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府内人都知道姜二老爷不爱功名利禄,因此这些年直隐居家里,平日里除了看百万\小!说种种花别无其他爱好。倒像是个隐形人般,为世人所忘记。

  姜明锐皱着眉头在书房中走来走去,不会,书房暗处的书架后面传出阵轻响,两个人影凭空掠了出来。

  “主公,据属下查看,大军在抵达永和水库时确实遇到了阻击。但不知怎么被孙永军那厮给破了去,五皇子也没受伤。现在大军预计已经到达南疆,不日就会与南疆联军碰上。”人说道。

  姜明锐看着墙上的大楚边境图,眼睛死死盯着。

  听到那人报告,他说道:“这些我已知道。可否查出孙永军是如何破了此计的,我记得五皇子身边都是咱们的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那人略迟疑就道:“得来前方传信,据说那几个人都在水患中死去,现在五皇子身边都被换成了孙家的人,因此才会点消息都没收到。”

  他话音刚落,就听声轻响。

  “啪!”姜明锐狠狠拍桌子,嘴里低喃“废物!”

  孙永军又是孙永军,姜明锐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恨的不行。

  “主公恕罪。我等辜负主公所托,实在罪该万死!”

  两人吓的连忙跪地求饶。

  姜明锐神色略有缓和,挥手。让他们两人起来。

  “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无需自责,那些人折了也就折了,令派些人前往南疆,务必把大军的举动盯紧了,联合军中的内卫。我要让孙永军在南疆寸步难行!”

  说完这些,姜明锐已经恢复了镇定。往日里云淡风轻的气势又回来了,这让两个属下略松了口气,本来两人就是秉着挨处分的心思来的,现在听到主公竟然就这样放过了这件事,之于他们而言可谓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下面谁人不知主公人看着随和,实际上可是个杀伐果断的主,万哪天不小心触了他的眉头,个命令就能要了他们的命去,因此两人对于此事能轻松通过均是倍感万幸,下定决心这次定要把事情办好,绝不负主公所托。

  “是,主公!”

  俩人领命而去。

  他们走后,姜明锐心中却并非如表现出来那般缓和,不过他也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是无用,还不如留着他们的有用之身为自己多做些事。

  姜明锐此时可谓是万分的悔恨,他经营南疆十几年,不说路顺风顺水吧,但也是少有阻碍,但自从孙永军去了南疆之后,就事事与他对着干。害的他的进度缓了好几步,折在孙永军手里的人手更是不计其数,派去暗杀他的人也是批又批,可愣是让他好好活着还被派到了南疆组织对抗南疆联军。

  要说姜明锐心里后悔不后悔,肯定是后悔的,当年他执意娶孙青辰就是为了得到孙家在军中的势力,试想现在如果孙家是站在他这边的,那么南疆根本不用大,就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而且孙崇武又高居兵部尚书,整个大楚兵力的调配都在他的手里,若是这份力量也为他所用的话,那么拿下整个大楚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可偏偏

  姜明锐暗暗叹了口气,当年之事是他行之过急了,不应该孙青辰刚反对就把人给送出去了,更不应该的是顾虑她腹中的孩子,行假死之道,那次可真是与孙家结下了不解之仇,两家人多年的恩怨就是从那次开始。

  试想若是他当年更耐心点,真心对待孙青辰,再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是有把握说服她以及孙家投靠过来的,现在则是说什么都晚了,步错步步错,不过好在他在南疆的布置已经完成,永和水库爆发水患的目的也只是缓缓大军的行进日程,好让支那联军攻下更多的城池,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罢了,南疆终究还是需要靠武力解决的。

  十万大军藏与百万大山之中,孙永军,不知你准备好迎接它的雷霆怒了没有?

  姜明锐嘴角勾起抹浅笑。

  天上乌云滚滚,初春的天,看来要有场春雨降落,京城人心惶惶的局面却是改之前,变的炽烈起来。

  定国公府内,定国公苏定安正与帮幕僚商议事情。

  “苏公,此时正是我派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五皇子去了战场,谁能保证他就定能回来,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举除掉五皇子,余下六皇子不足为虑,到时孙永军就算攻退南疆联军,也会因保护五皇子不利而被皇上迁怒,举两得,可谓是良机啊。”

  个幕僚神情激愤道,其他人听的也是连连点头。

  五皇子去了南疆刷资历,刚开始时三皇子派是非常不服气的,因为那样,旦五皇子从战场回来,军方定然会有大批人马投靠过去,这样两派维持的长久以来的平衡就会被打破,三皇子的地位也会变得岌岌可危。

  但现在听此幕僚的话,却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万五皇子去不回,那这皇位还不是三皇子的囊中之物,不管是六皇子还是九皇子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样看来还真是天赐的良机。

  苏定安沉吟良久说道:“若真如此的话,那此时当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会禀报三皇子,若三皇子也觉得可行的话,就可以加紧人手派过去,以保万无失。”

  苏定安其实也觉得此计可行,但三皇子终归是他们的老大,这么大的事还是先跟他商议下为好。

  幕僚急道:“苏公不可,三皇子行事素来优柔寡断,苏公若是与他相商,还不知何年何月才会达成,不若我们先派了人手过去,等事成之后再禀告三皇子知道,那时三皇子非但不会责怪我等,反而会夸赞我们行事周到呢。”

  其他几个幕僚闻言有点头也头摇头的,有的说虽然现在三皇子还不是皇上,但总有天会是,我们这样瞒着他这么大的事,他若事后算账的话,那我们又当如何应对。

  “南疆战事注定不会长久,若我们再拖沓下去的话,说不定就会错失良机,真到那时才是哭都来不及,若依着三皇子的性子,考虑个几天,再斟酌良久派谁过去合适,来回差不多要几个月的时间,到得那时说不定战事早已过去,大军之中想要刺杀五皇子何其难哉。”

  那幕僚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这话却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三皇子派,虽然大家都是真心拥护三皇子,但服他的人却是不多,就像现在这个时候,没人否认那幕僚话里有什么不对,相反以大家对三皇子的了解,事情说不定还真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苏定安犹豫了会,见幕僚们终于口径均是觉得此时应该速战速决,料敌先机,攻其不备,这样胜算才会更大,苏定安当机立断,拍板把这事定了下来,当即让人挑选出死士派去南疆了。

  “希望此行切顺利吧。”苏定安对着月光饮下杯中的酒。

  朝中各个势力均有抬头的架势,但有宣帝坐镇,还出不了岔子,京师十六卫不是说着玩的,任谁有什么异动就会举拿下,真正危险的地方就数南疆了。

  孙永军走在泥泞的土路上,边走边骂:“格老子的,什么鬼天气,楚珏那小儿若还想领兵出寨的话,就把他捆起来扔柴房去,看他还敢不敢乱下军令。”

  旁边行军书记苦笑连连,军中两个大佬针锋相对,他夹在中间委实不太好受。未完待续

  第二百十章战场

  纯文字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京城在得到大军不日就会抵达南疆的消息时,不管是朝廷里的官员还是市井百姓都是大大松了口气。

  之前南疆联军路势如破竹进军大楚南疆边境,眼看着南边小城个个沦陷,大楚君臣可谓是心力交瘁,烦恼不已,现在听说大军已经杀到,还是富有经验的孙永军坐镇,甚至还押上了五皇子,三皇子派怎么样不知道,但五皇子派绝对会力保南疆,这站势必会赢的漂亮。

  在这样的气氛带动下,京城街头巷尾又掀起轮热热闹闹的讨论,有说得失的,有说大军的,有说南疆风俗的,各执词,但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大楚这战非但不会输还会赢的漂亮。

  对于这样的定论,卢国公府欢喜片,不管是真欢喜也好假欢喜也罢,反正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仿佛南疆五皇子已经打了胜仗。

  卢国公府前院书房,如既往的安静,府内下人经过此处时脚步都会不自觉的放轻,唯恐打扰了二老爷百万\小!说,卢国公府哪个提起姜二老爷不是翘起大拇指,夸赞声好气度!

  姜二老爷对人宽和有礼,上对卢国公孝顺依顺,对长兄也是宽厚谦让,丝毫没有争夺爵位的意图,对待子女晚辈更是严肃爱护,即便是对待下人也是有理有据,丝毫不因出身的问题而有任何怠慢,因此整个国公府对这个姜二老爷无不心服口服。名声直逼圣人。

  府内人都知道姜二老爷不爱功名利禄,因此这些年直隐居家里,平日里除了看百万\小!说种种花别无其他爱好。倒像是个隐形人般,为世人所忘记。

  姜明锐皱着眉头在书房中走来走去,不会,书房暗处的书架后面传出阵轻响,两个人影凭空掠了出来。

  “主公,据属下查看,大军在抵达永和水库时确实遇到了阻击。但不知怎么被孙永军那厮给破了去,五皇子也没受伤。现在大军预计已经到达南疆,不日就会与南疆联军碰上。”人说道。

  姜明锐看着墙上的大楚边境图,眼睛死死盯着。

  听到那人报告,他说道:“这些我已知道。可否查出孙永军是如何破了此计的,我记得五皇子身边都是咱们的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那人略迟疑就道:“得来前方传信,据说那几个人都在水患中死去,现在五皇子身边都被换成了孙家的人,因此才会点消息都没收到。”

  他话音刚落,就听声轻响。

  “啪!”姜明锐狠狠拍桌子,嘴里低喃“废物!”

  孙永军又是孙永军,姜明锐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恨的不行。

  “主公恕罪。我等辜负主公所托,实在罪该万死!”

  两人吓的连忙跪地求饶。

  姜明锐神色略有缓和,挥手。让他们两人起来。

  “跟你们没关系,你们无需自责,那些人折了也就折了,令派些人前往南疆,务必把大军的举动盯紧了,联合军中的内卫。我要让孙永军在南疆寸步难行!”

  说完这些,姜明锐已经恢复了镇定。往日里云淡风轻的气势又回来了,这让两个属下略松了口气,本来两人就是秉着挨处分的心思来的,现在听到主公竟然就这样放过了这件事,之于他们而言可谓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下面谁人不知主公人看着随和,实际上可是个杀伐果断的主,万哪天不小心触了他的眉头,个命令就能要了他们的命去,因此两人对于此事能轻松通过均是倍感万幸,下定决心这次定要把事情办好,绝不负主公所托。

  “是,主公!”

  俩人领命而去。

  他们走后,姜明锐心中却并非如表现出来那般缓和,不过他也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再说什么也是无用,还不如留着他们的有用之身为自己多做些事。

  姜明锐此时可谓是万分的悔恨,他经营南疆十几年,不说路顺风顺水吧,但也是少有阻碍,但自从孙永军去了南疆之后,就事事与他对着干。害的他的进度缓了好几步,折在孙永军手里的人手更是不计其数,派去暗杀他的人也是批又批,可愣是让他好好活着还被派到了南疆组织对抗南疆联军。

  要说姜明锐心里后悔不后悔,肯定是后悔的,当年他执意娶孙青辰就是为了得到孙家在军中的势力,试想现在如果孙家是站在他这边的,那么南疆根本不用大,就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而且孙崇武又高居兵部尚书,整个大楚兵力的调配都在他的手里,若是这份力量也为他所用的话,那么拿下整个大楚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可偏偏

  姜明锐暗暗叹了口气,当年之事是他行之过急了,不应该孙青辰刚反对就把人给送出去了,更不应该的是顾虑她腹中的孩子,行假死之道,那次可真是与孙家结下了不解之仇,两家人多年的恩怨就是从那次开始。

  试想若是他当年更耐心点,真心对待孙青辰,再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还是有把握说服她以及孙家投靠过来的,现在则是说什么都晚了,步错步步错,不过好在他在南疆的布置已经完成,永和水库爆发水患的目的也只是缓缓大军的行进日程,好让支那联军攻下更多的城池,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罢了,南疆终究还是需要靠武力解决的。

  十万大军藏与百万大山之中,孙永军,不知你准备好迎接它的雷霆怒了没有?

  姜明锐嘴角勾起抹浅笑。

  天上乌云滚滚,初春的天。看来要有场春雨降落,京城人心惶惶的局面却是改之前,变的炽烈起来。

  定国公府内。定国公苏定安正与帮幕僚商议事情。

  “苏公,此时正是我派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五皇子去了战场,谁能保证他就定能回来,如果我们能够抓住这个机会举除掉五皇子,余下六皇子不足为虑,到时孙永军就算攻退南疆联军。也会因保护五皇子不利而被皇上迁怒,举两得。可谓是良机啊。”

  个幕僚神情激愤道,其他人听的也是连连点头。

  五皇子去了南疆刷资历,刚开始时三皇子派是非常不服气的,因为那样。旦五皇子从战场回来,军方定然会有大批人马投靠过去,这样两派维持的长久以来的平衡就会被打破,三皇子的地位也会变得岌岌可危。

  但现在听此幕僚的话,却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万五皇子去不回,那这皇位还不是三皇子的囊中之物,不管是六皇子还是九皇子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这样看来还真是天赐的良机。

  苏定安沉吟良久说道:“若真如此的话。那此时当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会禀报三皇子,若三皇子也觉得可行的话。就可以加紧人手派过去,以保万无失。”

  苏定安其实也觉得此计可行,但三皇子终归是他们的老大,这么大的事还是先跟他商议下为好。

  幕僚急道:“苏公不可,三皇子行事素来优柔寡断,苏公若是与他相商。还不知何年何月才会达成,不若我们先派了人手过去。等事成之后再禀告三皇子知道,那时三皇子非但不会责怪我等,反而会夸赞我们行事周到呢。”

  其他几个幕僚闻言有点头也头摇头的,有的说虽然现在三皇子还不是皇上,但总有天会是,我们这样瞒着他这么大的事,他若事后算账的话,那我们又当如何应对。

  “南疆战事注定不会长久,若我们再拖沓下去的话,说不定就会错失良机,真到那时才是哭都来不及,若依着三皇子的性子,考虑个几天,再斟酌良久派谁过去合适,来回差不多要几个月的时间,到得那时说不定战事早已过去,大军之中想要刺杀五皇子何其难哉。”

  那幕僚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这话却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三皇子派,虽然大家都是真心拥护三皇子,但服他的人却是不多,就像现在这个时候,没人否认那幕僚话里有什么不对,相反以大家对三皇子的了解,事情说不定还真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苏定安犹豫了会,见幕僚们终于口径均是觉得此时应该速战速决,料敌先机,攻其不备,这样胜算才会更大,苏定安当机立断,拍板把这事定了下来,当即让人挑选出死士派去南疆了。

  “希望此行切顺利吧。”苏定安对着月光饮下杯中的酒。

  朝中各个势力均有抬头的架势,但有宣帝坐镇,还出不了岔子,京师十六卫不是说着玩的,任谁有什么异动就会举拿下,真正危险的地方就数南疆了。

  孙永军走在泥泞的土路上,边走边骂:“格老子的,什么鬼天气,楚珏那小儿若还想领兵出寨的话,就把他捆起来扔柴房去,看他还敢不敢乱下军令。”

  旁边行军书记苦笑连连,军中两个大佬针锋相对,他夹在中间委实不太好受。京城在得到大军不日就会抵达南疆的消息时,不管是朝廷里的官员还是市井百姓都是大大松了口气。

  之前南疆联军路势如破竹进军大楚南疆边境,眼看着南边小城个个沦陷,大楚君臣可谓是心力交瘁,烦恼不已,现在听说大军已经杀到,还是富有经验的孙永军坐镇,甚至还押上了五皇子,三皇子派怎么样不知道,但五皇子派绝对会力保南疆,这站势必会赢的漂亮。

  在这样的气氛带动下,京城街头巷尾又掀起轮热热闹闹的讨论,有说得失的,有说大军的,有说南疆风俗的,各执词,但大部分人还是觉得大楚这战非但不会输还会赢的漂亮。

  对于这样的定论,卢国公府欢喜片,不管是真欢喜也好假欢喜也罢。反正每个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仿佛南疆五皇子已经打了胜仗。

  卢国公府前院书房,如既往的安静。府内下人经过此处时脚步都会不自觉的放轻,唯恐打扰了二老爷百万\小!说,卢国公府哪个提起姜二老爷不是翘起大拇指,夸赞声好气度!

  姜二老爷对人宽和有礼,上对卢国公孝顺依顺,对长兄也是宽厚谦让,丝毫没有争夺爵位的意图。对待子女晚辈更是严肃爱护,即便是对待下人也是有理有据。丝毫不因出身的问题而有任何怠慢,因此整个国公府对这个姜二老爷无不心服口服,名声直逼圣人。

  府内人都知道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