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也不算吧,只是叮嘱了我几句而已。”

  屈函把她的脸板正,看着她的眼睛道:“姑母反对我们的婚事是吗?”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她是这么说的。觉得我配不上你呗。”小芋顿时有些不耐烦。

  虽然被人贬的文不值,但她依然是家人心中的包,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都不是活给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看的,但这个人旦跟屈函扯上关系,而且还关系亲密如母子,这下就让她有些难受了,又或许她内心已经认定了跟屈函的关系。

  屈函看着她低头玩手指转移注意力,屈函心中叹。下把人拉到怀里安慰道:“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是我想差了。明天我就去求姑父赐婚,姑母那边不用管了,又或许我直接请了媒人来提亲,只要孙尚书答应了,你及笄之后我们就成亲,之前是我想太多了,我们成亲其实根本用不着非要赐婚。”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没忘记小芋及笄后要成亲的话。

  谁知道长兴皇后会突然蹦出来阻挠啊,或许琦公主有消息这件事给了她动力,本来就不怎么想同意的婚事,当初答应屈函也只是随口敷衍而已,这下更是给了她无限的信心。

  小芋默然,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也不简单,谁都知道到时候长兴皇后肯定会借口阻挠,以孙崇武那脾气秉性,若是真遇到阻挠说不定会直接否决了亲事,爱咋滴咋地,谁稀罕你们啊!

  “你不用安慰我,切还是顺其自然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你有成见的。”

  屈函苦笑,他已经知道小芋心中怎么想的了,让他放弃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姑母那边也的确难缠,他隐约也猜到了姑母的想法,但是他对那个只小时候见过几面的表妹点兴趣也没有,更不可能去喜欢她,这点他心里端的很正,现在看来味的压着那个消息倒给了长兴皇后反对的底气。

  “交给我,你别多想了,切都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你就好好在家等着当我的新娘子吧。”心里打定主意,屈函这样对小芋说。

  小芋抬头看了他眼,刚刚她直低着头不看他,就是在想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你这样说那我也给你交个底,若她以后再那样针对我,我可不会那么好声好气的不还嘴了,真要惹恼了我可别怪我到时候给她难堪。”

  小芋哼哼两声,握起小拳头作凶恶状。

  最恨这中无理的反对与找茬了,记得以前看过个小故事,说男人总是对要结婚的妻子说老妈养自己不容易,你要多让着她点,不要惹她生气云云,怎么就没有个男人对自己老妈说媳妇之前在自己家里也是爹疼妈养的,长这么大没吃咱家粒米口水,你多让着她点,不要跟她般见识之类的。

  不过今天见了屈函的表现,虽然跟二十四小好男人还有些差距,但总还算公正,小芋只朝他撅撅嘴算他过关。

  两人说了会,小芋却是不知不觉又被人拐到沟里了。

  她似乎遇到屈函的事总有种莫名的心软。就像之前屈函说两人成亲时,她那时还懵懵懂懂,根本就没想过自己成亲的事情。突然被屈函提起本能的就想拒绝,但看着屈函又实在开不了口,最后只能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屈函却是不为所动,最后就发展成了默认了这件事,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当初那种坚持是为了什么,好似任何跟屈函扯上关系的事都理所当然似得。

  现在又说起了具体成亲的时间。虽然小芋还是下意识的就想反对,但最后磨了几日。今天屈函再提起时,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对此有些松口了,屈函倒是偷偷注意到了她的神色转变,暗自松了口气。

  现在说来两个人的婚事虽然还有定的阻力。但真正看来也只有长兴皇后那里而已,宣帝和孙崇武哪里都不用担心,搞定了这几人,这大楚还有可以反正他们婚事的人吗?

  当然他们都把王员外忘了,这个绝对是个重量级的人物。

  第二天,屈函处理了手头的些事情,就进了宫。

  再次见到长兴皇后,屈函的态度变得有些微妙,自从得知姑母上次是敷衍他的结果后。若说他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想到姑母以前对他的照顾又狠不下心来埋怨她,只是此时此刻见到她。才发现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

  太聪明的人很难得到感情,盖因为他们都太容易看出别人的欺骗,而得知自己被欺骗后反弹也更大。

  “姑母,表妹的事情恐怕遇到困难了,若是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屈函边说着话边观察长兴皇后的反应。

  长兴皇后神色猛的变。下跑到屈函身边,抓住他的胳膊。颤抖着问:“你说什么,你说琦儿可能已经不在了?”

  “若无意外的话。”

  “不可能,你定是跟姑母说着玩的,函儿,告诉姑母,琦儿很快就能找到,你很快就会把她带回来,快告诉姑母啊!”长兴皇后状若疯狂的抓着屈函的胳膊,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肌肤而不自知。

  屈函没有挣扎,唯有默然。

  罗家跟刘家的事在大家默默注视之下,顺利结束了,马公子同意娶了刘梦涵当平妻,而刘大人也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实际上他就算不同意也没办法,眼看着丑闻就要越闹越大,理智点还是尽快把刘梦涵嫁出去为妙,要不然他的官声就不太妙了额,当然刘大夫人在这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很少人知道。

  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屈函又偷偷溜进了某人的房间,番嬉闹之后,屈函说起了正事。

  “听说昨天我姑母为难你了?”他的消息来源倒是挺广,昨天由于事忙没有来得及过来问小芋,这不刚得闲就跑过来确认了。

  小芋闻言情绪有些低落,扯扯嘴角笑笑:“也不算吧,只是叮嘱了我几句而已。”

  屈函把她的脸板正,看着她的眼睛道:“姑母反对我们的婚事是吗?”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她是这么说的,觉得我配不上你呗。”小芋顿时有些不耐烦。

  虽然被人贬的文不值,但她依然是家人心中的包,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都不是活给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看的,但这个人旦跟屈函扯上关系,而且还关系亲密如母子,这下就让她有些难受了,又或许她内心已经认定了跟屈函的关系。

  屈函看着她低头玩手指转移注意力,屈函心中叹,下把人拉到怀里安慰道:“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是我想差了,明天我就去求姑父赐婚,姑母那边不用管了,又或许我直接请了媒人来提亲,只要孙尚书答应了,你及笄之后我们就成亲,之前是我想太多了,我们成亲其实根本用不着非要赐婚。”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没忘记小芋及笄后要成亲的话。

  谁知道长兴皇后会突然蹦出来阻挠啊,或许琦公主有消息这件事给了她动力,本来就不怎么想同意的婚事,当初答应屈函也只是随口敷衍而已,这下更是给了她无限的信心。

  小芋默然,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也不简单,谁都知道到时候长兴皇后肯定会借口阻挠,以孙崇武那脾气秉性,若是真遇到阻挠说不定会直接否决了亲事,爱咋滴咋地,谁稀罕你们啊!

  “你不用安慰我,切还是顺其自然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你有成见的。”

  屈函苦笑,他已经知道小芋心中怎么想的了,让他放弃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姑母那边也的确难缠,他隐约也猜到了姑母的想法,但是他对那个只小时候见过几面的表妹点兴趣也没有,更不可能去喜欢她,这点他心里端的很正,现在看来味的压着那个消息倒给了长兴皇后反对的底气。

  “交给我,你别多想了,切都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你就好好在家等着当我的新娘子吧。”心里打定主意,屈函这样对小芋说。

  小芋抬头看了他眼,刚刚她直低着头不看他,就是在想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你这样说那我也给你交个底,若她以后再那样针对我,我可不会那么好声好气的不还嘴了,真要惹恼了我可别怪我到时候给她难堪。”

  小芋哼哼两声,握起小拳头作凶恶状。

  最恨这中无理的反对与找茬了,记得以前看过个小故事,说男人总是对要结婚的妻子说老妈养自己不容易,你要多让着她点,不要惹她生气云云,怎么就没有个男人对自己老妈说媳妇之前在自己家里也是爹疼妈养的,长这么大没吃咱家粒米口水,你多让着她点,不要跟她般见识之类的。

  不过今天见了屈函的表现,虽然跟二十四小好男人还有些差距,但总还算公正,小芋只朝他撅撅嘴算他过关。

  两人说了会,小芋却是不知不觉又被人拐到沟里了。

  她似乎遇到屈函的事总有种莫名的心软,就像之前屈函说两人成亲时,她那时还懵懵懂懂,根本就没想过自己成亲的事情,突然被屈函提起本能的就想拒绝,但看着屈函又实在开不了口,最后只能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屈函却是不为所动,最后就发展成了默认了这件事,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当初那种坚持是为了什么,好似任何跟屈函扯上关系的事都理所当然似得。

  现在又说起了具体成亲的时间,虽然小芋还是下意识的就想反对,但最后磨了几日,今天屈函再提起时,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对此有些松口了,屈函倒是偷偷注意到了她的神色转变,暗自松了口气。

  现在说来两个人的婚事虽然还有定的阻力,但真正看来也只有长兴皇后那里而已,宣帝和孙崇武哪里都不用担心,搞定了这几人,这大楚还有可以反正他们婚事的人吗?

  当然他们都把王员外忘了,这个绝对是个重量级的人物。

  第二天,屈函处理了手头的些事情,就进了宫。

  再次见到长兴皇后,屈函的态度变得有些微妙,自从得知姑母上次是敷衍他的结果后,若说他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想到姑母以前对他的照顾又狠不下心来埋怨她,只是此时此刻见到她,才发现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

  太聪明的人很难得到感情,盖因为他们都太容易看出别人的欺骗,而得知自己被欺骗后反弹也更大。

  “姑母,表妹的事情恐怕遇到困难了,若是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屈函边说着话边观察长兴皇后的反应。

  长兴皇后神色猛的变,下跑到屈函身边,抓住他的胳膊,颤抖着问:“你说什么,你说琦儿可能已经不在了?”

  “若无意外的话。”

  “不可能,你定是跟姑母说着玩的,函儿,告诉姑母,琦儿很快就能找到,你很快就会把她带回来,快告诉姑母啊!”长兴皇后状若疯狂的抓着屈函的胳膊,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肌肤而不自知。

  屈函没有挣扎,唯有默然。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三章巧合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罗家跟刘家的事在大家默默注视之下,顺利结束了,马公子同意娶了刘梦涵当平妻,而刘大人也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实际上他就算不同意也没办法,眼看着丑闻就要越闹越大,理智点还是尽快把刘梦涵嫁出去为妙,要不然他的官声就不太妙了额,当然刘大夫人在这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很少人知道。

  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屈函又偷偷溜进了某人的房间,番嬉闹之后,屈函说起了正事。

  “听说昨天我姑母为难你了?”他的消息来源倒是挺广,昨天由于事忙没有来得及过来问小芋,这不刚得闲就跑过来确认了。

  小芋闻言情绪有些低落,扯扯嘴角笑笑:“也不算吧,只是叮嘱了我几句而已。”

  屈函把她的脸板正,看着她的眼睛道:“姑母反对我们的婚事是吗?”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她是这么说的,觉得我配不上你呗。”小芋顿时有些不耐烦。

  虽然被人贬的文不值,但她依然是家人心中的包,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她都不是活给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看的,但这个人旦跟屈函扯上关系,而且还关系亲密如母子,这下就让她有些难受了,又或许她内心已经认定了跟屈函的关系。

  屈函看着她低头玩手指转移注意力,屈函心中叹,下把人拉到怀里安慰道:“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是我想差了,明天我就去求姑父赐婚,姑母那边不用管了。又或许我直接请了媒人来提亲,只要孙尚书答应了,你及笄之后我们就成亲,之前是我想太多了,我们成亲其实根本用不着非要赐婚。”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没忘记小芋及笄后要成亲的话。

  谁知道长兴皇后会突然蹦出来阻挠啊,或许琦公主有消息这件事给了她动力,本来就不怎么想同意的婚事。当初答应屈函也只是随口敷衍而已,这下更是给了她无限的信心。

  小芋默然。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也不简单,谁都知道到时候长兴皇后肯定会借口阻挠,以孙崇武那脾气秉性,若是真遇到阻挠说不定会直接否决了亲事。爱咋滴咋地,谁稀罕你们啊!

  “你不用安慰我,切还是顺其自然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你有成见的。”

  屈函苦笑,他已经知道小芋心中怎么想的了,让他放弃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姑母那边也的确难缠,他隐约也猜到了姑母的想法,但是他对那个只小时候见过几面的表妹点兴趣也没有。更不可能去喜欢她,这点他心里端的很正,现在看来味的压着那个消息倒给了长兴皇后反对的底气。

  “交给我。你别多想了,切都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你就好好在家等着当我的新娘子吧。”心里打定主意,屈函这样对小芋说。

  小芋抬头看了他眼,刚刚她直低着头不看他。就是在想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你这样说那我也给你交个底,若她以后再那样针对我。我可不会那么好声好气的不还嘴了,真要惹恼了我可别怪我到时候给她难堪。”

  小芋哼哼两声,握起小拳头作凶恶状。

  最恨这中无理的反对与找茬了,记得以前看过个小故事,说男人总是对要结婚的妻子说老妈养自己不容易,你要多让着她点,不要惹她生气云云,怎么就没有个男人对自己老妈说媳妇之前在自己家里也是爹疼妈养的,长这么大没吃咱家粒米口水,你多让着她点,不要跟她般见识之类的。

  不过今天见了屈函的表现,虽然跟二十四小好男人还有些差距,但总还算公正,小芋只朝他撅撅嘴算他过关。

  两人说了会,小芋却是不知不觉又被人拐到沟里了。

  她似乎遇到屈函的事总有种莫名的心软,就像之前屈函说两人成亲时,她那时还懵懵懂懂,根本就没想过自己成亲的事情,突然被屈函提起本能的就想拒绝,但看着屈函又实在开不了口,最后只能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屈函却是不为所动,最后就发展成了默认了这件事,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当初那种坚持是为了什么,好似任何跟屈函扯上关系的事都理所当然似得。

  现在又说起了具体成亲的时间,虽然小芋还是下意识的就想反对,但最后磨了几日,今天屈函再提起时,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对此有些松口了,屈函倒是偷偷注意到了她的神色转变,暗自松了口气。

  现在说来两个人的婚事虽然还有定的阻力,但真正看来也只有长兴皇后那里而已,宣帝和孙崇武哪里都不用担心,搞定了这几人,这大楚还有可以反正他们婚事的人吗?

  当然他们都把王员外忘了,这个绝对是个重量级的人物。

  第二天,屈函处理了手头的些事情,就进了宫。

  再次见到长兴皇后,屈函的态度变得有些微妙,自从得知姑母上次是敷衍他的结果后,若说他不生气那是假的,但想到姑母以前对他的照顾又狠不下心来埋怨她,只是此时此刻见到她,才发现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生气的。

  太聪明的人很难得到感情,盖因为他们都太容易看出别人的欺骗,而得知自己被欺骗后反弹也更大。

  “姑母,表妹的事情恐怕遇到困难了,若是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已经不在人世了。”屈函边说着话边观察长兴皇后的反应。

  长兴皇后神色猛的变,下跑到屈函身边,抓住他的胳膊,颤抖着问:“你说什么。你说琦儿可能已经不在了?”

  “若无意外的话。”

  “不可能,你定是跟姑母说着玩的,函儿。告诉姑母,琦儿很快就能找到,你很快就会把她带回来,快告诉姑母啊!”长兴皇后状若疯狂的抓着屈函的胳膊,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肌肤而不自知。

  屈函没有挣扎,唯有默然。

  罗家跟刘家的事在大家默默注视之下,顺利结束了。马公子同意娶了刘梦涵当平妻,而刘大人也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实际上他就算不同意也没办法。眼看着丑闻就要越闹越大,理智点还是尽快把刘梦涵嫁出去为妙,要不然他的官声就不太妙了额,当然刘大夫人在这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很少人知道。

  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屈函又偷偷溜进了某人的房间,番嬉闹之后,屈函说起了正事。

  “听说昨天我姑母为难你了?”他的消息来源倒是挺广,昨天由于事忙没有来得及过来问小芋,这不刚得闲就跑过来确认了。

  小芋闻言情绪有些低落,扯扯嘴角笑笑:“也不算吧,只是叮嘱了我几句而已。”

  屈函把她的脸板正,看着她的眼睛道:“姑母反对我们的婚事是吗?”

  “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