后又让丫鬟领了她们回了内院,楚飞玉并不是个容易动心的人。他也相信那瞬间的失落也只是如平常人那般见美色而不可得的惋惜罢了。

  “王小姐不错,但我们不太适合,等我把京城的布置完全熟悉了,再说这件事吧。”楚飞玉开口婉拒。

  “你是不是担心王小姐身份低。母亲和你父王会不答应,这个你可以放心,母亲不会——”

  “不像母亲所想的那样。实在是儿子刚刚回京,光凭面之缘很难判定个人的品行。再看看再作定夺吧。”楚飞玉打断母亲的话。

  王妃张了张口,想继续游说,不过在看到儿子脸上的坚决时,又闭了口,自己这大儿子什么性子她是完全清楚的很,旦下定决心,就是谁也更改不了。

  “罢了,我也不逼你了,你这些天跟着你父王好好认识下同僚的旧好,也留意下哪家的女儿比较好,说到底这件事也需要你自己做主,母亲也是想着能尽快抱孙子罢了。”

  王妃说完摆摆手让他下去了。

  楚飞玉跟王妃告了声罪,也随即退下了。

  孙家,武落院。

  小芋坐在大大的炕桌旁正跟孙潇潇下棋,两个小的打了架之后,反而更好了,虽然楚飞鸿那小子还有些难搞定,傲娇又挑剔,但经过这半天的相处,其他人也都习惯了。

  正月底,天还有些冷,小芋是向来可以坐着绝不站着,可以躺着绝不坐着,这会就是窝在炕上,全无形象的东倒西歪。

  话说这大户人家的日子还真无聊的很,连在古陵镇好玩都没有,在古陵镇时虽说没王员外管制的也很严,但至少有了小琰儿之后,她也可以时不时的逗逗他,哪天闷了也可以带着丫鬟出去玩玩,到了京城倒好,光是刺杀就经历了几次,自身安全成了问题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瞎逛,她又不会做女红,这样混日子实在无聊。

  楚晔和楚飞鸿正在院子跟着武术师傅学武艺,不时可以听到院中传来俩小孩的呼喝声,颇有声势。

  “不玩了,无聊的很。”看小芋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孙潇潇也觉得没意思的紧,棋子丢,往后倒就躺下去了。

  小芋干脆让人把棋谱收了起来,与孙潇潇并排躺着,俩人有搭没搭的说着话。

  “你说我爹爹现在到哪了,有没有到了江南?”孙潇潇问道。

  小芋想了想道:“应当是到了,他们走了有个多月,最多再有半月就能到南疆了。”

  “可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军中传来的书信呢?”孙潇潇有些担忧自家老爹,说起来还是被进来南疆那些的传言闹的。

  “要传书信也不会这么快到了,顶多是二舅到了军中才会写信回来报平安,现在人都没到战场自然不会有书信了。”小芋安慰她道,其实她也挺担心孙永军的,但想到有自家的秘密武器,他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碍。

  “放心吧,二舅就是到了战场也会没事的,说不定还能力挽狂澜呢,你就等着提亲的踏破门槛吧。”

  小芋拍拍孙潇潇的肩膀,笑眯眯的。

  “不害臊,你们俩!”正在旁做女红的孙妍妍啐了口,红着脸道。

  其实这个家里最像大家闺秀的就属孙妍妍了,而最像大家公子的是孙文骁,性格温文尔雅,对妻子也是好的,小思成被养的这么壮实绝对有他的功劳。

  小芋抬眼望去。之间孙妍妍坐在书案后面,手里拿着针线,正在绣个帕子,花纹是束白荷,正附和她给人的印象,出孙家这个淤泥而不然,濯清涟而不妖。中通满值不蔓不枝。

  其实孙家几个姑娘长的都不错。跟小芋都有些眉眼的相似,就连平时最野的孙媛媛都是副美人胚子,只是她自己从来不在意罢了。而孙妍妍姐妹俩更是在整个京城都是数的过来的,莹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只要稍加收拾就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爹爹他们会没事?”孙潇潇有些怀疑的看着小芋。

  “这个还不简单。舅舅向来有大气运加身,老天爷定会保佑他的。”

  “真的?”虽然小芋说的敷衍。但孙潇潇还是重视起来,以她对小芋的理解,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把话说的这么肯定,现在她说爹爹定会平安归来。难道是有什么依仗不成?

  “真的真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孙潇潇又看了她眼,当真不再担忧了。

  “大姐去厨房弄什么去了。怎么还没回来?”孙潇潇换了个话题。

  “应该是琢磨酱肘子了,我刚刚看到从府外拉了车肘子。看来大姐这次要大干。”

  “她会做什么呀,净是浪费了好食材。”孙潇潇撇撇嘴。

  “那颗不定,说不定真能让她整出来个新鲜的法子,媛媛姐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小芋却是赞许道。

  孙媛媛整个像是个精力充沛的孩子,这大冷的日子,眼看就要下雪,她们几个都窝在屋子里暖和的很,只有她人忙来忙去停不下来,这不上次吃了小芋做的道水晶肘子,现在又去琢磨了。

  “她那是吃的天赋好吧。”

  孙妍妍在两人说话的空档个帕子也绣好了,拿起来看了看,似乎觉得有些地方不太满意,又改了改这才收起来。

  “二姐,把这帕子送给我吧,你好久没有给我绣东西了。”孙潇潇腆着脸撒娇。

  “这个可不能给你,等哪下有空了,我再给你绣个,这个是给小芋的,早先就说好了的。”

  孙妍妍点了点她的额头,满是宠溺道,她们俩双胞胎心意相通,性格相差却是大的很。

  “真的是给我的?好漂亮,上次那玩偶王妃都说绣工很好呢。”小芋接过帕子满是赞赏。

  昨天去王府时她带着的那些布偶大多都是孙妍妍的杰作,她的绣工也确实极好的,小芋只是画了样子出来,她就能做出个十全十美出来,可是她不让小芋说出来,只说是丫鬟做的,昨天王妃还专门留了两个,其他则被她送给了脾气相投的姐妹了。

  几人在屋内说着话,听着外面那俩小伙子的呼喝声,时之间倒也觉得日子惬意的很,这难得的平静的日子,实在是闺阁女子特有的,以后出了嫁就很难有这样的时光了。

  楚飞玉道:“母亲,这事先不急。”

  “这么说来就是个都没看上?”王妃好笑的看着大儿子,眼里满是戏谑。

  楚飞玉默然。

  “昨天来的可都是京城有名的大家闺秀了,你若真是个都没瞧上,母亲可就要替你做主了。”

  “我刚回来,对于京城切都还不熟,这个事情可以先缓缓。”楚飞玉还是回绝。

  王妃点头,不过随即又开口试探道:“我瞧着孙家那个表姑娘倒还不错,人长的美,家教也好,心灵手巧的,听说你昨天与她见过面,还专门领了她们进府,你看她怎么样?”

  其实昨天见到小芋时,王妃就已经十分满意,只是觉得两家的身份有些悬殊,因此才有些犹豫不决,不过刚刚听了安乐王那番话却是动摇了,如果宣帝真的有意将皇位传给小九的话,那么可以想象将来孙家的地位会有多显赫,小芋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也会成为楚飞玉绝好的助力。

  而且从另方面想,小芋给王妃的印象也比其他姑娘要好得多,不提她现在被宣帝那么重视,就光是她看人的眼神都与别人不同,混到王妃这个地位,哪个不是练的火眼金睛。那个姑娘什么样的性情眼就能看出来,王妃就是瞧出小芋眼神清澈,但偶尔间的灵动却又极吸引人,说明这姑娘是没有坏心眼,二来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再结合她能从个寄人篱下的小女孩到现在处处受到孙家人的爱戴与喜欢,相传更是能来钱的。这简直就是当家主母的不二人选。

  想到这里。王妃真是对小芋极为满意的,就算小芋身份低点,也不是没有身份低的好处。这样至少不会进门就压着她,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选择了。

  王妃眼睛紧紧盯着自家大儿子,怎么看怎么英俊潇洒,两人再相配不过了。

  听王妃说起小芋。楚飞玉神色有些复杂,想起了昨天珍禽院那幕。当时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呢,不得不说看到小芋跟屈函在起时,他是有些吃惊的,继而就是微微有些失落。原来佳人已经有了属意的男子,任谁看了都会有些惋惜。

  但楚飞玉却是什么都没问,甚至还替他们掩饰了番。然后又让丫鬟领了她们回了内院,楚飞玉并不是个容易动心的人。他也相信那瞬间的失落也只是如平常人那般见美色而不可得的惋惜罢了。

  “王小姐不错,但我们不太适合,等我把京城的布置完全熟悉了,再说这件事吧。”楚飞玉开口婉拒。

  “你是不是担心王小姐身份低,母亲和你父王会不答应,这个你可以放心,母亲不会——”

  “不像母亲所想的那样,实在是儿子刚刚回京,光凭面之缘很难判定个人的品行,再看看再作定夺吧。”楚飞玉打断母亲的话。

  王妃张了张口,想继续游说,不过在看到儿子脸上的坚决时,又闭了口,自己这大儿子什么性子她是完全清楚的很,旦下定决心,就是谁也更改不了。

  “罢了,我也不逼你了,你这些天跟着你父王好好认识下同僚的旧好,也留意下哪家的女儿比较好,说到底这件事也需要你自己做主,母亲也是想着能尽快抱孙子罢了。”

  王妃说完摆摆手让他下去了。

  楚飞玉跟王妃告了声罪,也随即退下了。

  孙家,武落院。

  小芋坐在大大的炕桌旁正跟孙潇潇下棋,两个小的打了架之后,反而更好了,虽然楚飞鸿那小子还有些难搞定,傲娇又挑剔,但经过这半天的相处,其他人也都习惯了。

  正月底,天还有些冷,小芋是向来可以坐着绝不站着,可以躺着绝不坐着,这会就是窝在炕上,全无形象的东倒西歪。

  话说这大户人家的日子还真无聊的很,连在古陵镇好玩都没有,在古陵镇时虽说没王员外管制的也很严,但至少有了小琰儿之后,她也可以时不时的逗逗他,哪天闷了也可以带着丫鬟出去玩玩,到了京城倒好,光是刺杀就经历了几次,自身安全成了问题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瞎逛,她又不会做女红,这样混日子实在无聊。

  楚晔和楚飞鸿正在院子跟着武术师傅学武艺,不时可以听到院中传来俩小孩的呼喝声,颇有声势。

  “不玩了,无聊的很。”看小芋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孙潇潇也觉得没意思的紧,棋子丢,往后倒就躺下去了。

  小芋干脆让人把棋谱收了起来,与孙潇潇并排躺着,俩人有搭没搭的说着话。

  “你说我爹爹现在到哪了,有没有到了江南?”孙潇潇问道。

  小芋想了想道:“应当是到了,他们走了有个多月,最多再有半月就能到南疆了。”

  “可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军中传来的书信呢?”孙潇潇有些担忧自家老爹,说起来还是被进来南疆那些的传言闹的。

  “要传书信也不会这么快到了,顶多是二舅到了军中才会写信回来报平安,现在人都没到战场自然不会有书信了。”小芋安慰她道,其实她也挺担心孙永军的,但想到有自家的秘密武器,他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碍。

  “放心吧,二舅就是到了战场也会没事的,说不定还能力挽狂澜呢,你就等着提亲的踏破门槛吧。”

  小芋拍拍孙潇潇的肩膀,笑眯眯的。

  “不害臊。你们俩!”正在旁做女红的孙妍妍啐了口,红着脸道。

  其实这个家里最像大家闺秀的就属孙妍妍了,而最像大家公子的是孙文骁,性格温文尔雅,对妻子也是好的,小思成被养的这么壮实绝对有他的功劳。

  小芋抬眼望去,之间孙妍妍坐在书案后面。手里拿着针线。正在绣个帕子,花纹是束白荷,正附和她给人的印象。出孙家这个淤泥而不然,濯清涟而不妖,中通满值不蔓不枝。

  其实孙家几个姑娘长的都不错,跟小芋都有些眉眼的相似。就连平时最野的孙媛媛都是副美人胚子,只是她自己从来不在意罢了。而孙妍妍姐妹俩更是在整个京城都是数的过来的,莹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只要稍加收拾就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你怎么这么肯定我爹爹他们会没事?”孙潇潇有些怀疑的看着小芋。

  “这个还不简单。舅舅向来有大气运加身,老天爷定会保佑他的。”

  “真的?”虽然小芋说的敷衍,但孙潇潇还是重视起来。以她对小芋的理解,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把话说的这么肯定。现在她说爹爹定会平安归来,难道是有什么依仗不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