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加入书签

  “大仙饶命啊!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饶过我这回吧!”阿坤一见情势急转直下,慌忙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

  “今日落到本仙手上,你的风流命也算是到头了!”东胥冷笑一声,一击即中,结束了浪荡子风流的一生。

  “你怎么把他打死了!他刚才说要教我仙术的……”自己又不肯教人家,也不让别人教我。

  “一只山妖能教你什么仙术,充其量是妖术!要学仙术,为师自会教你!”东胥不明所以,冷着一张脸道。

  “真的吗?师父你真是太好了!”雪狼开心得扑进东胥怀里,直腻歪。

  “站好!”东胥一脸嫌弃地推开怀里的雪狼,依旧是满脸的不愉快。

  雪狼为了讨好东胥教自己仙术,乖乖站好,微闭双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等候他发落。

  东胥一见雪狼这副模样,不禁眉头一皱,抬手在她额头上就是一记爆板栗,摇着头转身走开。

  雪狼吃痛,睁开眼睛看了看,气哼哼地对着东胥的背影道:“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哪会教我仙术?!”

  东胥在前面走着,雪狼一肚子怨气地在后面跟着。

  ~~~~~~~~~~~~~~~~~~~~~~~~~~~~~~~~~~~~~~~~~~~~~~~~~~~~~~~~~~~~~~~~~~~~~~~~~~~~~~~~~~~~~~~~~~~~~

  两人回到湖心木屋,却见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端坐在庭前,正闭目养神。还不待雪狼发问,便见东胥上前一步,恭敬地作揖道:“师傅百忙之中来到玉龙山,不知有何要事?”

  老者闻言,却仍旧闭目养神,缓缓道:“为师今日算出你有一劫……”

  东胥闻言,心中不免有些不安,用余光瞥了一旁肃立的雪狼一眼,暗暗攥紧拳头道:“雪狼,你先回屋中打坐练功,为师与你师祖有话要说!”

  雪狼本来站在一旁就感到无趣,闻听此言,顿时如获大释,飞快地跑走。

  雪狼一走,东胥马上给那白胡子老头跪下,低着头道:“师傅,徒儿一时糊涂,从此定然息心!”

  白发老者闻言,沉沉叹了口气:“不是为师不信于你,趁着现在还未深陷其中,不如挥剑断情……”

  “师傅的意思是……”东胥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抬头,看着师傅眼中的意思,手脚发凉。

  “看来,为师已经来晚了!”白发老者摸着白白的胡须叹道,“仙妖殊途,你们在一起必然天理难容,天网难逃,你好自为之吧!”

  白发老者话音刚落,其身形便隐去。

  东胥何尝不知道,他的心动,会有怎样的后果,可他早在不知不觉中,情难自禁了。

  ~~~~~~~~~~~~~~~~~~~~~~~~~~~~~~~~~~~~~~~~~~~~~~~~~~~~~~~~~~~~~~~~~~~~~~~~~~~~~~~~~~~~~~~~~~~~~

  接下来的几日,东胥茶饭不思,两眼发直,陷于冥思苦想中。

  雪狼从来没见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自是不敢上前去打扰,只是默默地守在他身边,静静陪着他,看着他……

  不知是过了多久,东胥终于从雕像的状态中苏醒过来,看着雪狼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正看着自己,脸上不自觉地挂上温柔的笑容,朝着她轻轻招手。

  雪狼见状,马上跑到东胥跟前,也不敢多话,只是乖巧地站着。

  “收拾一下行李,明天一早便下山去罢!”东胥站起身,温柔的目光洒在她身上,抬起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轻声道。

  “我们明天要去哪里收妖吗?”雪狼一听,顿时变得比较兴奋。

  东胥轻轻摇摇头道:“不,你跟着为师已有五百多年了,是时候下山去了。”

  雪狼直觉事情不太对劲,怯怯地问道:“师傅和我一同下山么?”

  “师傅职责所在,不会离开玉龙山。你下山之后,切记师傅平日的教诲,万不可为非作歹,祸乱人间,否则到时候师傅也救不了你。”东胥微微动了动嘴角,脸上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眼底却盛满痛楚与苦涩。

  “你明知道我无处可去,现在要赶我走?!”雪狼慌忙拉着东胥宽大的衣袖,眼睛里蓄满泪水,心里被彷徨茫然所占据。

  东胥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挣开雪狼的双手,背过身,艰难道:“你我师徒缘分已尽,明日便下山去罢!”

  东胥不敢再回身看雪狼受伤的眼神,梨花带雨的表情,逃也似的

章节目录