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斩薄糖衣染尽苦涩(1/2)

加入书签

  baidu_clb_m_fillslot("629485");

  黑衣刺客们闻言,陡然一惊,为首的刺客稍微整理下思绪,继续问道:“不知阁主此次到访,到底所为何事?”

  “杀了你们!如果你们告诉本座谁是幕后主使,或可放你们一条生路!”黑斗笠的话斩钉截铁,不容置疑。ˋˊ

  黑衣刺客们闻言,面面相觑,最后齐刷刷挥剑自刎。

  鱼非鱼,看着场内齐刷刷华丽到底的一排刺客,顿时火起。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什么阁主,竟然坏了自己期盼这么久的出手机会!

  鱼非鱼胸中熊熊燃起的怒火,燃烧着她的理智。

  “多谢大侠再次出手相助,但是……”璎珞望着那一地的尸首,有苦难言。所有的刺客都死了一地,从何得知谁是幕后主使啊?又来一个帮倒忙的!

  璎珞还没说完,便见鱼非鱼一个漂亮的跳跃,上了屋顶。

  她想干什么?!璎珞心里写满疑问。ˋˊ切磋武功就免了吧,那个怪物的武功可是深不可测。

  “本姑娘不管你是什么阁的主,这些个家伙我一个人就能收拾,你来捣什么乱啊?!”鱼非鱼两手叉腰,怒目而视。

  黑斗笠下的百花阁阁主闻言,不禁剑眉一挑,原来浑身散发的杀气,顿时消弭于无形。

  百花阁阁主黑斗笠冷冷地瞥了一眼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泼辣丫头,只一个转身,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夜幕中。

  鱼非鱼惊讶地长大了双眸加嘴巴,自言自语道:“还有这么目中无人的家伙?!”

  是啊,还有这么不知死活的你,鱼非鱼!璎珞抽动着嘴角,在心里暗道。

  黑斗笠转瞬消失了踪影,鱼非鱼自觉无趣,华丽丽跳下屋顶,只对着璎珞道:“小心张太医!”便自顾自离去。

  ~~~~~~~~~~~~~~~~~~~~~~~~~~~~~~~~~~~~~~~~~~~~~~~~~~~~~~~~~~~~~~~~~~~~~~~~~~~~~~~~~~~~~~~~~~~~~

  且说蒙烟雨从府中出来之后,就一直顺着血迹追寻受了伤的张太医,可血迹到了闹市的街上,便离奇消失。ˋˊ

  鱼非鱼追赶上来,便见蒙烟雨对着那最后的血迹发呆。

  “看来你这边线索断了,我那边也是……”鱼非鱼叹了口气道。

  “到底怎么回事?”蒙烟雨拧眉问道。

  “打斗过程中突然出现了个令人厌恶的家伙,那些个蒙面刺客全体自刎而死!真不知道他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添乱的!”想起那个黑斗笠,鱼非鱼的心情一度变得非常糟糕。

  “现在张太医也不知所踪,看来事情陷入了僵局!能让张太医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又能如此周全地在这个时候派出杀手,斩断后路,这个幕后主使果然非同一般!”蒙烟雨只觉一阵头痛,手扶额头道。

  “下了毒又派杀手,手法如此决绝,看来不会如此轻易罢手,今天这样的事情,恐怕还是会不断发生……”鱼非鱼蹙眉分析道。

  司徒烟死了,如此痛恨楚承泽的人,我现在只能想到是楚承旻!蒙烟雨心里暗忖。ˋˊ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鱼非鱼轻轻拍拍蒙烟雨的肩膀,柔声问道。

  “留在边城,直到他危机消除!”蒙烟雨轻咬着下唇,缓缓道。

  ~~~~~~~~~~~~~~~~~~~~~~~~~~~~~~~~~~~~~~~~~~~~~~~~~~~~~~~~~~~~~~~~~~~~~~~~~~~~~~~~~~~~~~~~~~~~~

  经过璎珞细心的照料,一天后,楚承泽身上的烧终于退了,右臂上的伤口正慢慢愈合,再没有发炎的症状,只是右臂依然隐隐作痛。

  “皇上,我觉得这次的事情没那么简单!”璎珞见楚承泽身体渐渐转好,提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怎么看?”楚承泽扶着发痛的手臂,眸光深沉,咬牙问道。

  “我有种直觉……也许皇上御驾亲征就是个陷阱!”璎珞虽不解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但心里的这种想法却根深蒂固。

  “御驾亲征,是朕的决定!难道幕后主使连这个也都计算在内?!”楚承泽虽然也有所怀疑,却不信这个幕后主使有这样大的能耐。ˋˊ

  “不管怎么说,一旦开始了,便没这么容易结束。还请皇上好好保重龙体,仔细养着。至于皇上近身的侍卫、太医、饮食等,我都会重新一一严格查验,以确保无忧!”虽然有了如此严密的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